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靈鎮靜

在中霸尖山近觀大霸尖山與小霸尖山(孫瑋芒攝)


◎孫瑋芒(作家)

獨行19公里長的大鹿林道登大霸尖山,我在手機中灌了幾首喜愛的古典音樂,並攜帶了耳機、兩顆行動電源,以充實漫長的旅程。

黎明前進入大鹿林道,並沒有播放音樂的念頭。在黑暗中,遠近的流水聲形成響亮的背景音樂,伴我前行。

隨著天色漸亮,白耳畫眉、冠羽畫眉、藪鳥的鳴叫聲紛紛自林中揚起,成為流水聲之上的女高音獨唱。

朝陽升空,山鳥最亢奮的時刻過去,頓時悄然無聲。夏蟬接棒,在流水聲伴奏下長鳴。

走到林道17公里處,我不取拉繩而下的泥濘捷徑,續行剩下的兩公里下坡林道前往馬達拉溪登山口,這才戴上耳機,播放手機中的音樂。

我首先選擇了德國作曲家理查.史特勞斯的《阿爾卑斯交響曲》,創作靈感來自他14歲時登山迷途,行走了十多個小時的經歷。

《阿爾卑斯交響曲》幾乎包羅了高山的一切聲響、登山的各種心境。愛山的我,會被激盪得感動流淚的。

激昂的樂曲把我拉入他人的心境,我逐漸看不清腳下的石塊、水窪、草叢、斷崖,好像高速公路上分心的駕駛人。

不該是這個聲音!登山不適合一路聽如此激昂的音樂。

大霸尖山左與小霸尖山

大霸尖山(左)與小霸尖山。(孫瑋芒攝)

我把手機播放的樂曲切換到巴哈《第四號小提琴與大鍵琴奏鳴曲》,首樂章最緩板隨即使我的心情平靜下來,我再度看清腳下路況,穩步前行。

抵達林道終點,寬闊的馬達拉溪在眼前奔流,紅色鐵橋橫跨其上。過了橋,迎接我的是4公里長、爬升高度達950公尺的連續陡升坡,這是大霸尖山登山步道最硬的一段路,尤其是我之前已負重20公斤跋涉19公里。

我關掉音樂,取下耳機,掄著兩支登山杖踏上陡坡。

我需要的不是音樂的激勵,我只要把心靜下來,專注於當下路況,心中自然有音樂升起。

那是芬蘭作曲家西貝流士交響詩《芬蘭頌》合唱樂段另外填詞改編的詩歌《我靈鎮靜》(Be still, my soul),歌詞原作者是18世紀德國路德會女作家許蘭格(Katharina von Schlegel),在19世紀由蘇格蘭的自由教會會友卜薇(Jane Laurie Borthwick)由德文譯為英文。前兩句是:

Be still, my soul: the Lord is on thy side.
Bear patiently the cross of grief or pain.

(我靈鎮靜!上主今在你旁。憂痛十架,你要忍耐擔當。)

《我靈鎮靜》歌詞共有三段,主題為「我們的力量,來自安靜的信靠神的引領」,創作的依據是詩篇四十六篇10節──「你們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及以賽亞書卅章15節:「……你們得力在乎平靜安穩」。

在記憶中提取這首我聽過的樂曲,曲調激昂,歌詞虔敬,令我在患難中得到力量,又找到了心靈的避難所。我心中感到一股甘甜,一種感動,一陣感激。我踩著泥土、樹根、石塊、石瀑攀升,沒有任何閃失,安抵登山步道4公里處的九九山莊,次日成功登上有「世紀奇峰」之稱的大霸尖山。

一個人的大霸尖山之行,往返60公里,長路迢迢,危險地形穿插,豪大雨在歸程一路相隨,我視為快樂的苦行。無傷無病無意外走完全程,我的定心丸就是這一句:

Be still, my soul. 我靈鎮靜。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