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歷代「耶穌受難圖」 遇見十架基督超越時空的愛

孟克的表現派受難圖(Edvard Munch, Golgotha)


【記者蔡明憲新北中和報導】巴黎聖母院火災全球關注,也提醒華人地區「藝術」媒介是分享福音時,一個可運用的工具。

近期在台灣教會逐漸興起一些反映信仰的藝術活動,例如宇宙光每月一場「義大利教堂藝術巡禮」,基督教研究智庫五月將舉行「神學人談美」論壇。近年學成歸國的台灣神學院及台北基督學院兼任助理教授林書琦老師,也於復活節前夕分享「耶穌受難圖」(Crucifixion)的美學感動,帶領人有機會從歷代各國藝術家眼中的耶穌受苦十架,在靜觀中遇見復活基督!

林書琦老師

林書琦老師

受苦的基督 新教信徒皆祭司
林書琦老師首先介紹從5世紀到8世紀的耶穌受難圖。她指出,當時的時空環境知道耶穌基督具有「人性」,但作品還沒有自信呈現耶穌在十架上垂死的景象。以5世紀的象牙浮雕「Crucifixion panel from Maskell ivory casket」為例,作品裡的耶穌即使在十架上,雙眼仍是睜開、被釘的雙手也很有力,與身旁被吊死的猶大有明顯對比。6世紀時最早出現在手抄本聖經(Rabbula Gospels)的受難圖,也是十架上張開雙眼的得勝基督。

歷代耶穌受難圖-6世紀最早出現在手抄本聖經(Rabbula Gospels)的受難圖

歷代耶穌受難圖-6世紀最早出現在手抄本聖經(Rabbula Gospels)的受難圖

13世紀時的受難圖「Crucifix by Cimabue at Santa Croce」,畫面呈現上已由「受苦的基督」取代得勝的基督。比較特別是圖像上多了裝飾性,例如幾何圖案與當時聖餐桌布吻合;而耶穌頭部的光圈,以及耶穌母親馬利亞及耶穌最愛門徒約翰的圖像,則是從5世紀以來皆會出現在受難圖上。

歷代耶穌受難圖-13世紀受難圖(Crucifix by Cimabue at Santa Croce)

歷代耶穌受難圖-13世紀受難圖(Crucifix by Cimabue at Santa Croce)

內省式受難圖 各國在地耶穌
到了16世紀新教時代,最具代表性的是「克拉那納的宗教改革祭壇畫」(Reformation altarpiece by Lucas Cranach),圖的中間是耶穌受難十架,兩側一邊是馬丁路德拿著聖經傳講信息,帶出「唯獨基督」與「唯獨聖經」的訊息;另一邊則是包括路德妻子在內的百姓們,已看不到馬利亞與約翰,代表「信徒皆祭司」,每個人都是基督的門徒。

歷代耶穌受難圖-16世紀克拉那納的宗教改革祭壇畫(Reformation altarpiece by Lucas Cranach)

歷代耶穌受難圖-16世紀克拉那納的宗教改革祭壇畫(Reformation altarpiece by Lucas Cranach)

林書琦表示,17世紀時,耶穌受難圖最特別之處是「只有耶穌一人」,以林布蘭特的孤獨內省式的基督受難圖(Crucifixion by Rembrandt ,1631)為代表,透過畫作引導觀者從耶穌十架進到個人內心省思。

歷代耶穌受難圖-17世紀林布蘭特的孤獨內省式的基督受難圖(Crucifixion by Rembrandt 1631)

歷代耶穌受難圖-17世紀林布蘭特的孤獨內省式的基督受難圖(Crucifixion by Rembrandt 1631)

進入19、20世紀後,則多元呈現了現代世界主觀表達的受難圖,例如猶太裔畫家夏卡爾的「Mark Chagell, White Crucifixion」,以耶穌受難凸顯當時受逼迫的猶太人,帶出在不公義的當時社會裡,仍有公義的基督在掌權!

其他像是「高更的黃色基督」(The Yellow Christ by Paul Gauguin 1889)、「那比派德尼的象徵符號的基督」(Maurice Denis, The Offertory at Calvary 1890)、「孟克的表現派受難圖」(Edvard Munch, Golgotha 1900),皆呈現藝術家的不同畫風以及個人對十架信仰的豐富領受。

歷代耶穌受難圖-高更的黃色基督(The Yellow Christ by Paul Gauguin 1889)

歷代耶穌受難圖-高更的黃色基督(The Yellow Christ by Paul Gauguin 1889)

歷代耶穌受難圖-那比派德尼的象徵符號的基督(Maurice Denis, The Offertory at Calvary 1890)

歷代耶穌受難圖-那比派德尼的象徵符號的基督(Maurice Denis, The Offertory at Calvary 1890)

歷代耶穌受難圖-孟克的表現派受難圖(Edvard Munch, Golgotha 1900)

歷代耶穌受難圖-孟克的表現派受難圖(Edvard Munch, Golgotha 1900)

她提到,值得一提的是不同國家也對耶穌十架有在地風格的呈現,如南非黑人耶穌十架反映當地種族隔離的不公(見圖)、日本畫家渡邊貞夫Sadao Watanabe的耶穌則是穿和服、印度Solomon Raj所畫的耶穌有印度味道,台灣也有牧者及長老的耶穌畫作,是用歌仔戲及台灣各族群合一的元素,相當本土化。

當代十架印證基督為人類復活
現代基督徒對耶穌受難的領受,林書琦也介紹幾個當代教會的十架,如「非洲克麥隆本篤會修道院內的本土化基督」(Mt. Febe Benedictine Monastery, Yaounde, Cameroon)、「非洲喀麥隆教堂得勝的基督」(Ugandan Martyrs Altar, Libermann College in Douala, Cameroon)、「東京上智大學耶穌會天主堂」(Jesuit Chapel in Sophia University, Tokyo)及「加州柏克萊第一長老教會」(First Presbyterian Church, Berkeley),都豐富呈現了對信仰的體會。另外,還有十架是鏤空意象,也有國外教堂的十架是廢棄金屬組合,象徵耶穌受難如同被世人所棄,卻因著復活而得著新生命。

當代教會的十架-非洲克麥隆本篤會修道院內的本土化基督(Mt. Febe Benedictine Monastery, Yaounde, Cameroon)

當代教會的十架-非洲克麥隆本篤會修道院內的本土化基督(Mt. Febe Benedictine Monastery, Yaounde, Cameroon)

當代教會的十架-非洲克麥隆教堂得勝的基督(Ugandan Martyrs Altar, Libermann College in Douala, Cameroon)

當代教會的十架-非洲克麥隆教堂得勝的基督(Ugandan Martyrs Altar, Libermann College in Douala, Cameroon)

當代教會的十架-東京上智大學耶穌會天主堂(Jesuit Chapel in Sophia University, Tokyo)

當代教會的十架-東京上智大學耶穌會天主堂(Jesuit Chapel in Sophia University, Tokyo)

當代教會的十架-加州柏克萊第一長老教會(First Presbyterian Church, Berkeley)

當代教會的十架-加州柏克萊第一長老教會(First Presbyterian Church, Berkeley)

「耶穌基督是普世性的!」林書琦指出,每一個世代、族群都有屬於自己對耶穌受難的獨特體會,這樣歷世歷代的耶穌受難圖及當代教會十架,共同印證了「耶穌基督是為了全人類降生、受難、復活」!

她提到,不同於天主教傳統,基督新教的十字架上多數沒有「耶穌」圖像,從教會2000多年的歷史脈絡來看,現代基督徒至少要知道為什麼十架上是「空的」,主要是象徵耶穌已復活!

「藝術,是跟人們之間很好的直接對話。」林書琦表示,在台灣,大部分非基督徒都知道「十字架」代表基督信仰,教會與基督徒若能運用藝術的元素,讓藝術訴諸人們的感知,有機會帶領人遇見耶穌!

教會連續三週藝術傳福音
林書琦老師本身為門諾會中和教會會友,教會本月份慶祝耶穌復活節,連續三個週末用各樣藝術媒介分享福音,林老師四月13日就在教會帶領孩子進行「十架上的光芒」彩繪工作坊,透過畫十字架教導品格。

中和教會20日(六)下午2時將由周雯玲老師教導「耶穌復活紙藝創作」、21日(日)復活節當天下午2時,則由林家婕老師帶領「復活節街舞教學」。

林書琦老師帶領教會兒童彩繪十架

林書琦老師帶領教會兒童彩繪十架

教會兒童彩繪十架

教會兒童彩繪十架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