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美裔人背向信仰 美國30年後恐經歷信仰巨變

伊斯蘭教西班牙中心開幕照(來源Mujahid Fletcher FB)


【特約記者曾雪瀅╱編譯】根據YouTube一段Vice新聞視頻的內容顯示,越來越多從拉丁美洲移民美國者,因在政治上受反拉丁裔言論影響,在休斯敦和其他地區逐漸轉向伊斯蘭教,並與其他同受誹謗的群體互相呼應。

美國多達25萬拉丁裔成穆斯林
美國萊斯大學社會學教授克雷格.康西丁(Craig Considine)表示,今日美國已有多達25萬拉丁裔轉向伊斯蘭教的皈依者。他們放棄原先信奉的天主教信仰,轉向伊斯蘭先知穆罕默德。

康西丁是一名天主教徒,但他也向穆斯林伸出援手。「當國家發生嚴重種族主義和仇外心理,那些基督教領導人有採取任何立場嗎?許多拉丁裔人都說,或許伊斯蘭教可提供基督教不能提供的東西。」

伊斯蘭教曾在中世紀征服西班牙,732年的「圖爾戰役」是伊斯蘭勢力入侵伊比利亞半島中最重要的一次。法蘭克人宮相查理.馬特(Charles Martel)在此戰率領軍隊,於庇里牛斯山脈的北方,阻擋了信奉伊斯蘭教的倭馬亞王朝軍隊。最終經過八個世紀,於1492年將穆斯林完全逐出西班牙,即所謂「復國運動」。

對於現今佔美國天主教徒34%的拉丁裔人口來說,這些西語人士的心靈與思想拉鋸戰正重新上演。

海梅.穆賈希德.弗萊徹(Jaime“Mujahid”Fletcher)在哥倫比亞及委內瑞拉長大,8歲移民美國。他的父母希望他有更好的生活,但他卻陷入幫派和毒品。而他尋找的解決方法是古蘭經。

弗萊徹是首位在美國開辦伊斯蘭教西班牙中心的創始人,該中心擁有發展完善的拉丁裔穆斯林會堂。弗萊徹宣稱在齋戒月期間,透過他們的線上傳播,有高達1400萬人改變原先的宗教信仰。

弗萊徹在視頻中說,「我在許多不同宗教中尋找答案。有人給了我古蘭經,當我讀得越多,生活就越有意義。在我成為穆斯林後,我的母親以為我被洗腦。因為我不再喝酒,不再和不同女孩約會,我不再沉淪於這些東西。」

在他改信伊斯蘭教四個月後,領導層要求弗萊徹為著穆斯林恐怖份子劫機造成911事件,代表伊斯蘭教與美國西語媒體對話。

「他們要我解釋為什麼伊斯蘭教不是人所想像那樣。一些穆斯林過去採取的錯誤行為,不該讓我覺得成為穆斯林是個錯誤。」弗萊徹承認,家人們對他在信仰上的轉變感到非常失望,他們問道:「你怎麼能成為那些人的一份子?」

教會是否能贏得他們的心?
勞爾.桑切斯(Raul Sanchez)是墨西哥移民,因為缺乏教育程度,他只能尋找低下階層的工作,比如每小時5塊美元的洗碗工。桑切斯說,這種剝削使他找到其他一樣被邊緣化的人群,從而自立團結。
「那時我開始了解什麼是伊斯蘭教,它不是如媒體所描繪那樣。但擁有拉美裔及穆斯林的雙重身份,使我受各方謾罵攻擊。」

桑切斯補充:「母親扔掉我所有衣服,並將我踢出家門。她說我加入了一個恐怖組織,他們正在訓練我殺人。」然而,因為看見兒子對於無家可歸者的關懷與參與其他正面事工,桑切斯的母親最終也皈依了伊斯蘭教。

康西丁教授認為,談及穆斯林爭奪拉丁美洲人的心靈與思想一事,應該敦促雙方對話而非煽動。「自911事故後,我們因為錯誤的信息而顯得無知。美國有許多非穆斯林教徒都沉浸在刻板印象中,認為穆斯林都與伊斯蘭國或基地組織有關。」

休斯頓亞歷山大教堂的成人聖禮協調員-大衛.洛佩茲(David Lopez)則說,「穆斯林社區同心協力接觸拉丁美洲裔,已不是什麼秘密。特別是當人民權利被剝奪時,就像我們現在面對移民問題,人民便會轉向某種東西,而這就是伊斯蘭所瞄準和尋找的。」

洛佩茲全神貫注於美國的未來,因為根據數據統計,2050年在美國的少數民族特別是拉丁裔人口,將超過白人新教徒人口。他說,「我們已看見在歐洲和英格蘭所在發生的事。伊斯蘭文化的不同,從人類學角度來看,讓我感到憂心。」

康西丁也看到群聚效應(critical mass)的危險,他表示這是美國的未來。「休斯頓是美國未來的縮影,是美國的『褐變』。若基督教不能贏得拉丁美洲人的心,穆斯林又會不會呢?」(資料來源:God Reports)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