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和平佔中三位發起人遭判刑】港時代論壇社長任志強:回應時代苦難 需揹起十字架

4月9日宣判前的佔中九子,左起:鍾耀華、張秀賢、陳淑莊、朱耀明牧師、陳健民、戴耀廷、李永達、邵家臻及黃浩銘(香港時代論壇提供、鄭樂天攝)


【記者何毓芬採訪報導】曾經在香港轟動一時的雨傘運動,至今發生已超過四年,「和平佔中」三名發起人(佔中三子),包括戴耀廷、陳健民與朱耀明牧師,於四月9日被法院宣判裁決「串謀公眾妨擾」罪名成立。判決前夕(三月30日),香港多個天主教及基督教團體聯合舉辦「傘下同行、民主苦路」活動,由銅鑼灣東角道步行至金鐘政府總部外,為雨傘運動後的香港社會所面對困境紀念禱告。

4月9日宣判前的佔中三子,左起:陳健民、朱耀明牧師、戴耀廷

4月9日宣判前的佔中三子,左起:陳健民、朱耀明牧師、戴耀廷

今日的教會及基督徒該如何看待和平佔中與雨傘運動?如何從中給當代基督徒一些提醒與借鏡。香港基督教媒體《時代論壇》社長任志強接受論壇報訪問,以下為採訪全文:

佔中爭議香港教會界爭議最久事件
記者問:發起和平佔中的香港牧者和基督徒,如今遭判刑,教會及基督徒該如何看待?

任社長答:和平佔中的意象在2013年被提出來之後,直至如今,在香港基督教圈內一直引起很大爭議,就如同在社會整體裡一樣。不同意見對立和對峙的程度、爭議的持久,是香港教會歷史上前所未有的,有人甚至用「撕裂」來形容那種狀況。而我必須強調,那份矛盾對立,至今依然存在。

和平佔中從一開始就定調為和平非暴力的公民抗命運動,由此蛻變出來的雨傘運動也是一樣。而過去百多年來,公民抗命在一般民主法治社會,早已成為廣為接受的抗爭方式,在政治上屬於非常溫和的跟政權互動的形式。然而香港政府不但漠視這場規模浩大、支持者眾的公民抗命,對運動的訴求置之不理,更選擇性地針對其中少部分積極參與的人,搬出一條香港歷史上大概從未動用過的「公眾妨擾罪」、「煽惑他人公眾妨擾」(而不是罪名較輕的「非法集結罪」)來控告他們,難免讓人覺得,當局是刻意透過法律手段來打壓民間爭取民主的努力。如今他們各自被判罪名成立,法官在判詞中更明言,公民抗命不能成為抗辯理由,更顯出司法機關對民情的冷漠和高傲。

面對這樣的局面,教會和基督徒如果仍然繼續把自己關起來不問世事,把信仰困在教堂四壁之內,也就等於把上帝囚禁在自己狹小的私人空間裡,不讓福音的大能彰顯。如果我們以為今次被判有罪的人是擾亂社會秩序、是罪有應得的話,那就只不過是不假思索地全盤接受了當權者的說法,卻對香港社會過去二十年的變化視而不見,忽視愈來愈多香港人活在困苦之中的現實。因此,要回應時代的苦難,首先要能夠看見現實的情況,才能夠感受得到人們的苦情。

香港「傘下同行、民主苦路」活動

香港「傘下同行、民主苦路」活動

受難的耶穌基督 是為義受逼迫的典範
記者問:從此事件中可以給當代基督徒怎樣的提醒與借鏡?如何從聖經「為義受逼迫」的教導,得著安慰與力量?

任社長答:耶穌受難,本身就是一個無罪的人,因為跟罪惡的權勢正面對碰,跟權力核心對峙,危及政治、經濟、宗教建制那互相糾纏不清的既得利益,因而被判有罪,且被判極刑。那教導我們為義受逼迫的基督,正是為義受逼迫的典範,是他親自向我們展現了甚麼是為義受逼迫。我想,在此情此景之下,揹起十字架,大概就是這樣一回事。

面對時代挑戰 需要從上而來的勇氣
記者問:台灣及華人教會如何為此事件及當中基督徒肢體關心代禱?

任社長答:外地的華人不管是否信徒,也許是出於那份海外遊子的祖國情懷,對遙遠的鄉土往往有一份浪漫的遐想,而傾向把那份浪漫遐想普遍化(generalize),因而可能比較容易接受中共官方對許多事情的說法,而缺少質疑批判。在目前的光景裡,盼望各地華人信徒不要那麼隨便、那麼一面倒的接受中共官方的口徑,那已經很好了。

至於台灣,面對的挑戰也許跟香港有點共通,都是活在一個強國的邊陲,空間不斷被擠壓,原有的價值觀念不斷受到挑戰。(這是無可否認的事實,跟國族身分認同完全無關。)相信台灣的肢體不難明白香港的處境,也很能夠彼此共鳴。因此,我們都需要從上而來的勇氣和智慧去抵禦爭取。

和平佔中發起人之一朱耀明牧師(左)(香港時代論壇提供)

和平佔中發起人之一朱耀明牧師(左)(香港時代論壇提供)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