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裡真的沒有懼怕嗎?

4113_愛裡真的沒有懼怕嗎?


◎Joan

為什麼許多人因不了解而相愛,因了解而分開?女人婚前被當作寶,婚後卻像是被指使的佣人。多少女人婚前自主,婚後失去自己。是誰讓「家」成了已婚女人最大壓力的地方?

從一封媳婦的辭職信說起
《媳婦的辭職信》一書作者金英朱,一直以「聽話的」媳婦、妻子角色度過了23年歲月,她以為遇到了自己深愛的男人,就能過著不同於母親的幸福人生;以為順從,就能得到先生的愛。

為了扮演先生和夫家眼中有賢淑美德的媳婦,使她在婚姻中必須面面俱到、委屈求全,造成她無法喘息、又出不了遠門,這才驚覺許多痛苦竟來自那個自己深愛的人。直到將一雙大學畢業的兒女請出家門,訓練他們獨立生活後,方有勇氣擺脫長久以來背負的壓力與不合理。

金英朱自認膽小,平日遇到不合理的事情,就當作是理所當然,所以經常選擇逃避。之後,一次無以名之的心痛,痛到淚流不止,她意識到和先生之間長期以來的不對等關係,憤怒、寂寞和不想再隱忍的情緒,她才知道那個不名的痛症,源自她痛苦不堪的婚姻生活,是自己太過軟弱和恐懼,長期壓抑內心導致。

於是她遞給公婆一封「媳婦辭職信」,並嘗試對先生說出內心話。包含平靜卻鏗鏘有力的「我不想再和你一起生活,只能到此為止了。」

殊不知,當她採取這些行動後,家庭開始改變了,此改變竟可以奇蹟形容!金英朱從順從、犧牲的角色中走出,再次找回自己與其夫、夫家的關係,也開始與他們平起平坐。

咀嚼書中種種情境,竟有些許巧遇知音之感。例如,當孩子們隨著年齡成長,支出愈多,先生所給的家用還是一樣;或者先生平日下班或休假日難得在家,多半是躺在沙發上看電視等等。我的先生在金錢的運用上節儉有道,所以我也得跟著省吃儉用。另外,先生平時主要的休閒活動是網路圍棋和運動,不太需要與人互動聊天,但對我來說卻難免覺得失落孤單…。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讀者無須像韓籍作者金英朱一般拆招,畢竟每個人的婚姻,都受不同原生家庭背景影響,差異情況不一而足,重點是要問對問題:「我為什麼一定要那樣活著?」「想要擺脫痛苦,該怎麼做呢?」

不因忙碌犧牲聊天時間
金的先生經歷震撼教育後,承認過去沒有好好待妻而感深感抱歉,希望妻子能給他改過的機會。金在書中的一些提案,或許可以給同樣深陷在婚姻漩渦的人一些提醒:

1.跟公婆分開住。我認為,從一個成人的角度,離開父母與妻子同住,不但是真正脫離臍帶,為自己負責的開始,也是給予彼此空間,減少兩代間因觀念不同而相互抵觸和干預的要素,並且此觀念早出自於聖經創世記。

2.好好傾聽伴侶的聲音。聆聽伴侶說話的時候,不要敷衍、不要急著為自己辯解、不要指指點點,相信這些多數人都認同。女人是感性的動物,若妻子想跟先生說話時,先生表現得意興闌珊,或只會曉以大義,待太太心情沒了,便不想講了。

回顧戀愛之時,即使雞毛蒜皮的事情,不論是聽的講的,豈不都津津有味?何以如此?因為關心,不在乎事情大小,純粹傾聽,不帶批判。只要看到對方開心,自己就開心;對方難過,自己就難過,因為同理,所以靠近。進入忙碌的家庭生活以後,疏於保留時間給對方,夫妻的談話機會被犧牲了,就愈來愈不了解對方。

另一方面,金一語道破為何有的妻子有口難言:如同先生在公司扮演的是「勞方」,不得不遵守作為「資方」訂出的規定;一旦回到家裡,先生成了「資方」,身為家庭主婦的妻子,像是拿著先生的錢來生活的「勞方」,妻子在先生眼中往往矮了一截,什麼話都不能說,即使說又怕讓對方不高興,也有說了跟沒說一樣的,心理上自然產生隔閡。

即使會受傷也要好好溝通
3.不要覺得對方所扮演的角色理所當然。不少先生期待妻子能常陪伴公婆,一併對其他親友活動傾力參與,這樣才有面子。妻子卻難以要求先生陪伴岳家。或假日時,先生喜歡跟朋友出外活動放鬆,妻子在假日卻仍需工作。但是妻子也是人,也會累,所以妻子的意願也應該被尊重,一週何妨讓妻子有一天完全屬於自己,不必料理家務。

4.夫妻接受第三方輔導。當類似問題反覆上演,夫妻要如何理解彼此,才能建立好關係,這些都需要客觀的第三者幫忙。夫妻一起參加諮商,一起學習,才能同步改善。

在筆者先生退休後,針對他的寡言,我花了許多力氣與先生懇談。我曾等他連續下了好幾個小時的網路圍棋,棋局不得不認輸離線的情況下,向他提出:「希望你也能撥些時間,專心地跟我聊聊天,否則有時真覺得自己像是個活寡婦般。」他的反應則是一臉無辜,「怎麼這樣說呢?」「我應該給妳很大空間,對妳還不好嗎…。」問題是我真的需要他關心。

與先生幾次反應無效之後,我的憂鬱症再度復發。在一次先生也同在的小組聚會中陳述心跡:「兒時父親離家不聞不問、好友視我為隱形人、好鄰居搬遷幾乎聯繫不上,種種事件讓我不斷重溫被遺棄的感覺,即使身邊有許多朋友可找,先生的關心仍是無可取代的。」在夥伴們的提醒和代禱下,他才開始重視這件事,現在吃飯時會多跟我分享一些當天的見聞與心情。

另外金錢也是我在婚姻中十分糾結的考題之一。同為家庭主婦的我需要鼓起極大勇氣爭取權益:「能否定期在我戶頭放些錢,不然有些保費扣不到款,逾期要加滯納金。」先生退休後全權掌管出納,不再定時給我生活費,而要我沒錢用時向他要,但是這種作法讓我心理上形同乞丐,缺乏尊嚴。在這方面,或許出去工作會是我未來的正解。

你願意為牽手做什麼?
耶穌為了將人們從罪與死亡中拯救出來,付上了生命的代價,而我們為「現在」深愛或「曾經」深愛但感情逐漸轉淡的牽手,會做什麼呢?人遇到問題時,逃避是較容易的選擇,真正願意迎擊困難的人較少。

然而不論面對或逃避,其實都會痛,差別在於長痛還是短痛,結局卻大相逕庭。一個能練就一身新武功,一個是自廢武功。你可以問問自己哪種結果是自己想要的?改變,固然辛苦;不改變,卻可能更痛苦。忽視問題,就像任憑癌細胞茁壯,阻礙夫妻關係的健康。

婚姻維繫的複雜度遠超過任何關係,因為夫妻是獨立的個體又是互相依賴的。若想重拾快樂自由,就積極地以有效的溝通為目標吧!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