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梵谷:在永恆之門》隱含基督教主題

威廉.達佛飾演梵谷。(電影劇照翻攝自ateternitysgatefilm instagram)


【特約記者譚亞菁╱編譯】由美國導演朱利安.許納貝執導的電影《梵谷:在永恆之門》(At Eternity’s Gate),描述荷蘭後印象派畫家梵谷(Vincent Van Gogh)生命的最後時光,走進這位被當時的人們嘲笑為瘋子,卻為後世留下許多震撼畫作的畫家心靈世界。電影男主角威廉.達佛(Willem Defoe)飾演梵谷的精湛演技,使他榮獲2018威尼斯影帝,並獲得了2019金球獎與奧斯卡最佳男主角入圍。

基督教網站God Reports創辦人馬克.艾利斯(Mark Ellis)近期撰文分享這部電影背後隱含的基督教主題。他引用作家威廉.哈維契克博士 (William Havlicek)的看法,威廉博士曾花十幾年研究梵谷數百封的信件,並寫下《梵谷不為人知的旅程(暫譯)》(Van Gogh’s Untold Journey),領人一探梵谷的藝術與基督信仰之間的密切關係。

4098_電影梵谷在永恆之門_隱含基督教主題_2

梵谷畫作,《好撒馬利亞人》(1890),《聖母懷抱受難的耶穌》(1889)

無法忽視的靈性之旅
雖然在電影《梵谷:在永恆之門》當中,導演幾乎直接略過梵谷與基督信仰之間的深厚關係,但許多基督信仰主題仍從中無意地浮現而出。威廉博士表示:「即便導演完全不強調、甚至不明白電影中隱藏的深刻基督信仰意涵,但事實上這是隱藏不住的,只要談到梵谷的生命與畫作,就無法不觸及他的信仰層面,因為兩者之間的關係太深了。」

許多崇拜梵谷藝術作品的人,經常沒有意識到他的信仰與靈性之旅。威廉博士說:「梵谷對神學有所了解,他接受過希臘語和希伯來語的訓練,甚至可以翻譯希臘語和希伯來語的聖經。他曾經跟一位受過良好教育的神學家一起學習。梵谷懂得引用聖經,他特別喜歡使徒保羅和福音書,也很喜愛耶穌所講的比喻。」

雖然許多人關注梵谷生命最後幾年不穩定的心理狀態,但這位藝術家與基督的關係,卻在他的畫作和多封書信表露無遺。威廉博士指出:「梵谷在他去世前幾週,畫了耶穌的比喻『好撒馬利亞人』和『拉撒路復活』等畫作;在生命的最後幾個月,他沈浸在生命轉變與復活的靈性體驗中,他甚至在拉撒路的臉上畫上他自己的臉。」

4098_電影梵谷在永恆之門_隱含基督教主題_3

梵谷畫作,《拉撒路復活》(1889-90),《自畫像》(1889)

以藝術創作實踐神學
梵谷的父親和祖父都是牧師。在他20歲出頭時,梵谷與基督的個人關係愈來愈深,他想進修神學,但他沒有通過神學院的入學考試。之後,他自行前往比利時的煤礦區宣教,跟煤礦工人們傳福音。

他發現礦工們過著悲慘的生活,沒有足夠的食物、水或溫暖的衣服。梵谷內心充滿耶穌的憐憫心腸,他幾乎把自己擁有的一切全都給了他們,甚至把自己的衣服都撕了當成繃帶;他像是一位護士,盡力滿足他們的醫療需求。

可悲的是,梵谷這樣悲天憫人的性格與強烈的宗教情感,卻使監督梵谷宣教事工的佈道委員會成員,一致認為梵谷不適合擔任傳教士。他們認為梵谷過度熱情,衣衫襤褸和邋遢的外表,缺乏優雅的衣著與流暢的佈道,會使人不願意信仰上帝,因此拒絕讓他繼續在當地傳道。

威廉博士表示:「梵谷是理解神學的,他確實相信世界是由上帝創造的,他從未停止相信這一點。當梵谷專注於藝術創作時,這是他實踐神學的一種方式,是一種充滿高度靈性的藝術形式。

在他生命的最後階段,他曾說耶穌是最崇高的藝術家。他說,沒有其他藝術家能像耶穌一樣,能更新人的生命。耶穌雖然沒有使用畫筆,但祂使用像彼得和雅各這樣的使徒,創造了一種透過福音看世界的新方式,這充滿創意和想像力的跳躍。」

4098_電影梵谷在永恆之門_隱含基督教主題_4

梵谷畫作,《夕陽下的耕者》(The Sower),1888

這部電影也讓我們看到大自然的藝術之美。有時,基督徒會忽略藝術本身的力量和重要性。但像是從大衛的詩篇,我們可以發現上帝關注藝術,祂對於那些具有詩意、富有表現力和象徵意義的事物,是很感興趣的。

梵谷對藝術的欣賞和良好的寫作能力顯而易見。電影有一幕描述梵谷談到莎士比亞,他很喜歡莎士比亞,收集了所有莎翁的著作並隨身攜帶。梵谷了解傑出藝術作品的價值。

當觀眾在欣賞這部電影時,可以從梵谷運用創造力和想像力,捕捉這世界的自然美景的過程中,激發我們去留意周遭的世界。梵谷好比小一號的創造者,能幫助我們聯想到那位偉大的造物主,在自然界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由那位造物主創造的。當你經過一棵樹,你開始留心欣賞樹的美麗。這樣新的眼光,會徹底改變你看待生活的方式。

4098_電影梵谷在永恆之門_隱含基督教主題_5

梵谷畫作,《午睡》(Rest from Work),1889-90

電影還有一幕,描述梵谷在療養院與一位牧師的對話。那位牧師想看一幅梵谷的畫作,但他看到之後的反應是不屑一顧,他離開前把畫轉向牆壁緊靠著牆,就像他不忍心看著它一樣。

牧師問:「你認為你在作品中,揭露了任何關於上帝和美的事物嗎?」梵谷回答說:「是的,我知道我是。但我也相信我的作品是為了另一代,一個還未出生的世代。」

梵谷在有生之年,除了弟弟西奧一路支持陪伴,他在當時代是非常孤獨且不被瞭解的。關於他是否罹患精神疾病或嚴重的癲癇影響心理狀態,或最後是自殺還是他殺,都存有不同看法與爭議。但梵谷的生命卻也富有同情心,而我們可以在他的身上找到自己的破碎。他給我們帶來了美麗、良善和真理,並且他沒有隱藏自己的不安全感。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