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新教缺乏活力 迫切需要全新宗教改革

德國國會大廈


【特約記者鍾小玲╱編譯】想看看歐洲是如何離開原本的基督教認同,轉而擁抱一種道德性、治療性,難以定義的新信仰嗎?德國是個最明顯的例子。

美國獨立民調機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最近公布一份有關新教徒自我認同的最新調查,發現新教徒缺乏聖經知識,但對於新紀元運動(New Age)和異教實踐卻相當信任,這違背了他們的基督教信仰基礎。

針對媒體提問,神學家羅德曼(Evi Rodemann)提供了更多細節,她談到有關德國在五百年前經歷的靈性狀態,及其如何向外傳播以福音為中心的宗教改革。

每天禱告的新教徒只有9%
問:根據皮尤調查發現,德國有越來越多自稱新教徒者相信占星術(33%)和輪迴(24%),但堅信上帝的新教徒只有11%,每天禱告的新教徒只有9%。針對這點,透露了什麼關於德國基督教的訊息?

答:作為一個充滿活力、活在當下和現世中,且相信耶穌基督的人,對於今天絕大多數的德國新教徒來說是無法想像的。如果對靈性感興趣,他們的靈性頂多被定義為「道德治療性的自然神論」(MTD),這是由美國基督徒社會學家史密斯(Christian Smith)創造的一個專有名詞。

這個名詞包含以下含意:

1.「道德性」:上帝希望我成為好人,不要變成壞蛋;
2.「治療性」:上帝或宗教應該幫助我感覺良好;
3.「自然神論」:上帝是用來裝飾人們生活的概念,而不是一個真正做事的代理人。

如同德國商人辛德勒(Schindler)所描述的:「德國新教至多是沒有活力,至少是無關緊要。」德國新教徒大多失去了他們的基督教認同,基督教歷史到如今常常淪為一種文化裝飾。德國曾經以宗教改革的起源地著稱,如今卻迫切需要全新的改革。

信仰私人化阻礙發展
問:對於歐洲非新教國家的福音派基督徒來說,應該很難理解,中歐和北歐國家歷史上著名的新教教會(如:德國福音教會Evangelical Church in Germany, EKD)在數量上大幅減少及屬靈影響力瓦解的情況。該如何向南歐或東歐基督徒解釋這種情況?

答:歐洲非新教國家的福音派人士必須明白,歐洲歷史上著名的新教教會,與五百年前的宗教改革幾乎沒有相同之處。

德國福音教會(EKD)多數新教徒的行為反證他們的信仰:只看重理性(而不是基督)、只關心自己的工作(不求恩典)、自力更生(不靠信仰)、只追求自己的人生哲學(而非聖經)。

社會的世俗化已經使宗教和基督教遺產日益邊緣化,信仰的私人化更阻礙了信仰的進一步發展。這種現象顯示一個國家不能再依賴其豐富的基督教傳統,需要不斷更新與再造。長期以來,新教教會自認在社會中扮演主流角色,其實已被世俗化的社會取代。

問:在歐洲,天主教徒流失的情況好像沒有新教徒那麼嚴重,是因為天主教做得更好嗎?

答:天主教徒每年以比較緩慢的速度流失,但無論新教徒或天主教徒的流失速度都相當驚人。天主教徒流失較慢可能原因是其身份和神學,出生在天主教國家的公民就是天主教徒,例如義大利、克羅埃西亞、西班牙。在神學上,天主教徒需透過彌撒才能獲得寬恕,領聖餐時基督的臨在也是奧秘。

天主教會提供比較穩固的結構,即便發生不少醜聞,但相對新教來說似乎比較穩定。德國新教教會中的信徒較少委身,新教教會的分裂和不統一也降低了它的穩定度。

如何向這樣的國家傳福音?
問:媒體和非基督徒如何看待自由派福音教會?

答:大眾媒體常用文化上負面的語氣來描繪自由教會(意指福音派自由教會free churches),形容他們是反對同性戀、價值觀保守的清教徒。非基督徒通常也不了解福音派基督徒對他們的看法,以為福音派基督徒就像在神學和實踐上非常多元的德國福音教會(EKD)一樣。

問:目前在德國只有大約2%的福音派基督徒,相信耶穌和聖經的基督徒,該如何向德國這樣的國家傳福音呢?

答:基督徒因著相信耶穌基督,在促進和平與和解上做出獨特貢獻。服事一個支離破碎的社會,面臨各樣挑戰,是基督徒需要解決的任務,從家庭、教育開始,經由言語和行為參與社會中的各個領域,把上帝帶進不同的文化、族群、宗教、邊緣族群及教養良好的人群當中,以自己的生活方式反映出基督的形象。今天的德國需要一群願意為真理挺身而出,卻以僕人的形象和受苦的方式行事的基督徒,能夠像耶穌愛他們一樣地去愛人。(資料來源:Evangelical Focus)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