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的溫度、速度與角度

Boy feel good on rice field


◎林登詳(中壢浸信會會友)

「古木陰中繫短篷,杖藜扶我過橋東。沾衣欲濕杏花雨,吹面不寒楊柳風。」;「烈烈寒風起,慘慘飛雲浮。」。不寒與烈寒,顯然是風的兩種溫度。

「風切」、「側風」、「東北風」、「西南風」,顯然是風的幾種角度。

「最大風速」、「最大瞬間風速」,顯然是風的速度。

選一個風和日麗,到鄉間、到塘邊,可遇上吹面不寒。選一個風蕭颯颯,到海邊、到山谷,可遇上烈烈寒風。搬來中型城市,最不習慣東北風呼號,家是東北風的集風區,收集風的呼號以及複雜錯綜的風切與側風,因為建築物與建築物不規則交錯,每到冬天,經常北風伴我眠。

有一次在淡水河邊,或許是好天氣吧!聚集許多燕子,飛上竄下,不顧方向,萬分靈巧,當時應該有風吧!「微風燕子斜」,不得不佩服杜甫的觀察入微、心思細膩。

曾經在新埔鄉間,看到風的速度藉著稻浪表演,風吹一面,方向一致,稻浪緩擺,恬然而舒適,是風,也是我。曾經在台北街頭,看到嚇人的鐵皮,藉著颱風的瞬間最大風速,肆虐;小孩那時小,我左右各拉一個,直到今日依然盤旋著可怕的風速。

嚴格說來,風,只有一種,卻有好多各表:涼風徐徐、春風拂面、寒風吹樹木、北風吹落雪紛紛。連秋天的風,都有不同解讀,秋天的風想當然叫做秋風,秋風肅殺、秋風瑟瑟、秋風秋雨愁煞人(秋瑾的詩)。秋天的風,又稱為金風,金風送爽,裊裊來金風,一夜金風吹成萬粟。

聖靈如風,摸不著、嗅不到,卻可透過其他事物,明明感知。樹梢上猛烈擺搖,狂風吹我心,可能是聖靈的急急催促;水面漣漪像豎琴婉婉彈奏,柔順盪開,或為聖靈的輕輕提醒;當風吹樹葉盡,朔風凜冽苦,可能就是聖靈的攔阻了。

多希望能完全領受風的溫度,讓聖靈春風拂面。

多希望能完全領受風的速度,讓聖靈催促引導。

多希望能完全領受風的角度,讓聖靈運行無縫。

風的生活神學,好困難,像是樹林的風向四處竄。

風的生活神學,好容易,宛若湖面的風蝶勤依槳。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