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市民跪地流淚禱告 「巴黎之心」聖母院盼重建再度凝聚法國人心

巴黎市民跪地流淚禱告(圖片來源/twitter)


【記者李容珍台北報導】有850年歷史的巴黎聖母院於15日發生火災,造成尖塔全毀、屋頂及知名的玫瑰花窗部份毀損,大批法國民眾眼見鍾愛的法國象徵陷入火海,紛紛為之落淚,而這座具有法國宗教、文化和歷史象徵意義的建築被毀,也引起全球的關注。為何聖母院對法國非常重要,這場火災帶來的是甚麼危機,還是一個轉機?

巴黎聖母院(來源巴黎聖母院粉專)

巴黎聖母院(來源巴黎聖母院粉專)

巴黎人一磚一瓦慢慢砌成建築
本身為建築人的蔡清徽,與夫婿台北信友堂長老、三大聯合建築師事務所合夥建築師王裕華,曾合著《遇見世界十大教堂》。她受訪時表示,巴黎聖母院是座雋永的哥德式建築。聖母院自1163年埋下第一顆基石之後,耗時一百八十二年(1163~1345年)才建成。有別於多數由國王或教廷出資興建的教堂是,聖母院是由巴黎市民出資一磚一瓦慢慢砌成的,對巴黎市民來說,「修建聖母院的過程本身就是宗教的修煉」,透過修建過程,凝聚大家的感情和向心力,所以聖母院被民眾稱為「巴黎之心」。

聖母院地點位於法國塞納河中的西堤島,興建之初為修道院,在中世紀是法國的信仰與神學的中心。當這棟建築發生火災後,巴黎市民跪在市區流淚禱告,希望能將這座建築搶救下來。被燒燬的交叉翼殿尖塔和屋頂,原建於1250年,含有鉛的構建搭配木構造,年代非常久遠且易燃,所以燒起來損失慘重,損毀的玫瑰花窗也同樣是十三世紀的藝術品,非常可惜。

西立面是主要入口每年吸引一千多萬遊客

西立面是主要入口每年吸引一千多萬遊客(蔡清徽提供)

被毀玫瑰花窗具有信仰意涵
聖母院內大量的玫瑰花窗包括「左右翼殿各有一扇精緻的玫瑰花窗,彩繪玻璃的尺度驚人、用色大膽,以紅、藍、紫光(聖者顏色)描繪細緻複雜的故事圖案。佇立下方冥思片刻,感受那道光的浸濡,緩緩洗去罪愆和塵世的煩擾,撫慰疲憊的心靈。然而它不僅是美麗的表面裝飾,更是複雜結構的一部分。它利用輪型結構(如編織花邊的細骨幹)平均分攤重量,將鑲嵌玻璃以對稱的方式安在框架裡,製造如織布般的華麗效果。

北玫瑰花窗於1250 年落成,是國王路易的贈禮,最高為直徑12.9 公尺,若包括下方橫腰帶,總高度達19 公尺。中央人物是聖母瑪利亞懷抱著耶穌,以十八道放射狀花瓣外展,呈現舊約聖經國王和先知的圖像。第一圈外展形成八個圓型徽章、第二圈為十六個圓形徽章、第三、四圈各有三十二個徽章。玫瑰花窗的主題數字為「八」,以此倍數成「十六」、「三十二」、「三十二」,總數為「八十八」。」

她說,南玫瑰花窗於1260年落成,南窗預表得勝的基督,祂掌管天堂,周圍環繞著見證人。第一圈外展形成十二個圓型徽章、第二、三、四圈聖母院從入口、中殿到後殿均有採光,讓室內空間沉浸在霧光之中,層次多彩,晶瑩剔透。各有二十四個徽章。玫瑰花窗的主題數字為「四」,以此倍數成「十二」、「二十四」、「二十四」、「二十四」,總數為「八十四」。南玫瑰花窗的聖徒團由十六位先知、四位門徒(馬太、馬可、路加、約翰)居中央。到十八世紀中期,為了改善教堂內的採光,教會拆除部分老式花窗玻璃,改為單一塊面積較大但圖樣欠缺華麗感的新式透明玻璃,如今僅有教堂西、北、南三面的玫瑰花窗保留原始的設計。

被燒的北玫瑰窗

被燒的北玫瑰窗(蔡清徽提供)

重新燃起巴黎人情感 專注教堂重建
她也表示,通常看到的西立面,是主要入口,每年吸引1200-1400萬遊客大排長龍;此部分屬於較新的部分是1845年,由雨果為首的重建委員募款修建,由維奧萊‧勒杜克耗時廿年修復,主要是法國大革命時,聖母院損失非常慘重,雨果寫《鐘樓怪人》小說,以巴黎聖母院為場景,喚起巴黎市民對殘破的聖母院關注,於是展開修復。

到歐洲法國,若沒有到過巴黎聖母院,幾乎等於到義大利不去梵諦岡聖伯多祿大殿一樣。巴黎聖母院無論在信仰、藝術、文化、資產都具有國際影響力與代表性。蔡清徽認為,聖母院尖塔及玫瑰花窗這次被毀,雖然令人惋惜,從正面來看,聖母院不是第一次被毀,而且每次被毀後,巴黎人都會想辦法重建,畢竟這是他們的精神堡壘,而且每次重建後,都會建得更漂亮。

巴黎聖母院哥德式教堂具備的纖細特色,為聖母院建築注入柔美的女性特質,作為法國的民族風格,前瞻性地預見巴黎成為時尚的中心。擁有Gucci、Yves Saint Laurent、Balenciaga等精品品牌的開雲集團(Kerring)董事會主席兼執行長皮諾特(Franoois-Henri Pinault)發布聲明將出資一億歐元重建。過去,法國政府每年花費2、300萬元修復,只能維持堪用,要大規模修建,其實是不夠的,除非有更多資金募集。

據了解,在大火發生前,聖母院後的石材已岌岌可危。此次若要恢復原狀,天主教巴黎總教區估計得花1.85億美元(約57億台幣)。法國政府預定未來10年將花費約5,000萬美元整修,但尚須1.35億美元,將由新成立的巴黎聖母院之友基金會募資。

蔡清徽表示,法國人願意投資大筆經費重建,相信是一個轉變的契機。因為在此之前,聖母院雖然每年湧入上千萬名的觀光客,豎立了國際地標不可撼動的地位,但未必能讓在地人感覺很親近。這次的火災,再度喚起巴黎市民的感情,讓他們痛心疾首於自己的寶貝被摧毀而全力搶救,重燃信仰與民族情感,團結重新聚焦於教堂的重建,這反而是件好事,後續的發展頗值得期待。
民族情感的背後必然是傳承和信仰,她相信未來重建必定會匯集大眾的目光,伴隨著重新啟用的祝聖,能吸引在地人歡欣湧入,形成復興的契機。

模型照看出大火燒掉木造屋頂和尖塔央及南北側入口立面玫瑰窗

模型照看出大火燒掉木造屋頂和尖塔央及南北側入口立面玫瑰窗(蔡清徽提供)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