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啊,您把我的太太偷走了?

4123_神啊,您把我的太太偷走了?


◎巴約伯∕符濟珍

問題:我跟妻子是大學同學,屬於日久生情的結合。我們有許多共同的話題,對於未來也有一致的憧憬。

出國留學,畢業後我順利找到工作,太太則在家當賢妻良母。我們有一兒一女,羨煞許多人。一家四口住在兩個房間的公寓裡,雖然談不上什麼大富大貴,經濟卻還算寬裕。每天下班回家,餐桌上已經擺滿熱騰騰的晚餐。全家在餐桌前有說有笑,心裡說不出的滿足。

週末全家會一起到公園或海邊野餐、踏青,每年一次去風景優美的地方度假,我們就這樣過著幸福、快樂的小日子。我以為我們會一直這樣幸福下去。然而,所有的一切,在太太信主之後變調了。

太太投入教會勝於家庭
太太受洗那天,看到她喜樂的樣子,想到她找到心靈上的寄託,我心裡也為她高興。洗禮後,我們全家到餐館大肆慶祝一番。卻沒有想到,我開始逐漸失去她了。

隨著太太在教會投入越來越多,我們的關係跟家庭生活,開始產生微妙的變化。首先,好幾次下班回到家,餐桌上不再有熱騰騰的飯菜。後來,頻率越來越高。好多次,我到家後,看到她還在講電話與教會的姊妹分享教會、團契的事情。看到我回來了,她就跟我說,冰箱有昨天的剩菜剩飯,自己熱了吃。以前全家圍在餐桌前一起用餐,有說有笑的情景,已不多見。

以前太太會幫我洗衣服,烘乾後放在我的衣櫥裡。現在,我也必須自己洗了。以前家裡窗明几淨、井井有條,現在在屋裡走動時,簡直有點像走少林寺的梅花樁,必須步步小心。我「獨守空閨」的時間,也越來越長。

其實這些都是小事,夫妻本來就應該互相體諒、支持。看到她忙得這麼起勁,找到了生活的意義,我也願意支持她。有人說:認真的女人最美麗。認真的妻子的確散發出迷人的光彩。教會的牧長、弟兄姊妹,也都對她讚不絕口。

可是,上帝啊,有時候,我太太是不是有點過猶不及了?譬如,在一次教會差傳大會上,她把我們全家的度假基金,全部奉獻出去了,使得那一年的家庭度假計劃完全泡湯。看到孩子們失望的眼神,身為父親的我,心裡說不出地愧疚。又有一次,她把我們存了好幾年、準備買房子的頭期款,認獻給教會的建堂基金。她說:「我們要積財寶在天上。」
面對這麼崇高的理由,我能說什麼呢?

回應:這篇文章既以「巴約伯」署名,我們便姑且以「巴夫」、「巴妻」稱呼二人吧!巴夫描述的家庭生活,小康之家平凡踏實,其樂融融。巴妻的存在,連帶烹調、理家,成為一家四口安全感的中心。曾幾何時,這個安全的避風港,竟在不覺中裂了一條縫,破了一個口。

我們或許可以稍稍揣摩巴妻事奉的熱情:相較於無邊無際的家事,教會事奉肯定有相當的新鮮感和成就感。教會裡總有人需要關懷、探訪;一個信主不久、又渴望服事的新基督徒,正是教會求之不得的人才。牧師、長執誇讚,受助者感激,那種被需要的感覺,對自我實現有相當的提升。而家事呢,有人說它是「做了沒人看見,不做馬上被發現」;於是熱湯熱飯,漸漸變成了冷鍋冷灶;窗明几淨也成了災難現場。丈夫受到冷落,兒女必然察覺家中的溫度直直落。

萬物都有定時
廿年前,我在神學院就讀期間,帶著孩子在一間教會實習。畢業前夕,牧者要留我全職事奉。當時十分心動,因為那是有很大成長空間的事奉工場。但是諮詢神學院的女老師後,她跟我說:「萬務都有定時,你知道教會的工作是非常吃力的,你的三個孩子目前都在家裡,還未上大學,你如何能兼顧教會與家庭呢?」我因而選擇了半職事奉,甚至只要求教會付我四分之一的薪水,能比較沒有壓力地事奉。

「萬物都有定時」,正可作為在家庭與教會之間服事的平衡點。世界上沒有任何角色,比母親更具影響力或更有力量了。巴家兒女尚年幼,巴妻不只在食衣住行上需要多所照料,兒女在學業和情緒各方面也需要兼顧。無論是週末的野餐郊遊,或是一年一次的度假旅遊,都給家人帶來甜蜜雋永的回憶。如果剝奪了孩子們徜徉大自然的機會和母親的就近督導,會不會逐漸陷入手機和網路遊戲的網羅,扼殺了孩童創意的內在活力?在身體健康和學業上亮起紅燈?世界上真的沒有任何角色,比母親更具影響力了。

其實巴妻大可選擇在丈夫上班、兒女上學的期間,作些電話關懷或探訪;一旦家人回到家,她也重新歸位指揮大小家務。在家居生活中,累積夫妻或親子關係的經驗,自己也在其中成長。一旦弟兄姊妹或慕道朋友有了這方面的困擾(相信我,教會這方面的需求可是頗大的呢),可以來向你請教:如何經營家庭的關係?這就是你服事的良機啦!

有健康家庭才有健康教會
至於夫妻關係,巴夫被邊緣化的辛酸,深宮怨夫的長嘆,聲聲入耳,何以巴妻都上不了心呢?家庭中的匆忙和嚴苛,是兩大無形殺手。把談笑風生打入不屬靈的冷宮,把肌膚之親視為自私的享樂主義,這愛情的花園還能滋生繁茂嗎?家庭開支是誰說了算?度假預算、購屋基金不是不能奉獻,但是兩個人平心靜氣地分析了、討論了嗎?這麼大的事兒,是誰說了算?

有健康的家庭,才有健康的教會。撒但最厲害的工作,就是要攻擊牧者或信徒的家庭。牠深諳「覆巢之下無完卵」;攻擊了夫妻關係,就擄掠了一家大小,甚或造成教會的矛盾和分裂。

著名的聖經註釋家Matthew Henry曾經寫道:「女人並非由男人的頭而出,去轄管他;也非由他的腳而出,任他踐踏;乃從他的肋旁而出與他同等、在他膀臂下受他保護、靠近他的心蒙他所愛。」這段話描述男與女在受造之時,女人在丈夫的心目中何等寶貴!

箴言卅一章10節以「才德的婦人誰能得著呢?」開始,描繪她如何勤儉持家、又照顧兒女、尊榮丈夫,一生使丈夫有益無損。而保羅說道:「女人是男人的榮耀。」(哥林多前書十一章7節)男人是女人的頭,女人就好比男人頭上的冠冕,太太因著敬重丈夫,使他得享尊榮!這些觀念都是來自於上帝在創世記二章18節所說:「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

巴氏夫婦婚前既有浪漫的戀愛史,婚後且有濃情蜜意的閨房之樂;而其婚姻變調、變質,罪豈在上帝?祝福巴夫與巴妻,能找到一位居中協調的牧者,早早面對婚姻的破口,醫治彼此的關係,在上帝恩典的婚約下,重拾昔日的其樂融融!

(本文原刊於《舉目》84期,符濟珍為洛杉磯靈糧堂國語堂傳道)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