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不能被區隔─再思亞干的故事

Couple having a quarrel


◎李文英(文字工作者)

以色列百姓雖然奇蹟似的過了約旦河,但仍有許多爭戰等著他們,其中艾城就是要攻取的城市之一。當約書亞打發去窺探艾城的人回來後,他們的報告是,「眾民不必都上去,只要二三千人上去,就能攻取艾城;不必勞累眾民都去…」(約書亞記七章3節)。一場他們估算能輕易致勝的戰役,結果竟跌破眾人眼鏡:以色列的三千士兵被艾城人打得落荒而逃,全面潰散。這是何等大的挫敗與羞辱,也為他們帶來可能會被迦南人除滅的危機。

勝券在握 何竟翻盤?
一場勝算在握的戰役,何以會被徹底翻盤、落得慘敗?原因是以色列人猶大支派中的一個人亞干「取了當滅的物,耶和華的怒氣就向以色列人發作」(七章1節)。不明箇中原因的約書亞在耶和華約櫃前蒙灰哀傷時,耶和華告訴他,是因為以色列人犯了罪「…因此,以色列人在仇敵面前站立不住。他們在仇敵面前轉背逃跑,是因成了被咒詛的…」(七章11-12節)。沒有神的同在與祝福,慘敗是可想而知的。

一個人犯了罪,神說「以色列人犯了罪」;一個成員犯了罪,整個會眾不潔淨、受咒詛。成員雖多,卻合一成一個群體。這個「合一」的觀念也領我進入個人生命的層面…

情緒發洩未勒住口舌
在一次向先生抒發不滿中,我說了不厚道的話。其實話要出口的當頭,內心已覺得不恰當,但我沒有勒住自己的舌頭,讓它衝口而出。話說完了,發洩完了;然而內心卻完全沒有抒發後的快感與輕鬆,更奇怪的是,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壞」。本來是有理的,現在怎麼好像變得理虧、有點心虛的感覺。回想這段對話,我試圖自我開脫:「我說得很過分嗎?應該還好吧。頂多是稍微過火,很多人不也都這麼說…」

只是,自我開脫、自我安慰終究起不了作用。這幅場景不時在我心裡冒出來,影響我做其他事情,包括讀經;它讓我對自己打了許多問號。我的心一直不平靜、不能釋懷,這件事一直過不去,就像卡在門檻上的腳進不來,出不去…直到我拿出禱告墊、跪在上面,伏在床邊認錯悔改。

其實,要說出口的當頭,內心所感受到的不恰當,就已經是聖靈的提醒;可是我沒有順服,依舊逞口舌之快。而後的自圓其說使我未能立刻向神認錯、向人道歉,以致內心苦於不安、掙扎。

很多人都會說的話、做的事,不代表是對的,不代表神的孩子也可以說、也可以做;重點不是別人怎麼做,而是我身為神的孩子該怎麼做。當我帶到禱告中的時候,聖靈漸漸釋放我,帶領我悟出一些事情…

未處理的罪繼續發酵
我們有時會將言語上的罪經意或不經意地輕描淡寫成是言語上的「不恰當」,因而輕看了它的後座力,也未能認真處理它。而未處理的罪,就像「酵」,會擴散、影響到我們生命與生活的其他層面,所以我無法以正常的心態做其他事情、無法以正常的心態看待自己、看待神眼中的我。

聖靈清楚地向我啟示:一個人的生命是不能被「區隔化」的。它不能像一個被分隔成好多格的盒子、被間隔成一個個區塊,嘴巴犯罪就是嘴巴這個區塊的問題,我其他方面,腦的思維、手的行事、心的意念…依然可以不受影響的與神相交。

不!生命是整體的,嘴巴犯了罪,其他部分會受影響;眼睛犯了罪,其他部分會受牽連,因為罪不會只停留在生命的一個部分。就像在一個空盒的一角注入一些水,這些水不會只停留在一角,它很快就會浸濕整個盒子。

同樣地,當內心的意念或腦中的思維不正時,我們難道還認為自己可以照舊服事神,神會悅納我們的付出?當我們從事不當做的事,難道還認為只要內心有神,神依然會一直與我們相親?當我們的腳停駐在不該去的地方,難道我們還以為神依舊會享受我們的讚美?

靈命是一個整體;某個地方出問題,整個生命出問題,我們與神的關係也會出問題。願聖靈時時提醒我們、帶領我們以「合一」的眼光來檢視自己的生命,因為生命是不能被區隔化的!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