【「余湘的100個朋友」生命故事講座】「我的失敗人生,也是我人生的幸運」

羅智強談他的失敗和幸運人生。(圖/李容珍攝影)


最高票當選北市議員 、97萬粉絲網紅羅智強談來時路

【記者李容珍台北報導】「我的人生,是一個失敗的人生;但,這也是我人生的幸運!」去年在沒有看板、沒有布條、沒有掛旗、沒有造勢、沒有發一張派報夾報的文宣和語音電話下,卻獲得台北市議員選舉中20年來最高票(40391票)的羅智強,一月23日在由知行者管理顧問公司主辦,台北新生命小組教會舉辦的「余湘的100個朋友」生命故事系列講座中現身說法;他談到他的人生曾經有很多的失敗,但若沒有這些失敗和試煉來破碎自己,他也不會從神那裡找到他的人生定位和方向,並且遇到人生中的一些貴人。

遇見生命貴人 有主耶穌成他依靠?
身為政治工作者,羅智強表示,政治場域跟其他職場差不多,在他參與政治路上也遇到許多風浪,還好「有主耶穌成為我們的依靠」,再大的風浪都能度過。而在他人生幾番風雨浮沉中,也慶幸遇到社會上,以及信仰上的貴人!

羅智強談到他的失敗,首先,是他的投胎。他不是生長在政二代,也沒有富爸爸,而是出生在工人家庭。父母親小學沒有畢業,父親年輕時打零工,不論是挑水泥、搬沙、做模板,所有苦工都做。父親認為最大成就是在30多歲,考上基隆碼頭的工人,有了固定的收入。小時候,基隆常常陰雨綿綿,他晚上常伴著雨聲睡著,但常被父親清晨或半夜上下工進出門時,木門打開的聲音所吵醒。從小父親就提醒他:「我們不是富貴人家,你將來要出人頭地,一定要十倍於別人的勤奮!」所以從小到大,父親給他最大的寶貝,就是學會勤奮,他也知道他的人生要靠自己去奮鬥。也因他自覺很有智慧、剛強,他過去的信仰就是「人定勝天」、「人勤勝天」。

憑這信念,他考上大學,參加辯論社,都是探討政治和法律的話題,並開始對政治有興趣。在當兵退伍後,他立定志向「從政」。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到高雄當「地下電台台長」。其實整個電台只有他一個人,每天主持八個小時的call in節目,還要一邊接電話,晚上睡在電台。他曾經關在電台一個月沒有出門,便當是別人送進來的。這段時間也訓練了他的口才。那時他最開心的是「別人罵我」,因為只要有人罵,電話就會全線亮起,其他來電的人就會罵對方;否則他一個人要獨撐八個小時,實在力有未逮。也從那時開始他和政治的結緣路。

原本羅智強的父母一直不贊成他參與政治,在他考上高考等待近一年的分發期間,他說服父親,讓他南下高雄主持電台節目。但等到他真的有機會進到公部門工作,他卻做了兩年就做不下去,他決定依從自己心裡的志向「從政」,辭去穩定的公家工作,到高雄市參選市議員。

第一次參選高雄市議員的挫敗
雖然沒有金錢、人脈、名氣和黨派支持,但他就像中邪一樣,任誰也勸不住他。這也對一直期待他有個穩定工作的父母親,打擊非常大。

羅智強說,他花一年時間,在選區挨家挨戶敲門拜訪。由於他的娃娃臉,20幾歲看起來像高中生,每次拜票常被誤以為是工讀生,所以他必須強調是本人,沒想到對方反應更激烈地說:「小朋友,不要鬧了,回學校讀書好不好!」「如果你能選市議員,我就能選總統了!」整個競選期間,就見他單獨一人,穿著背心,被潑很多次冷水。甚至有一次拜訪時,手剛伸出去就突然被跳上來的狗咬了一口,而當時有坐在走道盡頭的三個選民聽到他的慘叫聲,他 們回頭看他一眼之後,又調頭繼續看電視,並沒有伸出援手。羅智強走出來後,坐在摩托車上不由得掉下眼淚,心想:「我在做甚麼?我為何要這樣出來被狗咬?」他覺得自己實在很悲慘。之後,他改到十字路口演講,只要紅燈亮就站在馬路中間介紹自己,從上午八點講到傍晚五、六點。最後他只拿到三千票落選了。他對自己的落選並不感到意外,但他卻被選為最環保的候選人,因當時他完全沒有錢、沒看板、宣傳單和廣告。

曾流連網咖 遇見貴人指引信仰
選完後,羅智強發現「自己的信仰」全都破碎。為了拼這場選舉,他花盡所有的心思和力氣,但是即便這麼拼博,最後開票一刻,卻「出現巨大的空虛」,他不知下一步在哪裡?在進退失據,不知往何處去時,他沉迷線上遊戲,在網咖足足玩了九個月。每天下午一點打到清晨五點,每天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家,心中充滿著懊悔;隔天醒來,內疚又不見,繼續到網咖報到,就在這樣的循環中。也正是他人生最低潮的時期,他遇見了「貴人」。有一天,他遇到大學辯論社的學弟,過去兩人感情一直很好。如今他看著學弟如此的意興風發,而自己明明能力條件樣樣不輸對方,為什麼卻過得這麼苦?學弟說:因為他的心中有「磐石」,並引用馬太福音七章25節:「雨淋,水沖,風吹,撞著那房子,房子總不倒塌,因為根基立在磐石上。」他當時不懂甚麼是「磐石」,在學弟引導之下,他開始參與教會的一些活動,也覺悟自己不能再沉迷下去,便逐漸脫離網咖的生活,於2003年受洗。

後來他考上政大研究所,兼職成為陳長文律師的特助,他不認識馬英九,卻被馬英九找去當發言人,後來得到賞賜,被拔擢為總統府發言人;在馬英九第二次競選連任時,擔任副執行總幹事,後來成為總統府副秘書長。在外界眼中,他平步青雲,如直升機般的升上天。此時,他又找回過去「人定勝天」、「勤奮不拔」的「阿信」精神,以為只要努力就能掙到他的人生。就在他看來一切順利成功時,卻遇到非常大的打擊和失敗。

參與的職場人士

參與的職場人士

政治前途名聲全毀 到美進修療癒
他說,受洗後不常聚會,特別是進入馬團隊後,因為太忙,給自己找更多理由。2013年,他因為站出來為馬英九批判社會現象,捲入一場很大的政治風暴,因而下台。之後不僅民進黨,連國民黨的人都不喜歡他,人人迴避他如「瘟疫」般。他下台後失業九個月,開始從事寫作。有人說,他的政治前途已經全毀。
心灰意冷的他以為,離開政治圈就一切太平,沒想到2014年發生頂新風暴,並因他曾與頂新老闆吃過兩次飯,被影射為「頂新門神」,也被罵了三個月。不但前途失去,名聲也全毀。羅智強形容當時情況慘到,每到下午開車,恐慌症就發作,他用手用力握著方向盤,若手沒有感到痛覺,心就往下沉,當時的他,幾乎快崩潰。所幸他遇到貴人陳長文老師,推薦他到美國哈佛大學擔任訪問學者。

經過這一年的沉澱,他慢慢將破碎的自己找回來。滿一年後,他思考回台灣做甚麼?從不過問他參政的妻子,卻鼓勵他回台灣從政,她說,若他不回去從政,一輩子都要揹著「頂新門神」的髒帽子,他要回去把名聲掙回來。

但是在回台灣之前,羅智強希望到全美巡迴演講。經過一位僑領介紹,原本只安排到4個城市,沒想到2016年三月從鳳凰城開始,到洛杉磯和舊金山、西雅圖……總共繞行了31個城市。這段開車旅程,走遍大城小鎮,對他有很大的幫助,尤其是看到美國壯闊的山川,對他是最好的療癒,也認識很多的僑胞。

回到主耶穌面前 不再靠自己
回台灣要參與政治,什麼都沒有,羅智強首先從新媒體做起,他宣稱要做「百萬網紅」。當時臉書粉絲有百萬的政治人物有柯文哲、馬英九、蔡英文、陳菊,可能很多人會想:「羅智強是那根蔥,是否腦袋有問題?」他從1萬粉絲做起,現今已經有97萬多。他逐漸體會,很多事情「不可能的界線是自己畫下」,如果我們不被「不可能打倒」,很多事情慢慢嘗試就會走向可能。

羅智強從沒有希望的谷底中重新站起來,他個性掘強,抱著不被打倒的意志力去拼搏,他用的力氣和投入,是十倍於過去。但是當他外表要武裝非常剛強時,內心是非常脆弱,常覺得快撐不住。

他說,有一天他遇到余湘,受邀參加她的分享聚會,聽完後很受感動。之後,召會一位姊妹邀他參加主日聚會,從前年最後主日到現在,他拿了「全勤獎」,每場主日都參加。尤其在選舉期間,要把主日分出來是非常困難的事,常被罵「周日就看不到羅智強」。回頭來看,他知道「我不能靠我自己」,若是靠我自己,我們都會碎裂,所以必須靠更大的依靠,就是主耶穌。

羅智強坦言,以前他參加教會主日聚會「無法享受」,但是現在他可以感受到平安喜樂,尤其當勞苦重擔帶到神面前時,心裡輕省很多,也就平靜下來。儘管外在世界沒有改變,那些黑函、批評、攻擊和算計仍然都在,但他心裡會覺得很安全,會有信心。未來道路不論成功或失敗,他知道只要有主耶穌為他依靠,他就不害怕。

看別人需要 施比受更有福
羅智強也談到這次選舉,當時募款很難,但是當他募到一百輛公車廣告看板經費時,有感於高雄韓國瑜更需要,在去年八月初,韓國瑜沒有資源,也沒有人認為韓國瑜會當選時,他單純只希望韓國瑜能少輸一點,所以把資源投給韓國瑜,後來發現「施比受更有福」,對他個人選舉也有很大幫助。

羅智強表示,人生當中有很多時候,並不是真的遇到困難,而是花很多時間對付自己的心裡的猶疑、軟弱,但是當我們交託給主,就可以花更多時間把事情做得更好。他說,很多我們以為不可能的事,其實是我們給自己的界限。若在人生中有上帝的指引,就會找到更棒的力量。

「明明我沒有從惡人計謀,也沒有站罪人的道路,為何受這樣大的懲罰,失業這麼久,被很多人侮辱?甚至遭網路霸凌,……」最後在尋找問題解答時,他從詩篇一篇1節來回想過去的經歷,發現自己是「坐上褻慢人的坐位」,所以主耶穌也擊碎這些傲慢。因此他建議大家要常和主耶穌禱告,在禱告過程中重新整理自己。

他也提到,有信仰和沒有信仰差別很大,當人有信仰對未來就有盼望,不論是今生或來生的盼望。

人稱廣告教母的聯廣傳播集團董事長余湘,每個月舉辦一次的「余湘的100個朋友」生命故事系列講座,邀請她的名人好友分享人生故事,希望能幫助職場人,從中汲取養分,在信仰中化為前進的動力。

余湘主持,羅智強回答觀眾提問。

余湘主持,羅智強回答觀眾提問。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