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西文化擺盪,坐月子時選哪個好?

4089_東西文化,坐月子時選哪個好?


◎Evan

和外子旅居美國東部多年,其間兩人蒙神恩寵多了兒子同行,使得我們原本單純的二人生活,有了明顯的變化。

兒子出生頭一個月,我沒有華人傳統坐月子不能出門的特權,不單是因為沒有便捷的月子中心,而且美國兒科醫生一開始就要求新生兒週週回診,母親當然得全程參與,光這個部分,就讓我心裡有極大的糾結!

當時才出院一個星期不到就要回診,醫生發現兒子皮膚嚴重過敏,看了老半天,就是看不明,我有點心虛的告訴他:「我在坐月子,不敢用水洗身體…。」醫生非常驚訝的看著我,說:「當然要洗澡啊!不然身體會有細菌,這樣餵奶,孩子的皮膚會受不了喔!」聽醫生這樣說,讓初為人母的我心裡難過極了,馬上放下傳統,回家後立刻衝進浴室,把自己大洗特洗了一翻,果然,孩子的過敏不藥而癒。

坐不坐月子?做媽媽超為難
這段坐月子的插曲很多,我印象最深的轉折點,是某天外子想和我談,到底要不要繼續坐月子這件事。當時我的情緒已經緊繃到了頂點,當他一開口,我就崩潰大哭,激動的回應他說:「我很害怕不坐月子,會像大家說的以後身體很差、老了會有很多病,但我也不想要這樣讓兒子受苦啊!」

這是因為兒子在喝母奶,吐奶的情況卻相當嚴重,整個人瘦到像小猴子般,已經體重過輕了。

美國醫生非常鼓勵親餵母奶,還花了不少時間觀察我的餵奶方式,但怎麼也沒辦法判定原因。後來外子向醫生提到我有吃中藥進補,醫生聽完很客氣的表示,他沒辦法判斷這是否有關聯,因為他不懂中藥。所以回家後,外子很理性的建議,是否暫停一段時間,等到確定兒子的病症後,以後再補。

我知道外子的判斷合乎常理,但當下的我,仍然控制不住自己內心複雜的情緒,但也因著這樣非理性的淚崩,我才知道,原來自己裡面有這麼深的害怕。記得外子看著眼淚直流的我好一陣子,當時的我已經沒辦法去想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只見他忽然緩緩的朝著我走過來,緊緊的抱住了我,說:「不要怕,耶穌大過這一切,我們來禱告,不是因為坐月子或傳統,是因為上帝,衪讓你有健康的身體!」聽他這樣說,我哭的更用力了,不過這是因為內心感動的流淚。

不要怕!耶穌大過傳統與未知
那天我們在神的面前禱告,我的心深深受了神的安慰,當下齊心決定,不再於中西觀念之間擺盪,專心和美國醫生配合。感謝上帝,在禱告及醫生的幫助下,孩子體重不再下降,努力了幾個月,終於爬升回標準線,也開始有小嬰兒應該要有的胖臉頰出現。

這麼說絕對不是懷疑坐月子或中藥的功效,而是因為當時中西觀念混雜的情況下,讓美國醫生很難幫助我們。我們需要先將情況單一化,畢竟人在美國,若在台灣,或者又是完全不同的處理方法。爾後當孩子情況漸漸穩定、斷奶後,我還是常享用家母準備的中藥在冬令時節補身子,年紀漸長,確實也更能體會到中藥對調整身體的好處。之所以寫出這一段故事,只是想點出自己曾在中西文化間擺盪的矛盾與掙扎。

對於當時在異鄉初為人父母的我們來說,對很多事都不熟悉:要採行從別人那裡聽來的,但其實離我們有千百里遠的「華人傳統」,還是旅居異鄉, 就在身旁的「西方科學」?就當時擁有的資源而論,我們無法完全遵照古法坐月子,再者,我們也不懂何謂「坐月子」,大多數時間都是上網看資料,或者聽別人分享經驗,而且居住地點不同,很多情境頗難參照;不中不西之間,其實受苦的是孩子,爸媽也不會好過到哪裡去。

在生命不同階段 經歷神醫治釋放
如今回頭看,若沒有經過這一段,我不會發現到自己裡面,原來藏著對傳統這麼深的恐懼。之所以如此,是因沒有真的懂過;不懂,所以讓未知的恐懼襲上心頭,變成網羅,讓我們難以前行。起初不覺得對自己有影響,但在不知不覺之間,就像魚身上的鱗片一樣,轉嫁成為我們身體的一部分。突然有天被神光照,才驚訝的發現:怎麼容許鱗片在身上這麼久?想要把它拿下來時,發現竟然會痛,時間太長,它竟成了身上的一部分。終究還是要把它拿掉,會痛,但值得!這是我每一次經歷上帝為我拔鱗片的體會。

我怎麼也想不到,上帝會讓我在旅居異鄉的期間,用許多超乎我預期的方式醫治、調整我的生命。在中西文化之間,我是位道地「台媽」,旅美期間,邊走邊學美國文化;我不覺得有一定的標準,而是學習在當中找到新的平衡,而神的話語,是這段路上最有力的準則。

成為人妻,是個祝福;成為人母,又是另一段生命的開展。與其說我在中西文化間陪伴孩子成長,還不如說上帝再次給了我機會,讓我更多認識自己不同的面貌,也不斷經歷在衪裡面,得醫治釋放的美好!

作者孩子(攝影/Wayne)

作者孩子(攝影/Wayne)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