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山那人那羅生活

4090_那山那人那羅生活_1


◎薩賽玉

深冬週末,教會慕光小組來到新竹尖石那羅探望一位姊妹,並順道到文學林及市集走山望景,兩台轎車經由內灣至北角吊橋而至那羅尖石。尖石的山豪邁雄壯而層巒疊巘,如插天峰般極有層次;雲朵在青山上飄搖,枝椏襯映著藍天,像寫給天空的情書,真是美絕。

遠赴山林 關懷肢體
我們先到嘉樂村,在一條陡斜山坡上找到姊妹宛如的家,她出來迎接我們。宛如,一個年輕時嫁給原住民的平地女子,長期跟著丈夫東奔西跑,或在工地扛鋼筋、沙包,或在城市邊緣工作生活,到處打零工,換取微薄工資度日。不幸丈夫喜歡喝酒,也因為飲酒過量得了肝癌而早逝,留下她一人無一兒半女的,從此孑然一身到處漂泊流浪。跟著她流浪的還有一隻黃金獵犬,她對狗兒總是不離不棄,即使賃居斗室或者生活困難,也總有狗的一口食糧和一個狗窩。

她輾轉來到教會,師母給了她在教會做清潔的工作,後來教會姊妹又請她到早餐店幫忙,但因著她身體微恙,都不能勝任太久,最後因無法維持城市開銷,只好回山裡住在先生的老家!回鄉後未謀得工作,又因潮濕的環境不良於行,因此大家籌募一些生活物資及救助金,到上山看望她。

「柴門聞犬吠,風雪夜歸人。」看到我們來,宛如好興奮,雖佝僂彎曲著身子,卻疾步而行。有朋自遠方來,怎能不高興呢?宛如家小而雅潔,她的身體狀況比大家想像中的好,大家也就寬心了。原住民都是好客的,「隔鄰呼取盡餘杯」許多人都會到他家串門走戶,因此碰見了她先生的許多親戚。那天師母原本也要同行,但因么兒前兩天突然急性白血症,現正療癒中無法一同前往,卻也心心念念紀掛姊妹,叮嚀一定要帶上她那一份問候,並要大家拍些照片回去給她看,肢體相顧,令人感懷。

作者與教會姊妹們同遊那羅。(作者提供)

作者與教會姊妹們同遊那羅。(作者提供)

山林美景一見傾心 再見傾情
閒話一回後,大家到那羅市集參觀農產品及享用風味餐,而後在文學林步道徜徉聊天。那文學林矗立許多石碑,刻了一些看不清楚的詩;樹林上種了幾株細瘦的山櫻,時值冬季,只有兩株櫻花綻放緋紅;雖名為林,其實約只有兩個籃球場大,地上鋪滿金盞菊及蒲公英。

儘管不是多麼優美特秀、詩情畫意,但因為以文學為名,大家也就在那自我歆悅,各自找個地方徜徉去了。每人或仰觀或俯首,或遠望或沉思,在這裡忽然許多無形枷鎖落地,重新回歸真實的自己。

在一個心靈的領地,我也突然什麼都不是了,我既不是人師,也不是人子,只是物化為萬物一員,成為一棵會走路的樹或一片行雲,脫略形跡,放任自適,這種感覺令人歡欣鼓舞,內在飽滿而充實。

在那勾留了兩個小時,看大霸尖山群峰迤邐而來,仰望廣闊無片雲的穹蒼,觀賞那羅溪湯湯河水。山像眉峰聚,水是眼波橫,我們感到身心舒泰。為何來此如此歡愉?是因接近大自然嗎?是因與好友同行嗎?是什麼讓我敞開心門、打開扃鐍呢?我想是「文學林」這名稱吧!這名稱深獲我心。事實上,那不是一個多寬闊地方,甚至有點荒煙蔓草的味道,但或許因有許多刻碑及經許多作家歌詠,因此顯得極富文學氣味。一個石碑上刻著一首漫漶的詩:「我們的古堡都已經蒼老不堪了。」是的,尖石的高山都已經老朽了!然而今日來卻一見如故,那羅的美令人傾心。突然有一種久在樊籠復返自然的愉悅,更像一個從層層錦套頭脫卸出來的人,覺得渾身輕盈自在了。

那羅市集有許多農產品及當地美食,大家叫了竹筒飯及加了馬告辣椒醬的臭豆腐等,品享難得的置身山巒間用餐的美好時光。

作者與教會姊妹們同遊那羅。(作者提供)

作者與教會姊妹們同遊那羅。(作者提供)

彼此交通如咖啡般溫潤
餐後坐在市集旁的一個咖啡攤位上,好好享受一下香醇濃郁咖啡,也讓疲憊身心歇息。老闆是位退休國小主任,彷彿看盡人世風雨,不多言,只微笑,退休後到山林煮咖啡賣給識貨的人。我們上回來覺得好喝,因此再度上門!咖啡端上來時,冒著絲絲煙縷,肉桂氣息香醇馥郁,顯出老闆煮咖啡的功力。老闆只賣咖啡,什麼都不賣,我想老闆知道全心製作一種食品,將其製作到最好,用志不分,才能做出有溫度的咖啡。

難得在如此寧靜山林、在這冬季暖陽中,大家聚在野地的棚子中,包括兩位姊妹的先生及小孩,一起享受天倫之樂及肢體的關懷,大家聊起彼此最近生活、工作狀況。我想是充滿愛的神做我們的牧人,使大家心志合一。原來我們都是神的美好創造,在基督耶穌裏造成的。

宛如在那羅生活簡樸而有規律,靠主無懼;而在盈盈山水間,那羅一日遊的輕旅行,我們找回久已遺失的自己。在大自然和文學的交集中,在主的恩典和肢體相顧中,一切如此甘甜而美好。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