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記下查經7》大衛與米甲

《撒母耳記下查經7》大衛與米甲


◎張慧康(高雄宣道會內惟堂主任牧師)

經文:撒母耳記下6:9-23

在〈撒母耳記〉記載很多大衛與掃羅,或大衛與約拿單的故事,但今天我們要思想大衛與他的元配—掃羅王的女兒米甲的故事。

上次我們仔細查考了大衛運送約櫃犯的錯誤在哪裡,也讓我們知道服事上帝不能只憑著自己的熱心或策畫就足以成事,要好好讀聖經,老老實實地按著上帝的話去做會是更重要的學習。但這次大衛按著聖經的教導把約櫃順利成功迎進耶路撒冷,卻因他非常開心地跳舞導致他妻子米甲看不下去出言相譏,雙方在公開場合你來我往的,夫妻之間也因此離異感情變淡!這其中有很多地方值得我們省思。

一、神雖叫人敬畏,但事奉祂卻是非常蒙福的。

9-11節:那天,大衛懼怕耶和華,他說:「耶和華的約櫃怎能運到我這裡?」他不願把耶和華的約櫃運進大衛城,而是把它運到迦特人俄別•以東家。耶和華的約櫃在俄別•以東家停放了三個月,耶和華賜福給俄別•以東和他全家。

先前只因為烏撒伸手扶了約櫃就遭到上帝的擊殺,死在當場!這不但讓這全國歡樂的重大慶典辦不下去只好不了了之,大衛也非常害怕上帝,不敢把約櫃運進城裡。

過去好幾次大衛在患難中呼求神都蒙應允,尋求神都聽見祂回答,無論他遇到多少艱難險阻神都一一替他開路,與神如此密契的大衛此時卻發現神生氣了,甚至會發怒擊殺刑罰人!可見不管人與神關係再如何親密都不能跨越那道界線,祂是神,我們不過是人,與神契合最多是體貼祂的心意,但本體仍有分別,神的聖潔與榮耀仍是叫我們敬畏不容侵犯的!

但連一國之君的大衛王都不敢處理,甚至還鬧出人命的約櫃,此時住在耶路撒冷城附近的俄別.以東家,卻勇敢地接下這燙手山芋願把約櫃停放在他家,堪稱精神可嘉。奇妙的是,神不再發怒,反而因此賜福俄別.以東和他全家一切所有的三個月之久,這告訴我們什麼訊息呢?

顯然,這正如大衛認識到的:「神的怒氣不過是轉眼之間;祂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一宿雖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歡呼(詩篇30:5)」。

細想:神向烏撒發怒只是一時的,轉瞬即過;但賜福俄別•以東和他全家卻是三個月之久。神擊殺的只有烏撒一人,但因約櫃而蒙福的卻是「俄別•以東和他全家」。

的確,神會因我們犯錯而發怒,祂愛我們絕對不是溺愛或沒有原則的寵愛,祂所愛的必管教;但長久來看,我們事奉祂仍是非常蒙福的!祂對我們總是恆久忍耐樂意賜福!神總是憐憫多而怒氣少,審判少而賜福多,因此雅各書說祂的憐憫是向審判誇勝(雅2:13)。但我們切不可因此輕慢祂,輕忽祂如無物!把事奉神看得很隨便。我們要因祂的怒氣而敬畏祂,因祂的賜福而感恩祂。

我自己的體會也向來是如此,我總覺得我是一個很蒙福的人。我的婚姻是蒙福的,家庭是蒙福的,人生是蒙福的,但並不是因為我做的都對所以蒙福;剛好相反,那是因為神沒有按我所做的來對待我,是因為事奉神本來就是很蒙福的!

深願我們不要以為服事神是很倒楣的事,被抓來當廉價勞工能推就堆,能拖就拖,拖賴不掉就勉強做做再換人吧!千萬不要這樣想!你要知道千萬人中我們能被神驗中來事奉祂,這是何等有福!

二、以神為樂的人是最滿足喜樂

12-15節:大衛聽說耶和華因為約櫃而賜福給俄別•以東全家及其一切所有,就滿心歡喜地去把上帝的約櫃從俄別•以東家接進大衛城。這一次,抬耶和華約櫃的人走了六步,大衛就獻上公牛和肥犢為祭。大衛穿著細麻布的以弗得在耶和華面前盡情跳舞。大衛和全體以色列人在歡呼聲和號角聲中把耶和華的約櫃迎進大衛城。

當大衛知道神的氣消了,神不再發怒而是賜福接待約櫃的俄別.以東家三個月之久,他滿心歡喜地要盛大隆重地迎接約櫃進城,還按照聖經教導把約櫃「抬」進來。這點非常可取。我們不要因為事奉一時的挫折就撒手不幹了,或以為有正當理由跟上帝賭氣抗議?!上帝糾正我們是為我們好,不要等到積重難返就很難改了。

這一次大衛運送約櫃可說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深怕再有任何閃失。抬耶和華約櫃的人才走了六步,大衛就獻上公牛和肥犢為祭,等神悅納這馨香之祭,確定應該沒事了,大衛鬆了一口氣,還非常開心穿著細麻布的以弗得在耶和華面前盡情跳舞。

這以弗得本是祭司執行聖禮時所穿的禮服(撒上14:3;22:18),但大衛此時應該以求告者的身分穿上這禮服向神表達歡慶。不只是大衛王開心,全體會眾也跟著開心,大家都在歡呼聲與號角聲中,把萬軍之耶和華的約櫃迎進耶路撒冷城裡安放。

不曉得你曾否在神面前興高采烈的盡情奔放跳舞?一個人如果開心到竟忍不住手舞足蹈起來,那肯定是中樂透之類的超級喜事降臨才會如此吧!因此,如果不是一個真正以神為樂的人,他不會單單因著神的緣故如此喜樂忘形地跳舞,就像小孩子在他父母面前快樂跳舞那樣開心!

大衛當時可能在想,這約櫃象徵神的同在是何等榮耀尊貴,神藉著約櫃帶領百姓在曠野漂流、走過約旦河、復因戰敗被非利士人擄去、現在終於迎進了耶路撒冷,這萬軍之耶和華的約櫃要與他同住了……這該是何等的蒙福與感恩啊!

尤其是先前的烏撒事件,讓他心情跌到谷底不敢迎約櫃;而今他重讀聖經瞭解規定後,也再次整隊出發浩蕩蕩地迎接萬軍之耶和華的約櫃,神也悅納他所獻的祭!這象徵著神同在的約櫃就要與他永遠同住耶路撒冷城了—深深愛慕上帝的他愈想愈開心,不禁歡喜地手舞足蹈起來跳舞!

詩篇68篇就是這時寫下的,大衛帶領會眾如此高聲讚美:

神啊,你是我的神,我的王;人已經看見你行走,進入聖所。
歌唱的行在前,作樂的隨在後,都在擊鼓的童女中間。
從以色列源頭而來的,當在各會中稱頌主神!(24-26節)

從大衛身上我們看見:以神為樂的人會是這世上最滿足喜樂的,因為神不改變也永不動搖,祂神配得我們如此對祂,祂永不讓我們失望!正如大衛說的:「耶和華是我的產業,是我杯中的分;我所得的,你為我持守(詩篇16:5)。」

但若以這世上的事物為樂,縱有滿足快樂也只是一時的,等到情勢變更今非昔比無法再滿足時,失望痛苦也隨之而來!我以前賣保險最高記錄一個月賺15萬,覺得也不過如此;到大學教書應該很風光吧,但等到我去空大教中國哲學史,也發現教書也不過就是這樣罷了。

正如所羅門王他這一生什麼都有了,名利財富、聲望尊榮、權勢、美女、智慧…但他離棄神之後仍是空虛不已,才會在〈傳道書〉寫下「虛空的虛空,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人一切的勞碌,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勞碌,有什麼益處呢?傳1:2-3」

要知道,所羅門王不是什麼都沒有所以說虛空,而是他什麼都有了只是離棄神,這仍使他心裡有個神聖的不滿足,感到非常虛空落寞!正如神學家奧古斯丁說的,那空處是只有上帝自己才能填滿!

三、屬世的人常會輕視屬神的人

16-19節:耶和華的約櫃進大衛城的時候,掃羅的女兒米甲從窗戶看見大衛在耶和華面前又跳又舞,心裡就輕視他。他們把耶和華的約櫃抬來,安放在大衛準備好的帳篷裡。大衛在耶和華面前獻上燔祭和平安祭,然後奉萬軍之耶和華的名給民眾祝福,還分給所有以色列人,不論男女,每人一個餅、一塊肉和一個葡萄餅。眾人就各自回家去了。

米甲既是掃羅王的二女兒,出身顯貴,自小在王宮裡長大,可能對這牧羊童出身的大衛沒放在眼裡。以前她年輕時會愛上大衛,可能是見他長得英俊帥氣又少年英雄能打死巨人歌利亞(撒上18:20)。但現在心境又不一樣了。以前她的信仰就不怎麼樣,家裡竟還藏有神像(撒上19:13),而今她從這世俗的角度看,認為一國之君應有君臨天下的氣度,泱泱大度的王者風範,怎麼可以在大庭廣眾之下忘形地跳舞呢?!

但米甲卻不明白,她所輕視的,正是神所驗中的!她輕視自己丈夫如此脫序有失君威,但神卻驗中他像個孩子般純真喜樂且單單以祂為樂!畢竟在神眼前沒有人是王,唯有耶和華是王,是永世的君王,我們在祂眼中不過都是孩子罷了!

屬世的人常鄙視屬神的人,使徒保羅現在當然備受我們敬重,但當時他也曾如此自述:「我們至今還是又饑又渴,衣不蔽體,遭受毒打,居無定所,還要親手勞作。我們被人咒罵,就為對方祝福;受人迫害,就逆來順受;被人毀謗,就好言相勸。人們至今仍將我們看作世上的廢物,萬物中的渣滓(林前4:11-13)。」

現在教會爭作使徒的,難道是因為使徒很體面風光嗎?若回到聖經看看保羅當年是這樣作基督的使徒,還會想爭嗎?

四、屬神的人自居卑微以神為樂

20-23節:大衛回到家為自己的家人祝福,米甲出來迎接他,說:「今天以色列王好光彩呀!居然像個粗俗之人,在臣僕和婢女面前露體!」大衛對她說:「我是在耶和華面前跳舞。祂不用你父親和你父親家裡的人,而是選立我來治理祂的以色列子民, 所以我要在祂面前歡慶。我要讓自己更卑微,自視低賤,但你說的那些婢女會尊重我。」掃羅的女兒米甲終生都沒有生育。

在大衛與米甲這次的衝突中,毫無疑問是大衛站在上帝這邊而非米甲。

撇開作妻子的不應該大庭廣眾之下出言譏諷自己丈夫先姑且不談(大衛是在服事神,米甲何必當眾嘲諷他?至於笑他露體非指赤身裸體,而是脫去厚重王袍的大衛只穿細麻布的以弗得會露出手腳而已)還有更重要的是,聖經上說:「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路14:11;18:14)。」大衛王身居高位卻仍自況「我要讓自己更卑微,自視低賤」,他如此自居卑微以神為樂,正如施洗約翰說的「他必興旺我必衰微(約3:30)」,這是神喜悅的態度,也是他非常美好的靈性。

想來大衛已是快四十歲的成年人,在希伯崙也作王七年半,又怎能不知王者的形象很重要?但他更樂意自居卑微以尊榮神,讓神顯大!這就值得我們效法!

結論:大衛與米甲

或許米甲看到自己的父親死了,兄弟都死了,今非昔比,這國已是大衛的國而有所苦毒或不滿;當她看到自己的丈夫不若他父親有王者的風範氣度,竟渾然忘我地盡情跳舞,更是打從心裡看不起他,新仇舊恨,終致公然反目出言相譏。

但從大衛與米甲這兩個人的身上,我們看到一個屬神的人與屬世的人,對同一件事情的角度不同,看法與認知也完全不同。

屬神的人如大衛,他看到約櫃終於順利進了大衛城(耶路撒冷),神也悅納他所做的一切,他心裡就非常高興,在神面前盡情跳舞歡樂,像孩子般純真喜樂!

但心裡滿是塵埃未除的米甲,她看見的大衛卻是「在臣僕和婢女面前露體」認為有失王者的威儀與莊重。

但神要的,是我們存專一清潔的心來愛祂,既如此,我們便不可能面面俱到盡如人意。大衛自居卑微以神為樂的生命是值得我們效法的,他也擁有了上帝為他的產業;但米甲因此失去她丈夫的愛,終生未育的結果也使掃羅家徹底與大衛的國無分,她的損失是無可彌補的鉅大。

附帶值得一提的是,後來很多教會以大衛跳舞為典範,在教會公眾崇拜中設有受過訓練的舞蹈團隊帶領會眾跳舞。這本無可厚非。但我們應該了解大衛跳舞背後真正的意義,是他全然自居卑微以神為樂!

若我們只是有樣學樣,卻仍在意自己跳得好不好看?那可就背離原意了喔!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