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偕人說故事】田大剛:聽語系輕輕聽 陪伴更多受傷心靈

田大剛(受訪者提供)


【記者梁敬彥採訪報導】「在馬偕醫學院求學期間,除了醫學專業知識及臨床實務的裝備訓練外,最大的收獲,就是我學會按著上帝原先創造的『我』的本相,接納(不完美)的自己」。馬偕醫學院「聽力暨語言治療學系」(聽語系)103級畢業生、現在任職於苗栗大千綜合醫院「復健科暨兒童發展中心」田大剛受訪時如是說。

擁有原住民血統,從小在基督化家庭成長、卻在讀政大附中高三那年才受洗的田大剛說,神很奇妙,讓他這個原本自認「能力不足、害怕(接觸)人群,與人絕緣或許更好」的人,現在成為要大量與人溝通及對話的「語言治療師」,這要感謝馬偕醫學院在校內、外都提供豐富多元的社團、營隊及活動,讓他有機會從做中學,而大學四年都在信望愛社的「家」中生活,也讓他學會「堅定倚靠神」。

由於馬偕醫學院的學生數不多,所以田大剛有很多機會擔任幹部及籌備成員,田大剛說,他必須先跟「固執的自己」對話,然後與夥伴們溝通,然後學會信任和交推託,當任務(營隊)結束後,夥伴的一句「你看,我們成功走到今天了!」他心中很深的感動就是「那是團隊合作過程中比此相愛結出的果子」。

從偏鄉孩子、患者身上學習愛
談到當初選填「聽語系」的初衷,田大剛笑說,其實他原本要念的是「心理」方面的科系,但在交出志願表的前一刻,他把「馬偕聽語系」的志願序往前挪,等到放榜時,他「嚇了一跳」,因為他的考試總分「剛好」是馬偕聽語系的「最低錄取分數」,但他相信「這當中必有神的帶領和美意」,所以他從大一開始,就加入學校的信望愛社(團契),並且跟著師長及同學們一起投入達魯瑪克、蘭嶼及太麻里營隊,而神也帶領在陪伴及接觸偏鄉孩子的過程中,學習耐心和傾聽,這對他現在擔任語言治療師,更看重人(患者)的需要和尊嚴,而非一直定睛在他們的(溝通及語言)「障」礙。

田大剛猶記,他曾在偏鄉的營隊接觸到一個孩子,學校的師長都為著這個孩子外顯的調皮及搗蛋的行為感到很生氣,但他在陪伴這個孩子的過程中,,發現他「看書很專心」這個優點,所以他就刻意拿他看到的這一點來稱讚這個孩子,這個孩子發現「原來,還有人懂我」,於是就慢慢敞開心「防」,神也藉著這個「調皮」的孩子教導他「凡事多看人的優點,多說肯定的話語」的重要性。

此外,讓田大剛印象深刻的是他在擔任「實習語言治療師」時所遇到的第一個個案,那是個因為出車禍腦傷導致「失語」及「智能退化到小學生階段」的女孩子,那年她「只」有20歲。

田大剛說,當時他要當這個只長自己一歲的患者語言治療的「老師」,他就是用自己所學窮盡洪荒之力,幫助這個大姊姊來提取她「能夠理解的詞彙」,隨著接觸時間的增長,他知道這個眼前正值「花樣年華」的女孩子,原本「計劃」大學畢業要去當導遊,現在語言及智力卻退化到只有「兒童」的程度,這給他非常大的震撼。

後來,三個月的實習期滿,田大剛收到這個這個女孩子「剪貼」的卡片,雖然只有短短的「謝謝田老師」這幾個字,但他心中很感動,因為他知道「這個女孩子雖然遭遇患難,語言及行為能力或許沒辦法『回到從前』,但她沒有失去起初最真及最美的那顆感恩的心」,而這也讓田大剛堅定知道,他畢業後要當一個「語言治療師」的志向,感謝上帝,為他開了苗栗大千綜合醫院這個職場的門。

談到給母校十週年校慶的以及給學弟妹的祝福,田大剛說,馬偕醫學院是一個「有神同在、與神同行」的學府,感謝上帝在十年前帶領這個學校開始招生,隨著醫學系、護理系以及聽語系的畢業生陸續進到職場,他相信,馬偕醫學院把最扎實的專業訓練,以及師長以身作則傳愛的榜樣,都是每個現在以及未來「馬偕人」最珍貴的祝福。

對於還在學的學弟妹,特別是聽語系的,田大剛鼓勵大家:「我們所接觸到的,都是雖然失去完整語言及溝通能力的患者,他們的年紀或有老少,但他們對於愛及陪伴的需要都是一樣的」,或許在治療及輔導他們的過程中,會因著他們的言語及行為感到受傷及挫折,但請不要把他們的「情緒話」放在心中,而要持續去鼓勵及愛那些「不可愛」的人。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