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光芒

4105_讓我世代年輕人_在教會中找到真我_2


◎鷗得

在那沒有星空的夜晚,我仍會不斷走下去,在迷途之中,仍舊有愛的光芒引領我。(Bodyslam,《最後的光芒》)

泰國天團 令人為之瘋狂
當激昂的鼓點和吉他如重砲般炸洩,熟悉的前奏再一次點燃了全場的觀眾。此時的曼谷已接近午夜,然而擠滿五萬人的體育場卻依然熱力四射,身為坐在場中的一份子,我重新認識泰國人的活力,幾乎到了令我佩服的地步。

台上的搖滾樂團叫做Bodyslam,他們有點像泰國的五月天,是泰國的國民樂團。約十年前,我和妹妹一起去泰國北部短宣,喜歡搖滾樂的我們,入境隨俗地「發現」了這個樂團。後來我學了點泰文,某次短宣時就隨口哼了幾句,小朋友們都很興奮,大家一起在深山的教堂前唱著Bodyslam的歌。連偏遠山區的孩子都耳熟能詳、琅琅上口,多少證明我口中的國民天團封號並非誇大其詞。

幾個月前,我們家安排去泰國探望妹妹的行程,妹妹跟我分享了Bodyslam演唱會的訊息,於是我們毅然決然地把握良機。感謝神,藉著妹妹當地朋友的管道,我們順利搶到了眾人瘋購的門票。

瘋購,或許只是瘋狂的第一步。但人生不正需要一點瘋狂來踏出那一步?其實我心裡是有點緊張的,我的身體有些狀況,這樣大型的集會,無論是事前事後的交通、在人群中的行動,都需要多留意一些。然而,我對於這場異國演唱會的交通、場地和觀眾文化毫無概念。但我相信,細心的妹妹會有她的錦囊妙計!說她有張良計可能是我過於美好的想像,但她至少也算稍稍有點腳本,何況我們還有神適時預備的過牆梯。

計畫周全 卻趕不上變化
妹妹事前研究了體育場的入口,也規劃搭乘計程車讓我盡量輕省些。但那個體育場似乎是曼谷當天最熱門的景點,愈接近體育館愈能感受到有志一同的車潮,於是我們只好在園區的另一端下車。基於過往參加演唱會的經驗,我們在會場外圍就先向小販買了礦泉水。正當我盛讚妹妹如此做好萬全準備時,我們看到禁帶外食和飲水的告示,只好盡己所能地將剛買的礦泉水存放在自己的肚子裡。

要正式通過人潮洶湧的驗票處時,又出現了一個小意外。工作人員開始要求男左女右,分成兩區進行驗票與安檢。換句話說,妹妹和她的朋友——我的泰語耳目必須暫時離我而去,不只是手足分離,我還得在泰語人海中自立自強。於是我帶著儆醒禱告的心,進入男性人龍當中。

不過神還是有恩典:一方面男性粉絲人數相對較少,節省我排隊罰站的時間;另一方面工作人員也特別引導我這個身心障礙者快速通關。根據我旅途中的觀察,泰國這方面的意識還在逐步建立中,但Bodyslam是一個關懷社會、重視生命的樂團(至少看起來有在塑造這種形象),曾經為了公益募款從泰南路跑到泰北,所以他們事前呼籲樂迷在演唱會中要幫助各樣有需要的朋友,一些安排上也盡量排除障礙。

如何在五萬人中脫身?
我也確實感受到這個樂團對於群眾的赤誠之心。演唱會從七點開始,主唱似乎有著用不完的精力,中間沒有穿插太多花俏橋段,一首歌接著一首歌熱烈演唱。到後來,老實說他大哥唱唱跳跳不嫌累,我都覺得有點沒電了,開始覺得他代言的能量飲料好像有點厲害。

演唱會沒有時間表,十點、十一點、十一點半……,隨著時間在樂聲中逐漸流逝,我們心中隱約浮現灰姑娘的掙扎,只是我們擔心的不是南瓜馬車會變不見,而是我們的南瓜馬車在哪?

沒錯,在妹妹的幸福劇本中,逃跑計畫是唯一需要即興發揮的部分。不管是好是壞、有無意外,前頭都是有計畫的,唯獨「如何在五萬人中脫身」、「如何在午夜的曼谷回到旅社」是充滿懸念的壓軸冒險。

其實妹妹的幾個泰國朋友早在十點就已先離去了(特別感謝他們下午早早幫我們佔了個視野絕佳的好位子),只是隨著一首首勁歌出籠,我心裡還在盼著《最後的光芒》出現。我沒有開口,但我知道妹妹一定也在等著這條歌。這是她最喜歡的一首,也是當初她推薦給我的歌曲。

獨自一人在寒夜裡,
仰望天空回首過去,
或許漫漫路途侵蝕了我的心,
在黑暗裡祈禱著,
盼望愛還守護著我們,
忠於自己的心願,不放棄。

4105_最後的光芒_2

宣教長路 持續前行不放棄
不知道是性子比較逞強,還是不願讓彼此擔心,我們家的人都不大善於表達情感。為了福音的緣故,妹妹長期在泰國工作。從十年前的短宣開始,我知道跨文化宣教一直是她心底的願望,她跨出一步又一步,不斷在這條路上努力著。

或許,無數個夜晚裡,她也是一個人品嘗著這長路上的壓力、淚水與欣喜。我沒辦法在她的身邊給予什麼幫助,我向來能做的有限,頂多只能像此刻這般,陪她聽著Bodyslam的歌。但我真希望我們可以就這樣一直聽下去。

「《最後的光芒》出現的時候,我們就開始撤退吧!」妹妹開口下達了指令,這首歌成了暗號。當那熟悉的前奏響起,我的內心充滿各種情緒:興奮、感動、緊張、盼望,終於來了!

當主歌跟副歌都完整走了一遍,間奏準備把全場觀眾帶入另一個高潮,我們也迎向今晚的高潮,抄起手邊的背包,快速向外奔逃。台上繼續演唱的《最後的光芒》變成背景音樂,台下的我們才是主角,穿越重重座位,步下層層階梯,走過偌大的廣場。當然,我只是盡量加快腳步而已,但我的努力已獲得妹妹肯定。

沒有計畫的計畫似乎是今晚最大的驚喜,我們一出來就遇著守在門外的計程摩托車班子,他們早已摩拳擦掌,等著散場的大戲。妹妹和他們講了下價錢,覺得十分合理,便為我們一人雇了一輛摩托車。只不過妹妹她千慮一失,這個逃脫路線出乎意料地精彩刺激,簡直可以拍一部玩命關頭(The Fast and the Furious)。

曼谷街頭險成玩命關頭
曼谷的交通在白日總是水洩不通,沒想到在夜半竟是如此順暢,當然這跟車手大哥的技法也有相關。從體育場到旅館大約廿分鐘的路程,時速大致保持在70-80公里,中間我們幾乎只停了一個紅燈。他們展現了各樣神乎其技的變線、超車技巧,一會兒在兩車之間的夾縫而過,一會兒又看到一片車頭燈從對向迎面而來。這飛車場面實在賞心悅目,值得拍手叫好,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我本人就在這車上。

一路上我也想過:大概自己是孤陋寡聞的台北人,不了解曼谷的日常,妹妹他們可能常常在這種刺激中度日。沒想到,當我們抵達旅社、平安落地,感謝車手大哥,並揮手目送他們飛馳回去迎接真正的散場人潮之後,妹妹和她朋友才各自摸著胸口、驚呼剛剛的恐怖經驗。額外搭乘了一趟雲霄飛車,這確實是神今晚為我們預備的壓軸好禮!

即使夢想如此地一文不值,
我還是帶著希望,
只要天空仍有一絲微光,
就能走向最後的光芒!

演唱會總有結束的時候,相聚的日子也會有個期限,但是神明白地告訴我們:祂是那位預備最終驚喜的神。回想起來,演唱會是我這趟泰國行的一個亮點,而神出人意外的平安更是祂最燦爛的恩典。妹妹繼續與她的語言、工作和服事奮鬥,而我也返回台灣,跌跌撞撞地前進著。雖然在不同的地方、踏著不同的步伐、走著不大相同的道路;雖然總是說些無關緊要的廢話,但我知道,我們都期待著神在最後要顯出的光芒,我們也一直在祂的愛中,走向那最後的光芒。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