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發展農業學校 培養邊緣青年建立健全品格

學生們在哈達薩梅爾菲敘雅青少年村的釀酒廠工作。(Courtesy Hadassah/David Silverman)


翻譯:陳思吟/編審:雲嵐牧師
以下新聞出處:The Times Of Israel

哈達薩梅爾菲敘雅青少年村位於綿亙起伏的綠色丘陵之中,距離原始的地中海海岸只有幾分鐘的路程。這裡不只有令人驚歎的風景,長期在這裡教書的英語老師勞倫‧ 史登‧克德姆(Lauren Stern Kedem)帶著記者參觀這片壯闊土地,一群要進教室的高中生微笑揮手。克德姆老師逐一叫他們的名字問:「腿還好嗎?」或是「你上週的考試如何?」很明顯地,哈達薩梅爾敘菲雅並非一所普通高中。

哈達薩梅爾敘菲雅位於奇科隆・雅科夫(Zichron Yaakov)北部。這個近一個世紀前建立的村莊,為的是發展以色列青年。1923 年,這座村的創始人拜倫・艾德蒙・羅斯 柴爾德(Baron Edmund Rothschild),捐贈土地給哈達薩女子猶太復國主義組織其美國創始人亨莉塔・索爾德(Henrietta Szold)。從那以後,哈達薩梅爾敘菲雅青少年村協助以色列最弱勢的年輕人成為未來的領導者。

對於處境危險的難民、新移民和以色列青少年,哈達薩婦女猶太復國主義組織在過去一個世紀裡,幫助這些有需要的青年提供安全的家和教育。哈達薩與管理學校的以色列教育部合作,提供廣闊的土地,此外,還資助青少年村各種設施和一些特殊的計畫。這裡擁有 300 名族群多樣的學生群體,包括以色列本土猶太人、貝都因人、阿拉伯裔以色列人,衣索比亞人和俄羅斯人;大部分生活在青年村的學生都來自社會的邊緣。許多 12-18 歲的年輕人在哈達薩梅爾敘菲雅青少年村生活和學習,他們在過去的學習中遇到困難,有些人甚至根本沒有上過學。

學生們在哈達薩梅爾菲敘雅青少年村的釀酒廠工作。(Courtesy Hadassah/David Silverman)

學生們在哈達薩梅爾菲敘雅青少年村的釀酒廠工作。(Courtesy Hadassah/David Silverman)

「這些孩子沒有辦法掌握自己的命運,他們在許多其他教育的環境中失敗,他們的家庭也不一定是最成功的。」克德姆老師表示。「我們想做的是創造對自己有信心的領導者,他們會回饋家人、回饋社區、回饋國家。這就是我們建立一個更好以色列的方式。」為此青少年村以全面性的方式幫助學生,取得不僅是課堂上,同時在現實世界裡也需要的技能。而早期的以色列,農業研究相當普遍,幾乎等同於猶太復國主義本身。但多年來,以色列的教育重心已經從農業轉向安全、學術研究,最後是高科技領域。

在哈達薩梅爾敘菲雅,教育工作者繼續藉著早期農業的影響力來激發學生們的信心,這些學生可以操作並看見他們在課外所擁有的才能,而帶出的成果。學生們獲得獎項如乳製品、養雞場、有機溫室、葡萄園和果園工作。除了兩棟學校的建築物、宿舍、電腦、科學實驗室、餐廳和猶太會堂以外,還有體育設施,包括游泳池、圓形音樂劇場和教育加強中心。

克德姆老師表示,「我們在這裡所做的都具有治療性。我們有 100 頭獲獎的乳牛,每天擠奶三次, 孩子們凌晨 4 點起床擠奶。這真的很重要,這些孩子中的有許多人都曾被暴力對待或被虐待,他們很關心這些動物。 他們不像其他孩子,讓暴力的惡性循環繼續下去。」

克德姆老師導覽介紹哈達薩梅爾敘菲雅,其中包含專門紀念該村歷史的園內博物館。(Times of Israel)

克德姆老師導覽介紹哈達薩梅爾敘菲雅,其中包含專門紀念該村歷史的園內博物館。(Times of
Israel)

25 歲的卡賽姆・阿蒙(Kassem Amoun)站在製乳廠外迎接克德姆老師。13 年前, 12 歲的阿蒙從代爾·阿薩德村(Deir El-Assad)來到青年少村時,並不會說希伯來語。現在阿蒙用完美的口音說,「當我第一次來到這裡時,我是個有點麻煩的人,我不會說希伯來文。但是他們給予我的愛和關注,讓我明白到他們沒有放棄我,這點完全改變了我。」

高中畢業後,阿蒙來到魯賓(Rupin)學院學習農業工程,之後回到哈達薩梅爾敘菲雅管理乳製廠。「我們愛那些牛,我們也努力工作。現在,我和一些年輕人一起工作,他們讓我想起同年齡時的自己。」如今,阿蒙要到以色列警方開始學習偵探課程。克德姆祝賀他。克德姆說:「卡賽姆・阿蒙(Kassem Amoun)過去是個不好相處的麻煩人物。他有張可愛又無辜的臉, 然而他改頭換面,不同以往的是,現在他是這裡學生的傑出榜樣。」

美國婦女猶太復國主義組織哈達薩的國際主席艾倫・海什金(Ellen Hershkin)表示 ,「該組織為支援每天在這裡進行的改變生活的工作而自豪。實作農業與嚴謹的高中課程,這樣獨特結合為生活上的成就提供管道和信心。」海什金接著說,「來自各地的青少年開創一個積極向上的社區,不論他們來是自前蘇聯、衣索比亞,還是以色列周邊地區,都對美國婦女猶太復國主義組織哈達薩價值觀的體現。許多學生來自有挑戰性的家庭背景,但你不會從那些優秀的畢業生身上猜到這一點 ,他們也接受在村裡奉獻的精神,除了服兵役外,他們還被幫助與其他處於高風險的年輕人更進一步地一起成為志工。幾十年來,數以萬計負責任和有創造力的 公民將他們的生命歸功於他們在梅爾敘菲雅的經歷。」

image020

乳製品並不是學校提供的唯一特殊農業資源。哈達薩梅爾敘菲雅最近派出 10 名學生進行一次開創性的旅行,前往巴黎國際西瑪阿格拉商務會議(Sima Agra-Business Conference),他們藉由青少年村的釀酒廠代表以色列參加,這次參訪是以色列第 一次有這樣類型的參訪。

露蒂.巴魯謝爾(Ruti Baruchel),一位在義大利訓練有素的侍酒師,在這裡經營葡萄園和酒廠,並指導學生,她說她最後會在哈達薩梅爾敘菲雅教書純屬意外。露蒂說:「我不能說我有很多教學經驗,儘管我以前曾投入參與教育」當露蒂成為團隊的一員,這個村莊每年生產 4,000 到 5,000 瓶葡萄酒。她說:「我喜歡葡萄酒,除了酒,我更喜歡這個地方。雖然一開始我以為我只會來一天,但我已經在這裡待了六 年,而且還會持續下去。」

露蒂還說,團隊發現一些「過時」東西的潛力—農業, 他們將其重新包裝並命名為「超前衛,超酷(super progressive, super cool)」。但關於露蒂的這個計畫中最獨特的是結合了生命科學與農業。露蒂表示:「我們還在這裡學習生物技術。我們的概念是給他們生活的技能,透過葡萄酒,農業,行銷,科學等等,這就是為什麼到了選擇誰在巴黎代表我們的時候,我們不是只要選擇成績最好的學生」,她接著說:「如果一個學生在淩晨四點起床擠牛奶,但她沒有拿到數學的最高分數,沒關係,因為對我來說,她就是個領導者。」

學生們在哈達薩梅爾菲敘雅青少年村的釀酒廠工作。(Courtesy Hadassah/David Silverman)

學生們在哈達薩梅爾菲敘雅青少年村的釀酒廠工作。(Courtesy Hadassah/David Silverman)

茉兒・施瓦茨(Mor Schwartz)和奧利・巴雷諾(Orly Bareno)兩位領袖抽出一點時間分享他們在青少年村的經歷。大約在 4 年前,茉兒在她 13 歲時,自己決定離開她在基裡亞・阿塔(Kiryat Atta)的家,來到哈達薩梅爾敘菲雅學習。茉兒說:「這正是我需要的:一個能夠相信我的地方。」她現在擔任多重領導角色的志工,甚至親自照顧村裡的貓。每次飯後,茉兒都會鼓勵學生們把適當的剩菜放在一 邊,她把那些剩菜拿出來餵貓。

茉兒補充,「我第一次來到這裡,就愛上了這裡的景色。我們這兒有很多我非常喜歡的動物。我負責餵貓,同時我也在葡萄園工作,以及在乳製場做志工,我非常快樂。」茉兒的同學巴雷諾笑著說,他來到這個村莊是因為阿利亞歸回計畫。「當我第一次到這裡的時候,我哭了。我根本不想來。但你知道,自從我來到這裡,我就一直在學習和突破。這真是一個讓我們有機會成功的地方。」(本文由CANWF耶路撒冷全球華人敬拜中心提供)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