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父親

4107_思念父親


◎林君儀

前些天天氣晴朗、陽光普照,正好是我的休假日。姊姊說:「我們去看父親吧!」安頓好母親後,近中午時開車到竹東墓園,本想買些鮮花或盆栽去,但去時市場已收攤了,因為已快一點。

日正當中時到了基督徒墓園,整齊的墓碑一一排列。沿著墓道依序走過去,讀著墓碑上的亡者或後代子孫,很多都是教會長輩或是弟兄姊妹的父母親,都是熟悉的。想起一個姊妹說:「想像他們晚上都在這開同樂會。」是啊!大概還會大聲地說:「哈利路亞,讚美主!」

每人墓前都刻了一些聖經金句,如:「無論是死是生,都不能叫我們與神的愛隔絕。」、「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真是死了也不忘傳福音。

走下去兩階左轉不久便看見父親平坦的大理石墓碑,上面刻著約翰福音十一章25節:「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驚喜看見墓前的桂花長得比去年更茁壯高大了,也訝異一整年全靠自然雨露,長得比家中的桂花還好。桂花右邊一盆龍吐珠也綻放點點紅瓣,左邊一盆仙人掌,莖幹有著細微如毛的針葉,開出的花蕊如是殷紅,紅花綠葉把墓前點綴的美麗。趕緊整理盆栽、施肥、澆水,默立,感念父親。

充滿文人氣息的父親
從小父親極疼愛我,幼時把我放在他腳踏車槓上,載我去上學;下課有時去看野台戲,回家走不動,他便背我回去。每次下班,帶著商檢局檢驗的柑橘、荔枝等大罐頭,我們總是歡天喜地。也有時和我們小孩一起到附近教堂庭園散步、玩樂,但大部分他都在自己書房畫畫,這時他是嚴肅的。但我卻總是沒大沒小,喜歡跟他開玩笑,他似也對我莫可奈何!

常常他上班前,我手一伸,他便自動從口袋中掏出零用錢給我,如果我要買課外讀物,那他更不敢拒絕了!似乎父親對於書籍用品較為重視,如買日常吃食,他會說跟母親要,買書他就立刻掏錢給我。好幾次,帶著父親給的廿、卅元,我到市區唯一一家大書店買了《聊齋誌異》、《今古奇觀》、《世界文學名著》套書等,成了我此後一生中最喜歡的讀本。

小時父親喜歡說故事給我聽,長大也叫我自述故事,後來他也習慣隨手帶書回來給我看。

父親十足文人氣,喜歡翰墨風雅之事,默默愛我們卻不知如何表達,晚年寄情於書畫中,寫了許多大幅的書法,自己裱褙;家中先前掛著多幅他的字畫,都是山水及小楷,後來收了起來,當時總不以為意,而今看來字字是寶。

自小看父親畫畫,他每次下班後都要在書室耽擱許久,一個畫架上總有他的新畫、每天有一些進度。我是看不懂那些國畫的,對小孩而言太遙遠又有點抽象,樹、石、山、人都是一種意境,需要自己去想像體會,《芥子畫譜》及其他名家畫冊也是看不太懂,但耳濡目染,畢竟我也喜歡畫,長大略略懂得欣賞一些國畫,才知國畫都是靠想像的。

公餘父親手不釋卷,常握書冊;假日喜歡種植盆栽,蒔花弄草。而父親在時,我們常到風景區瀏覽大自然風光,因父親喜歡到有景有花樹地方舒暢心懷。

父親走後,漸漸我們便不去了,姊姊也不開那麼遠的車到處跑了,只在附近的城中心找個地方坐坐。

清明思親追遠
有一次我們驅車到了南庄的「山行玫瑰」,路上母親忽然說:「以前車上都坐四個人,現在只坐三個人了,少了一個人,座位寬鬆鬆的。」一時我和姊姊都靜默了。這個咖啡庭園從前也和父親一起來過,往事歷歷,我們一起坐在花窗前看著遠方青山緲緲飛鳥漠漠,吃著小點喝著茶,「雲從窗裏出,鳥向簷上飛」,像仙境一般的地方,高處不勝寒。起風時,我們便回去了。

那些年,只要一到假日,姊姊就開車到一日可來回之處尋幽訪勝,每當出遊日,父親便早早穿戴整齊、穿上皮鞋坐在客廳等候。在車上父親是愉快的,但不多言,說話的都是母親,母親一生都是父親的賢妻,照顧父親一輩子。

晚年有幾位弟兄姊妹常來看望父親,父親本是老莊信徒,後來因為他們向父親傳福音,父親終於成為耶穌基督的門徒。受洗後主日在教會與大家聚會愛宴,他知道自己所信的是誰。

因著聖靈感動,有天父親忽然戒菸了,卅年的菸癮從此不碰菸,家中菸灰缸突然空置,母親也把姊姊從國外帶回的菸條給別人。每每說起這件事,母親便覺得感恩,感到不可思議。

想父親離我們已十年有餘了,時光真快,一晃眼父親已安息主懷了。父親一生不與人爭,作息規律、飲食有節、身體康健,可說是蒙恩的人;信主後又是蒙大福的人。他對我的愛及包容,一直到他離世前幾年我才體會到。

不孝子孫,清明思親追遠。桂樹花蕊香氣四溢,枯幹也抽出嫩芽,繁茂復活的春天已來臨。復活在主、生命也在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