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心靈之殿 從巴黎聖母院火災談起

巴黎聖母院在人們目光之下被火舌吞噬(來源:manhhai/flickr/cc)


◎滋 恩

這陣子國際間最聳動也最讓人感嘆的頭條就是巴黎聖母院慘遭祝融之災的新聞了。

巴黎之心、人類精神遺產、全球文明的地標、失喪者的庇護所、世界歷史的座標……,這個每年有上萬觀光客造訪的著名景點,一下子成了滾燙的「熱點」。無論是法國公民或是觀光客、無論是讀過雨果原著《鐘樓怪人》的粉絲還是只看過迪士尼電影的觀眾、無論是天主教徒還是無神論者……,透過網路新聞平台的即時播送,人們看見這八百多年的建築物被猙獰可怖火舌所吞噬,最終傾塌、毀壞。世人驚呼、嘆氣、不可置信地搖頭、跪地哭泣。

淚水能否澆熄熊熊烈火
全世界人類為這齣悲劇所留下的淚水,如果全匯聚在一塊兒,是否能澆熄當天的熊熊烈火?

歷史永遠是重複的章節,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西元前586年,距離巴黎兩千多英哩遠的耶路撒冷,一發不可收拾的火勢像一隻吐著濃煙的巨龍,撕咬著、踐踏著耶路撒冷百姓引以為傲的聖殿──以色列家的精神堡壘,耶和華同在的居所。巴比倫的鐵騎在護衛長尼布撒拉率領下長驅直入;他下令用火焚燒聖殿和王宮,以及所有大戶人家的房舍。頓時整座耶路撒冷城陷入火海,濃煙四起,百姓號哭之聲響徹雲霄。

先知耶利米在淚眼模糊中記載了這悲劇性的歷史時刻。從大衛王朝起就開始預備工料資源,直至所羅門王建殿完成、風光獻殿,這座全國榮耀的地標、整個民族最自豪的建築物,竟有被大火焚燒、被鐵騎蹂躪的一日!

先知流淚,不是從大軍壓境、聖殿榮華毀於一旦的時候才開始;他的眼淚,早已在百姓不聽從神的話、不願意歸順神的時候就已經開始不斷滴落。

耶利米目睹從君王、貴冑、宗教領袖直到升斗小民,徒有外在宗教行為卻無敬虔之心;在聖殿裡行禮如儀卻缺乏對神用心靈與誠實的敬拜。「你們若不聽從我,不以安息日為聖日,仍在安息日擔擔子,進入耶路撒冷的各門,我必在各門中點火;這火也必燒毀耶路撒冷的宮殿,不能熄滅。」先知苦口婆心地勸誡、警告,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叮嚀;換來的卻是人們的嘲笑、攻訐。

耶穌在橄欖山為耶路撒冷哀哭。'Flevit super illam' ,Enrique Simonet,1892

耶穌在橄欖山為耶路撒冷哀哭。’Flevit super illam’ ,Enrique Simonet,1892

神不需人為祂預備居所
當時的猶太百姓看重聖殿嗎?當然看重,因為這是政治上凝聚民心、經濟上帶來繁榮、文化上帶來榮耀的熱門景點,更是宗教傳承的象徵與歷史的座標。只要聖殿存在,人們就有一個可以投射的希望靶心,一個可以聚光的時代焦點。先知像一隻聒噪的烏鴉,一天到晚「唱衰」聖殿,人們當然不愛聽!

耶利米的眼睛是雪亮的,他看到人膚淺宗教外皮下那顆冷淡的心。他也預見了耶路撒冷之後的景況。當外邦強敵終於破城而入,到處燒殺擄掠,榮美聖殿被大火吞噬的那一刻,他的淚水是苦澀的。

「錫安民的心哀求主。錫安的城牆啊,願你流淚如河,晝夜不息;願你眼中的瞳人淚流不止。夜間,每逢交更的時候要起來呼喊,在主面前傾心如水。你的孩童在各市口上受餓發昏;你要為他們的性命向主舉手禱告。」神從來不需人為祂預備居所,祂豈住人手所造的殿?唯有百姓的心悔改、離棄惡行,專心尋求神的時候,聖殿的敬拜與獻祭才有意義。

就世界的文化角度來看,巴黎聖母院的災難是讓人哀慟的。就經濟的角度來看,巴黎聖母院的損失是慘重的。但從信仰的角度來看,屬神的兒女得到了甚麼樣的借鏡?

「耶和華啊,求你使我們向你回轉,我們便得回轉。求你復新我們的日子,像古時一樣。」聖殿毀了,可以再建;人心失落了,還要被尋回。在重建聖殿昔日光榮之前,人的心要先被建立,與神的關係要先被修復。願我們的心,永遠有神的寶座在其間,耶穌基督永遠做我們的王。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