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天以色列徒步旅行日記6】在世界另一端曠野,與素昧平生的人一起看星星

越野車隊(林祺恩提供)


◎林祺恩

4月13日,距離終點Eilat只剩下三天的路程,在這個過程中本來就只剩一支的手套也掉了,牙刷也斷了;今天不小心把環保湯匙跟著垃圾一起丟了,最後只好拿多的營釘吃飯。

羱羊群

羱羊群

專注在終點的我本來打算把最後兩天併成一天走完,我問才剛從Eilat出發的Daniel,最後兩天併在一起走是否可能,因為另一個女生覺得不太可能做到。Daniel搖搖頭,我說:不可能?他在筆記本上寫到:你可以,但不值得。我們坐在帳篷外面的木頭椅子上,他拿出了兩個杯子,問我要不要喝茶。我問他:你多帶一個杯子就是為了分享嗎?他只是點頭笑了笑。

Daniel踏上這條步道的同時,也決定在整個步道的過程中完全不說話,沒有宗教上的理由,是來自他自己內在的想法,所以剛遇到他的時候我還以為他不能說話。我很驚訝他的決心,因為不說話本身就比健行更加困難。那天晚上我們坐在那裡好幾小時,他偶而會認星星再寫在紙上跟我介紹,那是他在軍中學的;但多數時候我們就只是坐在那,相當安靜。

在青年旅社討論健行路線

在青年旅社討論健行路線

在世界的另一端走了一個半月,發生了許多荒腔走板和溫暖人心的事,最後在曠野中跟一個素昧平生的人坐在一起看星星,一邊吃著我在這裡吃過最棒的食物,前面依稀可以看見黑暗中山脈連綿起伏。如果我提早一天結束,就有更充分的時間可以去其他地方了,在米茲佩.拉蒙一個從法國來這裡工作的女生推薦我去西岸(West bank),她被那裡深深吸引,表示之後應該會到那裡工作。

她介紹了一間位在拉馬拉(Ramallah)的青年旅社給我,我很想去。但是那裡會比這個夜晚更加迷人嗎?我不可能知道,如同我不可能知道接下來的三天會是什麼樣子,會有什麼樣的奇蹟;既然如此,提早一天結束並不能讓我真的擁有更多、經歷更多。真正的故事,不是發生在我預想的某一天,而就發生在此刻,就是現在。

Barak營地

Barak營地

在我的預想中,這裡只是沙漠中的一個角落,不是耶路撒冷、不是拉馬拉,卻彌足珍貴,因為這裡有的不是那些高大上的故事,也不是那些萬眾矚目的故事,而是屬於我此生絕無僅有的故事。昨天終於經歷了一次獨自在野外露營的體驗,之前要不是附近還有房子、道路,就是雖然在野外但同時有其他健行者。

一個人露營太陽下山後還是有種想要躲進帳篷的衝動,不過這將近兩個月下來,其實我對野生動物的緊張已經漸漸消除;除了北方的牛群大搖大擺之外,還可以看見一些小動物。要真遇上豺、狼、鬣狗這類的動物十分困難,我看過狐狸兩次,但牠們拔腿就跑,一溜煙就不見蹤影。

Neot Smadar的健行小棧

Neot Smadar的健行小棧

我記得我進曠野前曾問一個當地人是否看過狼,因為我看新聞說去年有些人被狼攻擊,那個人叫我別擔心,說新聞都報導一些奇怪的事。我就想到在台灣看新聞也是,新聞之所以為新聞,就是那些不尋常的事,尋常的事沒人想看。我也不會因為手機爆炸的新聞而擔心自己的手機也會跟著爆炸,果不其然,進曠野到現在除了野鹿以外沒看過其他大型動物,還覺得有點遺憾。

新聞看不到以色列真實的樣子,以色列真實的樣子也不是那些恐怖攻擊,也不是那些著名的聖地;我很開心我選擇了這條路,以最踏實、最平易近人的方式認識這裡真實的樣子。我想認識一個人也是一樣的道理,一個人真正的樣子不是豐功偉業、那些一展長才或一敗塗地的時刻,不是才能特技,也不是薪水業績;而是他哭的時候的樣子、吃飯的時候的樣子,她所講的笑話和夜晚的喃喃自語,洗澡的時候所唱的歌,儘管被看破還是要裝模作樣,儘管不被看好依然堅持下去的樣子。現在我對這片土地的認識遠超過台灣,從南到北,那些草木、沙粒,山脈的形狀歷歷在目,還有風與鳥的聲音,和耶路撒冷南邊的山脈中每天日落時的豺狼報時般的齊聲嚎叫。這種種讓我想回頭更多認識台灣,那些受人吹捧的美食和打卡點之外的地方。

步道風景

步道風景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