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知論物理學者獲宗教界諾貝爾獎:科學不會殺死上帝

2019年鄧普頓獎得主格萊澤教授。(照片來源The Templeton Prize FB)


【特約記者譚亞菁╱編譯】美國長春藤盟校「達特茅斯學院」的自然哲學、物理學和天文學教授馬塞洛·格萊澤(Marcelo Gleiser),榮獲2019年鄧普頓獎(Templeton Prize)。格萊澤教授深信「科學」和「宗教」並非對立,兩者是可以共存的。他認為科學不應該譴責宗教信仰,他建議這兩者可以相輔相成,相互受益。

鄧普頓獎被譽為宗教界的諾貝爾獎,獎金高達140萬美元,旨在表揚「對肯定生命的精神層面作出卓越貢獻的個人,無論是透過洞察力、新發現或實際工作成果。」

斷言上帝不存在 並不科學
來自巴西的格萊澤教授現年60歲,他出生於里約熱內盧一個猶太家庭,從小接受傳統、保守的希伯來學校教育。他在里約熱內盧的大學獲得物理學碩士學位後,於英國倫敦國王學院取得理論物理學博士學位。之後,他在美國達特茅斯學院授課和研究。

他的研究主題很廣泛,從物理學量子、粒子的性質和作用,到早期宇宙學、太空生物學等不同領域的深入研究。他經常在學術期刊和報章發表科學性文章,還寫了多本關於科學如何融入心靈世界的書籍。他是第一位贏得鄧普頓獎的拉丁美洲人。

格萊澤教授描述自己是一位「不可知論者」,但他也是一位公開批評「無神論」的人。他表示:「我認為『無神論』與科學方法是不一致的。『無神論』信奉『不信』。你可能不信仰上帝,但如果你要肯定地斷言上帝是不存在的,這是不符合科學的,是與科學方法有所抵觸的。」

他說:「有些科學家從象牙塔走下來,完全不了解信仰系統對社會的重要性,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做出了一些聲明,其態度是非常傲慢的。尤其當我們討論到宇宙起源時,有時你會聽到一些很有名的科學家聲稱:『宇宙學已經解釋了整個宇宙的起源,我們不再需要上帝了。』我認為這完全是胡說。」

科學與宗教分享同一個種子
格萊澤教授提醒我們,「科學家反宗教」這樣的觀念是錯誤的。他說:「有些人仍抱持很陳舊的觀念,將『科學』視為『宗教』的敵人,認為科學家都試圖殺死上帝,但實際上,『科學不會殺死上帝』。」

格萊澤教授拒絕接受「只有科學才能帶我們走向現實本質的終極真理」這樣的觀念。他拒絕一些科學家主張「物理本身已解決了宇宙起源問題,堅稱這一切與哲學或宗教無關」這樣的理論。

他表示:「我的使命是把科學帶給那些對科學感興趣的人們,繼續去探索神秘的未知世界,讓人們明白,科學只是讓我們探索我們是誰、探索未知與神秘的另一種方式。」他強調:「我們必須保持開放的心胸,宇宙依舊神秘。我相信科學必須表現出靈魂。最終,科學和宗教會分享同一個種子,一起萌芽茁壯。」

鄧普頓基金會主席希瑟·鄧普頓·迪爾,他的已故祖父約翰.鄧普頓爵士(Sir John Templeton)是一位慈善家和投資人,於1972年創立「鄧普頓獎」。希瑟·迪爾在聲明中表示:「得獎者格萊澤具體表現出激勵我祖父設立鄧普頓獎和創立基金會的價值觀。這來自兩個重要的價值觀:追求生命各個層面的幸福喜樂,以及令人敬畏的人類深刻經歷。」

希瑟·迪爾說:「格萊澤教授的工作成果充分展現不可否認的探索樂趣。他保持著他在孩童時期,第一次在海灘上凝視著地平線或滿天星斗的夜空,所感受到的那種敬畏和驚喜感,他帶著相同的感受,繼續充滿好奇地去探索這背後未知的世界。正如格萊澤教授在著作《知識島》(The Island of Knowledge)所寫:『敬畏』搭起我們『過去』和『現在』之間的橋梁,隨著我們不斷追尋,繼續將我們推向未來』。」

格萊澤教授是第49位鄧普頓獎的獲獎者,他將於今年五月29日在紐約舉行的公開儀式上正式獲獎。(資料來源:RNS, Fox News)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