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向媽媽要什麼?

4117_我要向媽媽要什麼?


◎李文茹

如果你是長輩,你最希望晚輩從你身上要什麼?你自覺可以給晚輩最好的是什麼?如果你是晚輩,你看見身邊長輩的哪種特質是你最羨慕、最希望得到的?

人的一生都在學習,都在尋找榜樣;面對不論大小事,我們都希望自己能做得好、做得沒有遺憾。其實,在這些期待中,知識是建立我們的基本觀念,真要從人的身上看見榜樣,起了羨慕、學習的心,這個美好才能在心裡漸漸生根、成長。

讀了列王紀下第二章,以利亞問以利沙要向他要什麼:「以利亞對以利沙說:我未曾被接去離開你,你要我為你做什麼,只管求我。」聰明的以利沙立刻說:「願感動你的靈加倍地感動我。」(列王紀下二章9節)我腦子裡就浮現上面兩個問題:如果我是以利亞,我有什麼可以給晚輩?如果我是以利沙,我要向長輩要什麼?緊接著,我就想到媽媽。

從我有記憶以來,媽媽一句謊也沒說過,哪怕是大家可以接受的「白色謊言」,或只是笑鬧式的矇騙一下,媽媽一句騙人的話也不說。如果家裡人開玩笑想要矇我,我只要問媽媽就知道真相,在大家都假裝言之鑿鑿的時候,媽媽只是笑著卻一句也不附和。

記得還沒結婚前,有一位我不喜歡的男孩打電話給我,我不想接,央求媽媽幫我接電話告訴對方我不在。媽媽不答應:「你自己接,如果不想交往,要好好向對方說清楚。不要叫我幫你騙人。」我只好硬著頭皮接了那通電話。

身教的威力是大的。雖然在成長過程中,我也以「不傷人的心」為由說謊,但每一次說過後,媽媽溫和的身影就會浮現心裡,然後我就告訴自己再也不可以說謊了。

說實話,這是很難的功課。我們不會惡意說謊傷害對方,但總是陷在「如果我說真話會傷害對方的心」的試探中,然後常自以為義的說了「善意之謊」。在媽媽的教導裡、在上帝的教導裡,我越來越明白謊言就是謊言,善意的謊言也是謊言。

聖經早就告訴我們「要用愛心說誠實話」(以弗所書四章15節),幾乎所有基督徒也都知道這節經文,可是偏偏我們很難「愛心」與「說誠實話」二者平衡。直來直往的說了誠實話卻大大傷了對方的心,或是因為怕對方難過、受不了,選擇不說真話,更有甚者只是為了想維持表面和平,選擇隱藏真相。如何用悲憫、憐惜的心向對方表明真相,真是不容易的功課。

媽媽去世已經四年,不只媽媽的一顰一笑常浮現心頭,我也越來越明白媽媽這個「絕不說謊」的美德是我終生學習的目標。我盼望當後生晚輩談起我時,會說:「喔,我們相信她說的每一句話。」如同我談起媽媽一般。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