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安達大屠殺25週年 教會在種族和解扮演關鍵角色

1994年,國際維和部隊軍人在圖西族難民兒童前調整鐵絲網(維基共享)


【特約編譯張廖婉菁/報導】本月7日,盧安達總統卡加梅(Paul Kagame)在歐盟執委會主席榮科、其他非洲國家官員,以及曾殖民盧安達超過40年的比利時首相米歇爾的陪同下,點燃了紀念盧安達大屠殺遇難者25週年的聖火。

發生在1994年的盧安達種族大屠殺事件,當時罹難者超過80萬人,絕大多數是圖西族人。儘管事過境遷,但許多不同領域的專家認為,國際社會顯然是忽略了這場衝突與後續和解的成果。

卡加梅總統指出:「當時不但有許多人遇害,盧安達的信念也被摧毀了。25年後,我們還沒有復原。所有的國民依舊傷痕累累,至今仍無法克服傷痛。」

儘管和解過程與國家復興的過程仍在進行,數以千計的罹難者仍被埋在萬人塚,還有許多人下落不明。根據盧安達種族屠殺協會公布的消息,今年五月4日將有80,931位罹難者的遺骨重新埋葬於基加利大屠殺紀念館(Kigali Genocide Memorial),目前埋葬於此的受害者已有25萬名。

盧安達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IFES Rwanda)的成員夏阿卡(Alex Shyaka)表示:「盧安達人仍在醫治內心的傷口,尋求寬恕並承認種族大屠殺期間所做的事情,並面對各樣的迷惘。不過,倒是不必擔心會有新的衝突產生。」

盧安達作為基督教國家(根據約書亞計畫Joshua Project統計,基督徒人口近九成),當地教會也參與了國家共存復興的過程。

夏阿卡指出:「教會在幫助圖西人與胡圖人彼此尋求醫治與和解的過程中,扮演極為關鍵的角色,許多教會與基督教團體都舉辦了醫治工作坊。即便在盧安達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中,醫治與和解也是大學生門徒建造的重點。」

這項工作對於盧安達社會是十分寶貴的,因為根據倖存者基金會的統計,有35%的倖存者受心理疾病所苦,多數患有憂鬱症。

夏阿卡表示:「教會也十分支持政府的倡議,照顧種族屠殺倖存者家庭的基本需求。我不覺得未來會有種族清洗事件重演的可能性。」

由於盧安達愛國陣線(Rwandan Patriotic Front)遭指控於大屠殺期間謀殺了胡圖族總統哈比亞利馬納(Juvenal Habyarimana),使得身為該組織領袖的卡加梅備受爭議,但儘管如此,卡加梅從2003年任該國總統迄今,其高人氣依舊不墜。

夏阿卡指出:「卡加梅總統的優先考量就是人民間的和解,所以才能避免產生各種報復的可能性。此外,他還讓人民以身為盧安達人為榮(我是盧安達人運動),不因來自胡圖族、特瓦族或圖西族就有所分別。現在大家都住在一起,在同一家公司工作,成為彼此的雇員或者雇主,種族屠殺的歷史已拋諸腦後了。」

據稱,非洲大陸目前經濟展望最好的國家就是盧安達,該國的年經濟成長率相當於其GDP的6%。

夏阿卡指出:「如今,盧安達人的重心就是發展個人與社會經濟,因為他們見識過各種分裂形式造成的影響,也看到自己在短期內,發展國家的能耐有多大。」(資料來源:Evangelical Focus)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