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上的兩根刺

4097_我身上的兩根刺


◎湯維意

每個人的生命,或多或少都有些軟弱痛苦,即使像使徒保羅,也提到他有一根刺(參哥林多後書十二章7節)。在我人生的歲月中,則有很不同的刺在我的身上。

異鄉求學 困頓經歷恩典
我在升大二的暑假,發現罹患了系統性紅斑狼瘡(SLE),就是自體免疫系統出了問題,會攻擊自己的結締組織而造成身體發炎,於是我開始了終身服藥(類固醇等)的人生歷程。

當時因藥物控制得宜,又嚮往留學美國,就在大學畢業後做了兩年助教,存一點錢以便赴美留學。在當助教的第二年,認識一位碩士班學長(後來成為我的先生),他對我極好,即使知道我因患病而需終身服藥,仍然願意與我交往,並且查閱了許多紅斑狼瘡的醫學資料,為的是能在旁照顧我。之後我去加州戴維斯念碩士班,隔年夏天,我先生赴美念博士時,我們便在美國結婚。

不料,在某次紅斑狼瘡發作後,我得了家族性的憂鬱症,過幾年更轉烈為躁鬱症。在我單獨赴美留學的次年,我的躁症發作了,我很會狂想、抱怨,例如抱怨室友欺負我、怪學校功課壓力太大、想自戕等;不能安靜、睡眠不足、身體極度疲累,引起紅斑狼瘡的發作、腎臟發炎,血色素、血小板都降到極低。

在我剛到戴維斯的時候,每週五晚上會參加在高哥、林姐夫婦家裡舉辦的查經班。那裡的人都很熱心、溫暖、開放,所以我還蠻喜歡去的。就在我即將崩潰時,神伸出了援手。林姐得知我發病,立刻邀我去她家住,不但讓我與不合的室友暫時分開,並且細心照顧虛弱的我,讓我感受到極大的關愛信任。

墜落無底深淵 盼望在何方?
高哥還跟我講約伯記的故事,說人生受苦,你不一定能夠找到緣由,但若你相信上帝,祂是慈愛公義的,最終你會明瞭祂一切的作為,都是為你好的。

而我會信主的最大原因,並不是因為聖經裡的道理說服了我,而是因為林姐的生命見證啟發了我。與她同住一個月,她的生活與生命,不管是相夫教子、處理家務、服事弟兄姊妹、服事教會,她的智慧與愛心,完全表露無遺,讓我好生羨慕。我想若是信耶穌,就能變成這樣一個智慧慈愛的人,那我也要!

但是信耶穌、受洗成為基督徒,並沒有保證讓我的人生就此一帆風順。就在我婚後第四年,我的憂鬱症發作了,那時我有個二歲大的兒子,而我先生正忙於博士論文。這次的發作讓我有些意外,因為大學時期的兩次憂鬱,皆是因失戀而起,但現在我已經結婚了,而且先生對我很好,沒有理由憂鬱。可是我感到自己一直地在墜落,好像墜落到一個無底深淵。

我覺得自己很無趣,什麼事都做不好,是一個令人厭煩的人,只想自我封閉,不想跟任何人接觸。我更覺得上帝似乎遺忘了我,讀經禱告都沒有任何效果,腦中充滿著負面思想,覺得活著實在太痛苦了,到後來只想死!雖然我認為基督徒自殺,也是殺人,是要下地獄的,但那是另外一種痛苦;因為現在太痛苦了,所以我想換成另外一種未知的痛苦。

祂在絕境中對我說話
某日半夜我吞了大量的安眠藥自殺,我起先雖然睡著了,但是過了一陣子,非常想嘔吐,接著就陷入昏迷。我先生嚇壞了,送我去醫院急救,催吐、洗胃。醫生說不知道能不能救得回來,就算救回來,也很可能成為植物人。

教會弟兄姊妹知道了,有一大群人持續為我日夜迫切禱告,呼求神拯救我。我昏迷了兩天兩夜,終於醒了過來,整個人意識清楚,但沒有絲毫感恩的想法,心中仍舊想死。

直到出了加護病房,住進普通病房,有一個要好的教會姊妹來看我,告訴我說,今天的主日信息是浪子回頭的故事。我老早就知道這個故事,可是那天她再跟我訴說一遍,我就覺得這是上帝在對我說話,我就是那個浪子,不管我再怎麼爛、再怎麼不堪,祂依然愛我,等我回家!於是我就哭了。

後來又有一位姊妹送我兩張經文小卡片,上面寫著:一、「你當剛強壯膽!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因為你無論往哪裡去,耶和華你的神必與你同在。」(約書亞記一章9節)。二、「我們不致消滅,是出於耶和華諸般的慈愛,是因祂的憐憫不至斷絕,每早晨這都是新的,祢的誠實極其廣大。」(耶利米哀歌三章22-23節)

這些話,直直敲在我的心坎上,就像是一位慈愛的父親,在安慰他受驚嚇、差點自戕成功的女兒,向她保證以後每天早晨都有新的恩典,絕對會帶領她、保護她,絕不離棄她!

心靈憂傷 誰能承擔
平靜了幾年之後,我的躁症和鬱症輪流發作。從十八歲到現在五十八歲,各發作四次。因重度憂鬱,自殺過數次。

躁鬱症有一個現象,就是會越拖越長,原先躁症、鬱症可能各一年,到最近一次,可能各四、五年,我每一次為何跌入憂鬱,又為何走出憂鬱,都找不出原因。每次看精神科醫師,服用抗憂鬱劑,都不覺得有效果,但是我還是乖乖地去看醫生服藥,這是應親友的要求,若我不去看,他們會很擔心。

憂鬱時,我覺得自己好像被關在一個籠子裡,不知道哪一天上帝會放我出去,常常覺得這次可能要抑鬱而終了。我埋怨上帝,覺得祂遺棄了我,但奇怪的是,在某一天,祂又莫名地放了我出來,我就又很開心,很感恩!

當我在躁期時,很愛說話,主意很多,覺得自己很棒,腦子轉個不停,必須服用安眠藥及鎮靜劑,才能入睡,很容易把自己搞得很累。然後紅斑狼瘡就會發作,身體變得很虛弱,腎臟發炎,每天要躺在床上,至少18個小時,若是星期六休息不夠,我星期天就沒體力去做禮拜。

而每當我在鬱期,什麼事都不想做,做任何事都怕失敗,不想與人交談,這時我的狼瘡,就會消退蟄伏,身體反而比較健康,有體力。

簡單來說就是,心情好,身體就不好;心情不好,身體就會好。不過如果能自己選擇,我選擇輕躁,心情好,自我感覺良好,比較好過,身體虛弱,較能承受得住,憂鬱的日子真的很難過。「人有疾病,心能忍耐;心靈憂傷,誰能承當呢?」

如同保羅一樣,他禱告求神將他的刺拿去,神回答他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哥林多後書十二章9節)我只能感謝上帝,相信祂有祂的美意!

靠主得勝 靠愛走過
我相信聖經哥林多後書四章17節中所說的:「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我只能靠主堅強、靠主得勝,相信主必給我一個美好榮耀的未來。「神為愛他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若不信的人,覺得我很阿Q、很會自我安慰,我也認了。我就是認定祂,我要相信祂到底!

上帝也賜給我非常大的恩典:我有一個忠實、善良、體貼的先生,他也是基督徒,雖然他有時候也會發脾氣,但他的確非常愛我。他在念博士的時候,有一天騎腳踏車上坡進入校園,就在他幾乎騎不動時,他聽到一個聲音說:「憲德,你愛維意嗎?」他覺得是上帝在問他,他就回答:「愛。」過了一會兒,又聽到兩次同樣的問題,他都回答:「愛。」他覺得好像就是耶穌曾問彼得三次一樣,這個奇妙的經驗,讓他覺得他已經與耶穌立約,要愛維意「至死不渝」。

他為我所受的痛苦,不是一般人能了解的。有一次我自殺住院,他必須去開個重要的會,他在那個會議中心神不寧,別人問他怎麼了,他眼淚都快掉下來了,卻只說太太住院了。我們住中壢,這麼多年平均下來,大概每個月都至少要跑一次台北榮總,都是他不辭勞苦開車帶我看醫生、住院,為的是要找最好的醫生。

教會大家庭 享受主愛圍繞
我常覺得,神好像是讓先生在海邊撿到一顆醜陋的石頭,卻把它當寶貝一樣,以為只要細心、耐心的切磋琢磨,定能叫裡面蘊藏的美玉展現出來。如果換做一般人,要受那麼多苦,早就把這塊石頭扔了。

他說他之所以能夠如此,是因為相信上帝的應許:「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而我以為,是上帝一直在我們中間,做提醒、教導、潤滑的工作,要我們尊主為大,彼此相愛、彼此順服,並且上帝一直教導我,要去理解他為我所受的苦,永遠都不要視為「理所當然」,要謙卑、感恩、順服!

另外,有許多狼瘡病人,是不允許懷孕的。我卻有上帝所賜的一兒一女,我們有親密相愛的關係,而且他們都走在上帝的正路當中,他們就是我的驕傲,是上帝所賜的最佳產業,這真是神莫大的恩典!

我從廿五歲起,一直在教會愛的大家庭裡面,從最初的戴維斯華人教會、柏克萊中華歸主教會,到現在已經待了廿七年的中壢高榮禮拜堂,有許多的弟兄姊妹,牧者長輩,關心愛護幫助我們。不管我們搬到哪個地方,都有溫暖的教會,永遠不孤單寂寞,這就是「神的愛」真實的體現。

我們在教會裡學習接受愛、付出愛,學習與不同的人相處、學習謙卑道歉,也學習饒恕寬容。總而言之,就是要以耶穌的言行為榜樣,世上沒有更加美好的學校好過教會,沒有更有智慧慈愛的老師勝於耶穌。

有人問,為什麼我敢把自己痛苦的經歷,這麼清楚的講述出來?我的回答是:我要為主作見證,我想以我自己的親身經歷,去幫助跟我一樣正在受苦的人。耶穌說:「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裡走,必要得著生命的光。」(約翰福音八章12節)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