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心看他們為人的結局──懷念生命之花 鄭建寧執事

鄭建寧分享畫作(鄭以琳提供)


◎黃秋芳(高雄正忠教會師母)

二月16日下午兩點半,我們一群來自不同城市的初老同學,以不捨的腳步,緩慢步入台南安樂聖教會,為了歡送畫家鄭建寧,為了安慰他的牽手文娟。

這是一場生命教育的重新洗禮,當天帶著悲傷來歡送建寧的親友們,反而心被安慰,靈被激勵。2008年,建寧因身體不適,入院檢查已是癌末,這個「死刑宣判」猶如暫時故障的紅燈,曾經讓他們夫妻的心情開朗不起來。建寧在暫停區等候修復,他沒有闖紅燈,但他選擇轉彎,用曾經熱愛的畫筆開出一條璀璨的新路。

一場打了十年的拉鋸戰
建寧以獨創的「油水界面潑墨法」,讓油畫的厚實能與水墨的墨韻相融合。他也把「油水界面潑墨法」的精神昇華到最高點,讓身體與心靈立了一個互不干擾、和平相處的約定,身體去做他的化療,他痛他的;心靈悠遊到山間水邊,用亮麗的色彩種出滿山滿谷的生命之花。

鄭建寧畫作《春到人間》

鄭建寧畫作《春到人間》

建寧接受過各種治療,賀爾蒙治療法、化療、實驗新藥。後來因為攝護腺癌發生骨轉移,腫瘤出現抗藥性,不再受藥物控制,引起劇烈疼痛,經醫生介紹使用核醫治療藥物「鐳223」,六劑要150萬元。建寧不想造成家庭的負擔,但文娟說,「別擔心,相信上帝必有恩典。」而後建寧的病情時好時壞,晴天輕聲歌唱,雨天流淚讚美。痛的不只是建寧,文娟也陪著建寧在雨中跪著掉淚。

這一場拉鋸戰打了十年,好像相撲選手一樣。輕擊時,後退了,再前進一步,倒不了;重擊時,暫時倒下,算到三再爬起來。我在建寧大女兒以琳的臉書上,看到建寧最後一次畫展的錄影,他坐輪椅出席,其中有一段話說得讓全場動容,建寧哽咽,文娟也淚濕衣襟。

建寧說:「天堂好得無比,說實在的,我隨時可以去,但心中就是捨不得放下最愛的妻子文娟。」他們還牽手合唱一曲《月亮代表我的心》互表夫妻間的濃濃深情。

16日的告別式中,廖偉俐昇牧師以「留心看他們為人的結局」來勉勵。牧師引用希伯來書十三章1-8節說:「建寧執事是一位落實基督之愛的門徒、在基督裡忠誠的丈夫、善用資源的宣教勇士,也是一位見證上帝的生命模範。」平日建寧熱誠的接待,溫暖了許多新來的會友,扶持心靈憂傷的人,使之重新得力,他效法基督,分享上帝的愛。

艱難讓雙手牽得更緊
建寧與文娟,結婚卅五年來不曾吵架,這種記錄真讓在場已婚者咋舌。在這個主權意識高漲的雙薪雙主權世代,吵到離婚率已達二分之一的局面下,竟然還有這種不吵架的夫妻,令人佩服。

他們在婚姻路上相互扶持,艱難只會讓他們的手牽得越緊,建寧愛妻子如骨中之骨,肉中之肉。他們沒有吵過架嗎?以琳證實了這一句話,她說爸媽若有意見不合時會盡量溝通,溝通不來時就跪下來禱告。學著,學著,這是夫妻恩愛的武功秘笈。

程序單上還有一段對話消融了我的心,這段話放在一張名為《蝴蝶夫人》的畫作下方:

看完腫瘤科醫生後,開著車到安平四草大橋兜風,悠閒享受我們同遊的美好時光。回家的路上,建寧有感而發說:「開車時一直看著坐在身旁的妳,我好像已在天國,因想念妳而向上帝請假,來到人間看妳,一起出來玩…。那時我們目光相對,眼淚因之潰堤而久久不能自已…。我受《蝴蝶夫人》歌劇的感動,將此場景畫下來,蝴蝶夫人細眉小唇有如愛妻,藍色是她最喜愛的顏色,旁邊飄著櫻花瓣,右下角是四草大橋,但右邊的天堂鳥就是我,來探望蝴蝶夫人。」

那是2010年,建寧正在成大醫院接受化療時的心境,充滿感恩與不捨。

生命旅程見證主恩到底
2018年六月起,建寧的病情急轉直下。十二月時,癌細胞轉移到腦部,造成右手右腳無力,腦部發現一個3.3公分的腫瘤,壓迫視神經,也讓眼睛和舌頭不自主的抖動,醫生把癲癇藥加重,才讓抖動的現象改善。十二月24日,請醫院特准讓建寧回家過生日,建寧及家人心裡都明白,這是最後一次的慶生會了,但他們都想要留給彼此一個最溫暖的笑容。

今年一月,因疼痛難耐,成大已將嗎啡打到最高劑量,醫生說已經無藥可以治療了,就讓他昏睡減少疼痛。一月中轉到新樓安寧病房,醫生把嗎啡的劑量減少一些,建寧才得以有一些清醒的時間與親愛的家人再次對話。

教會的兄姊來探望建寧,建寧會主動邀請大家一起來唱詩歌:「我們成為一家人,因著耶穌,成為神兒女…因著耶穌得潔淨,因著耶穌入光明,因著耶穌同享復活的生命…。」

這一首歌,很多兄姊都會唱,但在病房裡,面對生命即將離別的時刻,每一句歌詞都變成生命裡活化的真實感受。有人哭到唱不下去,只有氣若游絲的建寧一字一句努力的發聲,他反而安慰來看他的人:「不要哭,天父的家美得無比,我們會再相見。」

鄭建寧全家福(鄭以琳提供)

鄭建寧全家福(鄭以琳提供)

最後的那一段時間,建寧的手已經沒有力氣了,但他仍以最後的一點力氣,拿筆寫下他生命的16字箴言:「忠心到底,至死不渝,一心跟隨,直見主面。」來勉勵大家要奉行聖經的教導,做一個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的人,又要愛人如己。

告別式上,廖牧師說:「在追思會上,對故人難免會有一些的讚美的話語。但是過度誇大的歌功頌德,會使參加的人有某種程度的違和感,因為跟離世的人幾乎連不起來。但是今天的各位可以檢驗,牧師所講的建寧執事,跟你所認識的建寧執事,一定是同一個人,他是用生命在見證他所信的那位救主;他善用資源用工作所得、用本身的生命為人禱告、陪伴人走過風雨,成為傳福音的人,使人同享上帝的愛;他用忠誠守住婚姻的承諾,在亂世中留下美善的典範;他落實愛的行動,見證他是跟隨耶穌基督的門徒。」

建寧帶了幾年的約書亞小組,就以建寧的英文名字Joshua取名。小組員們以一首「愛、喜樂、生命」送給他們心中最敬重的鄭哥:「時空不能隔絕祂的愛,因祂愛我直到萬代,世界不能阻擋祂的愛,因祂愛我永不更改…。」

建寧:我們當中有許多人是在告別禮拜時才更認識你,有相見恨晚之憾。謝謝你用生命活出基督的愛,在我們當中立了一個榜樣,讓我們遵循效法,正如保羅一樣,可以坦蕩蕩地說:「你們該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樣。我稱讚你們,因你們凡事記念我,又堅守我所傳給你們的。」而建寧,你比保羅多了一份謙卑,在彼此相愛的事上,你常以為虧欠,你用愛人來完全了律法。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