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敵人》三K黨對上黑人民權運動家 電影反映上帝如何介入種族主義的故事

阿特華特與艾利斯站在牧師面前怒目而視。劇照來源:thebestofenemies
IG


【特約編譯張廖婉菁╱報導】當三K黨的領袖和黑人民權運動家,被指派一起開會解決地區學校整併問題,面對黑白種族隔離政策帶來的隔閡,將會有什麼情況發生?大吼大叫威脅恐嚇?暴力行為甚至謀殺?這個真實的事件發生在1971年,地點就在充滿種族歧視的美國南方地區。

艾利斯(C.P. Ellis)為杜克大學的校工,同時也是北卡羅來納州德罕市的三K黨領袖,綽號「德罕市獨眼大巨人」。安·阿特華特(Ann Atwater)則是充滿自信的黑人婦女民權運動家。

他們的真實故事最近在美國搬上大銀幕,電影《最佳敵人》(The Best of Enemies)述說的正是兩人如何化干戈為玉帛的動人故事。本片陣容強大,主演包括《關鍵少數》奧斯卡提名者泰拉姬P.漢森(Taraji P. Henson);奧斯卡最佳男配角得主,《意外》的山姆·洛克威爾(Sam Rockwell),《飢餓遊戲》的魏斯·班特利(Wes Bentley)還有《桃色風雲搖擺狗》的安·海契(Anne Heche)等人。

誰的上帝會贏?
電影回溯1971年當地一所黑人學校發生火災,讓實施種族隔離政策的德罕市,面臨是否該整合學校的問題。艾利斯先生和阿特華特女士,這兩個互相敵視的人被迫要共同主持十天社區會議,決定德罕是否要在學校終止其歧視性的作法。

阿特華特女士曾受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台訪問表示:「那時艾利斯試圖要阻止論壇整合,但上帝插手了…艾利斯天天都在秀他的槍枝,可是我手裡也有一本白色的聖經。所以我就告訴艾利斯,我們走著瞧,看到底是你的上帝贏,還是我的上帝會贏。我總說,他們要是敢對我胡說八道的話,我肯定會用我聖經把他們打得七暈八素。」要不是牧師阻止,阿特華特差點用刀殺了整天對她惡言相向的艾利斯。

艾利斯坦承:「我恨死她那麼勇敢…」阿特華特也承認:「我倆互相憎恨的程度不相上下。」

所以後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原來有一次福音詩班演出時,艾利斯隨著音樂拍掌,但沒對上拍子,所以阿特華特就教他拍掌。後來和那些受苦的孩子們聊天後,他們彼此間的敵意也漸漸緩和下來。阿特華特回憶道:「當下我倆都泣不成聲,對彼此的態度也軟化了。」到了社區論壇最後階段時,艾利斯表示:「我經歷了一些事情,我想這是最好的結果…我以前老覺得安·阿特華特是我這輩子認識最刻薄的黑人女性…但是,你看,我們卻變成朋友…」

沒有寬恕就沒有未來
到底是何事促成了他們的改變?電影中的阿特華特說「同樣的上帝造了你,也造了我…」阿特華特在德罕的《太陽先驅報》(Herald-Sun)寫道:「教會牧師總是說,如果你想要更像耶穌,就必須重生。唯有重生可以形容這整個過程。有事物進到我們的生命中…令蒙住眼睛的布卸下…讓我們看到彼此有許多共通處。所以我們再也不能不把對方當朋友。」

「然而,少了彼此寬恕也做不了朋友,沒有寬恕就沒有未來,我們的仇恨必須死亡…艾利斯讓我看到人們的確可以學會彼此相愛。我們真的可以重生…」

阿特華特說,艾利斯能從「3K黨信徒變成基督徒」,上帝肯定有介入,他倆成了一輩子的好友,阿特華特還在艾利斯的葬禮上致詞。那次的論壇改變了艾利斯,讓他離開3K黨,成為勞工運動的組織者以及黑人民權領袖金恩博士的崇拜者。

我曾在德罕就讀大學,因此對於電影描述的時空背景略有所聞。1968年時,有朋友帶了非裔美籍學生到了我在德罕的教會參加敬拜。結果下個主日,牧師就宣布因為上週發生的「種族事件」(黑人進到白人教會),教會領袖已投票表決要維持慣有的種族隔離政策。

此後,只要有黑人來到這間教會參加敬拜,就會收到一張說明種族隔離政策的小紙條,並要求他們別再回來。我實在氣憤難當,便離開了那間教會。

附錄:30年過去了,我後來發現那間白人教會關門,教堂建築已變成了非裔美籍人的教會。說不定這就是神的幽默感。不用懷疑,神當然反對種族主義。真正的基督信仰不可能支持種族主義,而是要透過改變人心來消滅種族主義,就如同艾利斯和阿特華特的經歷。這部根據他們的故事改編的電影十分扣人心弦且值得觀賞。

作者簡介:羅斯提·懷特(Rusty Wright)是一位作家,演講足跡踏遍六大洲,他擁有杜克大學心理學學士與牛津大學神學碩士學位。(資料來源:Assist News)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