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不該寫而寫的經文

有關不該寫而寫的經文


◎何照洪(台北基督徒石牌禮拜堂長老)

聖經所寫的,每一個字都不會多,也不會少的;也就是說,聖經所寫的每一個字,都是有意義的。然而,有時我們卻發現,以人的邏輯而言,有些似乎是不該寫的,卻寫了出來,那又有何意義的。若我們知道,聖經是最準確的,是沒有廢話的,那我們就應了解,這些所謂沒有意義的字,仍是有意義的;若我們發現有這些字句出現,我們亦該深思,這些「多餘」的字句,有何意義呢?

例如約四4有一句話:「必須經過撒瑪利亞」,這句話從人來看,似乎是多餘的,因為在地理上,從南到北,當然必須經過中間的撒瑪利亞,說這句話不是畫蛇添足嗎?那這句話是多餘的嗎?這句話的出現,代表耶穌必須要經過撒瑪利亞。在地理上,這是不必說出來的,但這句話的出現,就代表他們不是地理的關係,乃是人際的關係。是人際間出了問題,就使一般猶太人不會經過撒瑪利亞的,只有耶穌要打破這個隔膜,只有耶穌把人際的關係恢復。因此,這句看似多餘的話,卻是道出了人間多少的問題,人間的隔閡,而耶穌來了,其中一個目的,就是要把這隔膜打破。別人都做不到,或是不想做,只有耶穌願意做,也一定要做,以把人間的隔膜除去。

又如尼二6中,似乎也說了一句多餘的話,就是「那時王后坐在王的旁邊」。這句話與上文及下文都沒有關係,看不出寫這句話是甚麼意思。那這句話是多餘的嗎?聖經寫這句話代表甚麼?因為聖經中沒有一句是多餘的,那這句話寫了出來,又沒有下文,就值得我們思想及求問神了。王后一般是沒有權柄,但卻有影響力的人;同時,霸道的王后還會干政的,而她們的意見,也常是負面較多的。然而,這句話寫出來後,王后卻沒有說話,也沒有其他動作。沒有說話及動作,其實就代表這句話寫出來是有意義的,這代表王后對尼希米是認同的,這也可以表示,尼希米不只與王的關係是好的,與王后的關係也是好的。原來尼希米不只與神的關係是好的,而且與人的關係也是好的。他不只與神和,也是與人和的,他不只與王的關係好,也常會令王后沒有話說的;這就是這句突然插出來的話,其中的意義。當然,我們還可以想出其他的意思,凡是我們認為不該寫而寫出的話,在人是多餘的,在神當然是有意義的,這是我們應該知道的。

此外,約二12:「這事以後,耶穌與他的母親弟兄和門徒,都下迦百農去,在那裡住了不多幾日」。聖經說了這件事情,但卻沒有說有甚麼事發生,我們就覺得納悶,那這幾句話,寫出來有何意義呢?因為耶穌到任何地方,都應有事情發生才對;或是行神跡、或是醫病、或是教導等。然而,到了迦百農,卻沒有任何直情發生,這就令我們覺得,那這節聖經寫出來,不是多餘的嗎?

聖經每一節當然都有意義的,這時表面是沒有事情發生,或是沒有該記載的事情發生。然而,耶穌到了這地方,祂的影響力雖沒有記載,卻是隱藏的。因著祂在迦百農住了幾天,雖然似乎沒有明顯的事發生,卻仍是影響了迦百農的一個大臣。這位大臣是後來找耶穌醫病的人(約四46-54),是有信心的大臣;那他為何會認識耶穌、為何謙卑地以一個大臣身份,遠從迦百農來到迦拿,找一個猶太人醫病呢?一定是耶穌住在迦百農幾天之間,這位大臣因而認識耶穌的。至於如何認識耶穌,為何可以知道耶穌與別不同,聖經就沒有說了。

然而,這大臣認識耶穌,一定是與耶穌曾住過迦百農有關的,或是他留心觀察耶穌的為人,或是他聽過耶穌的教訓;但似乎耶穌確是未在迦百農行過神跡,因為醫大臣兒子的神跡,是加利利的第二個神跡(約四54),而第一個神跡是迦拿以水變酒的神跡。因此,這大臣的認識耶穌,確是不簡單的,他可以從耶穌住迦百農幾天,就可以看到耶穌的不一樣,就知道耶穌可以醫他的兒子,這就是不一樣的信心。我們是否也有這種從觀察神的作為,就可以認識神的本領呢?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