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天以色列徒步旅行日記5】深入曠野 星空下的帳篷竟是稀奇

曠野的道路(林祺恩提供)


◎林祺恩

4月2日,本來預計明天才寫這篇,因為連續露營五天深怕手機或相機中途沒電,所以使用上非常節約。但可能是擔心健行者迷路,曠野的步道標示特別清楚,所以很少有需要用手機定位的時候,訊號也不佳。今天翻越Mt.Karbolet,據說是整條步道最艱難的一天,無法趕在天黑前走出山谷的情況也時有所聞。我提早出發,沒想到才十點半,就已經走完一半;半小時過後,陸續遇到非常多從南邊走過來的人。

當我遇到從南邊走過來的健行者,他們常問我是何時出發的,我說2月27日,他們都認為我走得非常快,我蠻訝異的;我之前觀察了一下,發現我走路的速度並不快,很多人比我快得多。只是我這一路走來只休息過四天,我現在才知道,比一般人少很多,許多人遇雨則停。所以如果比喻作龜兔賽跑,我就屬烏龜那種。就是在一天當中,我除了吃二十分鐘的午餐之外,也鮮少停下來休息;在曠野更是,因為沒有同伴的關係,置身在偌大的峭壁下停駐十分鐘總覺得有些孤寂,這也許是文明病之一。

饋贈咖啡與餅乾的當地人

饋贈咖啡與餅乾的當地人

 Be’er Efe營地

Be’er Efe營地

至今漸漸的發現自己的體能已經比剛上路時強健許多,竟然兩點半就爬出山谷;在曠野的這幾天,都三點前抵達營地。一般人認知中在以色列境內的曠野,其實稱為內蓋夫沙漠(Negev Desert),在這裡,所謂營地其實就是某個相對平坦,碎石稍微少一點的地方,除此之外沒有別的,也不一定有標示。所以我也遇過一個俄羅斯人,一般人要花二十天以上的曠野之旅,他只用了十二天就走完了,常常太陽下山仍在健行,一天可以走上四五十公里,走累了就席地而睡,因為他不用帳篷的關係,可以睡的地方可多了。

在這條路上的確有些人不帶帳篷,以色列人居多,睡墊睡袋就這樣躺在星空下,對許多外國人來說難以入睡,包括我。今晚這裡有十二個人,算是最多的一天,其中就有六個人不睡帳篷;方才大家見到附近有隻蠻大的鬣狗,旁邊的德國人悠悠的說:慶幸自己是睡在帳篷裡,我則感嘆自己竟然沒看見鬣狗。當地人笑著說:曾有一個晚上下雨,在場卻只有一個雙人帳,營地十個人全都塞了進去,就這樣擠著撐過一夜。

帳篷生活

帳篷生活

Mt. Karbolet的景色

Mt. Karbolet的景色

遇上高中生校外教學

遇上高中生校外教學

曠野氣勢磅礴,置身在其中的靜謐感讓人忍不住微笑。我時常深感矛盾,覺得不拍下眼前的畫面相當可惜,但拍完又覺得難以詮釋其萬一。要不是今年降雨豐沛,河谷中還有幾叢植物,總覺得有如行走在月球上。

當初來到這裡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也是因為在中原大學宗教研究所的畢業論文打算融入實地考察,希望透過徒步的方式經驗聖經中的應許之地,因為這裡不只是傳頌在古老的故事中,而是一個在今天仍然可以被「走過」,可以被「站上去」的應許。如今剩下兩週就將抵達步道終點,期待自己在走到紅海時,能把內心對於信仰的疑點辨明。兩天後就要迎來最大沙漠中繼站—米茲佩.拉蒙(Mizpe Ramon),每個健行者都會在那停留一天,四處晃晃,我當然也不會放棄這個機會囉。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