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與「刺」

「恩典」與「刺」


◎文亮(湖光教會主任牧師)

「……所以有一根刺加在我肉體上,……為這事,我三次求過主,叫這刺離開我。祂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哥林多後書12:7-9)

不知道你在看完保羅這段自述之後,有何感想?我常常覺得上帝的邏輯,是異於常人的(嗯……祂本來就不是人,祂是神,是起初的、末後的,是萬有的主宰,是永恆長存的造物主)。從保羅所說的經歷中(參考哥林多後書12:1-10)可以清楚地看到,是神呼召保羅作外邦人的使徒的(不是他自願的),是神讓保羅可以進到三層天上得著屬靈智慧並明白屬天奧秘的(不是他有資格或辦法),也是神幫助他建立教會,並透過保羅教導基督真理的(不是他與生俱來的能力),但祂卻不願意幫保羅挪去身上的「一根刺」?!又大又難的事尚且難不倒上帝,那麼小小一根刺,豈不是“a piece of cake”!既是如此,那麼祂為何不儘快解決保羅身上的小事呢?

更讓我們不解的是,上帝非但沒有理會保羅三次的禱告,祂的回答更像是令人跳腳的風涼話:「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如果是我,我可能會抗議式的回答主說:「拜託祢把刺拿走,我不需要祢所謂的夠用的恩典。」也就是在「恩典」與「刺」之間,我會選擇要求主把刺挪開,相信大多數的人應該都認同這樣的禱告吧!但話說回來,仔細想想,從一般人自以為合理的邏輯來看,只要上帝願意把「刺」挪開,就不需要勞駕祂那麼辛苦地一直給我們「恩典」,不是嗎?但上帝那異於常人的邏輯,卻似乎暗示我們:如果「刺」被拿走了,「恩典」也同時消失了;或者說,當「刺」不在了,那麼「恩典」對我們來說還是「恩典」嗎?

這讓我陷入苦思,也讓我困在難以抉擇的處境~如果是我,我到底是要夠用的「恩典」,還是要挪走身上的「刺」呢?這時候,聖靈讓我想到一個大自然中的奧妙:有許多蚌類都會在體內形成珍珠,那是因為當蚌殼張開的時候,恰有沙粒或其他異物進入殼裡,滲入貝殼和外套膜中間,蚌殼沒有辦法把它排出去,蚌殼的外套膜就會不斷受到刺激,於是分泌出一種稱為珍珠質的物質,把沙子一次又一次,一層又一層的包裹起來,最後形成圓圓亮亮的珍珠。蚌殼的外套膜是本來就存在的,珍珠質也是天生就有的,但若沒有那一粒沙,彷彿一根刺卡在其中,我們永遠無法在蚌殼中看見美麗的珍珠。即使蚌殼的一生都在分泌著珍珠質,但最後卻什麼也留存不下來。

或許,這就是上帝為什麼不願意把保羅的「刺」挪去的原因吧!因為祂知道,從保羅遇見耶穌生命改變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經是活在恩典裡的人。所以從上帝的角度來說,恩典根本就是基督徒生命的一部分,是我們重生之後一直存在的一份祝福,無論你感受得到或感受不到,上帝的恩典從來不曾離開過我們。但許多基督徒卻從未感受到上帝的恩典,這是因為在順遂的生命中,根本看不出恩典的果效;若非有那根刺,像蚌殼裡的那粒沙子,恩典對我們來說,不過是稀鬆平常的東西,從我們每天的生活中流過,終此一生也無法留下什麼。但若是生命中有了那根刺,甚至如蚌殼裡的沙一般刺痛著,那麼上帝的恩典就會像珍珠質一般,一次又一次,一層又一層地在我們的刺上帶來醫治、纏裹、遮蓋……,直到那根刺再也無法刺痛我們;直到我們忘了那根刺的存在;直到我們不知不覺中,在經年累月之後,孕育出生命的「珍珠」。

沒有一個蚌殼喜歡沙子卡在外套膜中,但那粒沙卻最終使得蚌殼的生命變得更有價值;沒有一個人喜歡身上有根刺,但上帝知道,那根刺將會使我們的生命變得更有價值,也會讓我們的生命可以留下如同珍珠般榮耀的故事,讓你的生命可以幫助更多人,影響更長遠,甚至傳承那珍珠般的信仰與生命,直到世世代代。

你的生命中也有根「刺」嗎?無論那是什麼樣的問題,總要知道,如果上帝沒有答應把你的刺拿走,那就表示祂要透過夠用的「恩典」,讓你的「刺」醞釀成為「珍珠」。或許在剛開始被「刺」的時候,你仍會感到疼痛、不悅、無法接受,然而,若是那「刺」遲遲無法挪去,那麼就跟神求更多的恩典來纏裹吧!祈願每個人的生命,在走過上帝的恩典之路後,不是一無所存,而是留下許多美麗又尊貴的「珍珠」。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