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天以色列徒步旅行日記4】加薩走廊的飛彈危機

北方的山路。(林祺恩提供)


◎林祺恩

3月29日,待會就要從Arad出發,開始正式進入曠野的路段,心情有點忐忑。這是好現象,代表又要開始有新的刺激。在以色列的這一個月以來,有二十個晚上都受盡當地人的接待,扣掉幾天的背包客棧,露營只有四個晚上。

這次一往前走,下一個村莊就在六天之後了,代表我要連續露營五個晚上,雖然這一段有些人會選擇在第三天的時候搭車到附近的村莊,買食物、充電、洗澡、洗衣服,但我覺得接下這個挑戰機不可失;於是前一天來回兩三間超市採購了一番。店員早就習慣健行者每次都會在超市裡面逛很久,原本還以為只有我是這樣,沒想到大家都一樣。在貨架間走來走去,盤算自己要吃幾餐,什麼樣的組合可以省瓦斯又沒有保鮮的問題?符合營養需求又讓人有胃口,而且還不能太重。多買少買都會增加麻煩,好險因著這一個月的旅程,有了些經歷,也漸漸了解自己。

Arad 的夜景

Arad 的夜景

幾天前加薩走廊發射飛彈,飛越一百二十公里炸毀了特拉維夫北邊一個村莊的民宅。當晚我在Meitar,接待我的當地朋友帶我到家裡一樓看起來像儲藏室的空間,說這裡是避難室,半夜如果聽的警報器響就趕緊來到這裡;但也補充說不需要太緊張,因為無法準確預測落點,所以附近其他區域的警報器也會響,不代表飛彈真的會落在這裡,不過我本來好像也沒有特別擔心。

隔天早上我晚了一些出發,一邊吃早餐一邊跟Dikla聊著這裡的政治局勢,我想多知道一點;聊到一半,她剛去上學的大兒子回到家裡,說是因爲飛彈的關係,別是巴停課一天。今天晚上要去的營地叫Be’er Efe,兩天前在那露營的一對從瑞士來的父子說,他們晚上睡到一半聽見機關槍射擊的聲音,非常的近,爸爸用氣音說:「Ready to run! Ready to run!」沒多久後那些人自己離開了;當地的健行者說那些可能是貝都因人,他們有時會開槍助興。

從瑞士來的父子

從瑞士來的父子

昨天是進曠野前的休息日,去了別是巴逛逛,雖然幾天前有飛彈危機,但畢竟不是戰爭,加薩走廊的資源相當有限,我不覺得太危險。每次接近休息日時總是特別期待,而且因爲都是選在城市裡,能輕鬆的逛一逛還能破費進餐廳快活一下;但不知道為什麼,當休息日要結束時,我更期待明天繼續前進的路程,那種踩過去認識土地,創造機緣,在安靜的路上遇見別人或自己的可能性,花錢買不到。

遇見不只一個從南邊走過來的人說曠野很美,很想轉頭再走回去。回想這一路上的領悟和不期而遇,真的很特別,但每個當下其實並沒有什麼超然的感受,就一步一步走過來了。本來想找一個夥伴進曠野,但這個季節大家幾乎都從南邊出發,同路人很少;所幸一路也遇到許多從曠野走來的獨立健行者,信心也就慢慢建立起來了吧。讓我想到大學上課時聽到的一句格言:我選擇了一條人跡較少的道路,從此有了截然不同的前途。代禱事項:別再下雨。

生火取暖

生火取暖

貝都因人養的駱駝

貝都因人養的駱駝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