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叛逆到悔改

4107_從叛逆到悔改


◎Oscar

首先,我想先感謝神讓我還能有機會做這樣的見證。十七歲時的我,年少輕狂,是個追風少年,能騎到一百絕對不會維持在九十。在這樣肆無忌憚的瘋狂時期,終於,事情發生了。

叛逆的追風少年
一個夏夜裡,我與朋友相約出遊,騎著借來的摩托車,在新店往景安方向的路上馳騁。一切好像為我準備一樣,一路上全是綠燈,車又少。我的耳邊響起了羅大佑的〈追夢人〉,騎著底下的烈火戰車,我油門緊扣到底,像緊握著剛交往女友的手般不放開。

突然,一台對向的公車向左轉了過來,他是那麼地霸道,就像一個小王般闖進我們之間,我只能被迫放開我的「女友」,只是,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我像是失魂的前男友一樣,在滿是人的大街上自暴自棄的翻滾,滾了好久、滾了好遠。

記得學會騎車的時候,我才十五歲,父親載著我往回家的路上,突然開口說要教我騎車,所以我十五歲就會騎車了,也體驗了人生第一次的摔車,在地下室把柱子撞缺了一角。那根柱子至今也都還沒修復,宛如我生命中的徽章一般,烙印在那。也因為那次轉彎導致車翻倒並不是太嚴重,我也從沒想過摔車可能會造成多大的後果。那次不久後,我又接連摔了兩次,所以我直覺的認為,「摔車」這件事情好像不會有多嚴重。

看到這裡你可能會發現,我是無照駕駛。因為家庭的變故,我變得不喜歡待在家裡,總在外頭到處鬼混。我的媽媽因為要工作,沒有太多的時間管我,也或許,因為不是在真理中的婚姻,有很多狀況出現在我們家中。媽媽並不是不管教我,而是為了要供養我和弟弟長大,她已經分身乏術了。

嚴重車禍 家人擔心不已
回到大十字路口,翻滾完畢後我趴在地上,不用想,身上肯定又是多處擦傷。正當準備起身的那一刻,我發現我被車子壓著;朋友幫我把車抬起,才抬起一點,我痛到馬上制止他。仔細一看,原來是我的腳夾進了車體與排氣管的夾縫裡,右腳背硬生生的貼在排氣管上,腳踝被鋼圈給切了一個開口,像是開口笑的鞋底一樣,腳掌變形。

那一刻我懵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後來路人幫我叫了救護車,連消防車也到了。醫護人員說,當下我的腳就跟煎台上的牛排一樣,再不取出恐怕熟透了。一陣混亂之後我順利脫困,上救護車前,我給媽媽打了通電話。

我:「媽!」我語帶正經。

媽:「幹嘛?」因為我又不在家,所以她顯得不太高興。

我:「我摔車了。」

媽:「你塞車干我屁事!」她不只不耐煩,還聽錯了我說的話。

我:「不是…我是摔車了。」

媽:「喔…,那我要去警察局嗎?」

我:「不用,妳直接來醫院就好。」因為通話過程我語氣都很平淡,所以她並沒有想太多,一直到她到了醫院…。

我全身除了臉部以外都是擦傷,雙膝的表皮已經幾近磨平,最嚴重的右腳需要緊急開刀,在我不間斷的哀嚎聲中,媽媽出現了。她驚恐地看著病床上的我,不知所措,甚至躲到一旁潰堤。

後來我因失血過多昏迷過去,再醒來時家人們都出現了。當時我的腦袋一片空白,完全無法思考,就這樣一直到手術結束。隔天醒來,我才驚覺當時的狀況有點嚴重。

人的盡頭 神的起頭
住院觀察一週後,我開始高燒不退,媽媽立刻幫我轉往另一間醫院,醫生看到我的腳背因為燒燙傷表面已經熟透,立刻幫我做了小手術。那時我才知道,原來燒燙傷嚴重的情況下是需要立刻清創的,而前一間醫院沒有將傷口處理好。就這樣又經過了一陣混亂,我才醒悟:原來車禍是會這麼嚴重的。

術後醫生告知我們:「因為燒燙傷延遲處理的關係,造成傷口持續惡化,雖然已經把腳背上需清理的部分清除完,但後續才是最為重要的。因為腳背上沒有肉了,植皮完還要看它會不會長回來,否則右腳就需要截肢。」就這樣等了一個月,腳背的肉遲遲沒有動靜,我開始擔心我可能會失去右腳。

某天下午,一位不認識的姊妹來到我的病房探訪,在了解我的狀況之後,她說想請牧師來看看我。國中時曾有熱情的鄰居邀請我去教會,我認識了神之後,沒多久就離開了教會,也離開了神。所以,以我當時對基督的認識,就僅是神愛我們,而我知道神。

但在那姊妹探訪後的隔天,我決定週末到那間教會去看看。正在為了交通傷腦筋的時候,一位之前的同事突然跟我說,她離開那間教會有段時間,但她願意在那週末請她父親帶我一起去。這種奇妙的安排,讓我不禁期待主日那天會有什麼得著。

聖靈提醒 徹底悔改
本以為去到教會會有什麼奇蹟,結果平平淡淡的過了一天,主日結束後,我便回到醫院裡。晚上,媽媽照舊預備好我的晚餐後準備回家,那年她還不到四十歲,但我卻看見她滿頭白髮,那個畫面我至今無法忘記。「天哪!我好不孝順!我都做了些什麼事情啊?」心裡不斷地問自己這些問題。

我住的醫院是間基督教醫院,病房剛好掛著十字架。那天晚上,我不是對著十字架禱告,而是和它說話,我哭到淚流滿面,心裡滿滿的愧疚,我深深的懺悔:「我太自私了,原來我根本不能為自己負責。」我對著那十字架道歉、悔改,最後哭到累倒睡去。

那天晚上後,我的傷口竟開始有了變化,它開始癒合,且癒合的速度連醫生都驚訝。之後經歷了四次的手術,雖然還是需要截肢,不過只取走小拇指最末端那節,我的右腳留住了。在我痊癒後並沒有留下任何的後遺症,只有警惕我的傷疤。

這場車禍讓我重新檢視我的生命。警察說以滑行距離推測,當下我的時速絕對高於八、九十,只差卅公分,就會撞上人行道,若撞上去我大概就不在了。感謝神,把我救了回來,也把我給找了回來,祂醫治了我的傷,也醫治了我的生命。將所有榮耀歸給我們的父神!阿們!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