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及利亞遭受性暴力女基督徒見證:我看見上帝的愛

(來源:opendoorusa.org)


【特約編譯鍾小玲/報導】28歲的艾夏(Aisha)是三個孩子的母親,最近她受訪談到奈及利亞基督徒遭受性暴力的情況。

艾夏來自奈及利亞北部第一大城卡諾(Kano),當地嚴重受到富拉尼(Fulani)武裝分子施行暴力的影響。以下是艾夏分享暴力如何影響她們一家人,以及上帝如何在毀壞中動工,給她帶來盼望。

一天晚上,我和丈夫在床上,我們的孩子在另一個房間,因為聽到社區裡傳出女子的哭聲,我們出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事後才知是富拉尼武裝分子闖入女子的家並帶走她丈夫。

沒想到,後來有人敲門,當我們一打開門,那些武裝分子就闖進家中,他們強迫我們回房間,跟我們要錢,我們說我們沒有錢,他們注意到房間裡有聖經,以為我丈夫是牧師,就決定把他帶走。

上帝明白受害奈及利亞婦女的痛,會為他們帶來祝福。(來源:opendoorsusa.org)

上帝明白受害奈及利亞婦女的痛,應許為他們帶來祝福。(來源:opendoorsusa.org)

突如其來的恐怖暴行
他們把我丈夫帶走,命令他帶他們去村裡有錢人的家。還有大約十名武裝分子留在我家,他們想要強姦我,我苦苦哀求他們說不要,但他們當中有兩個人還是強暴了我。之後他們離開了,還帶走了一切有價值的東西。

我以為他們殺了我丈夫,但幾個小時後,我丈夫回家了。得知那些暴徒對我所犯下的惡行,我丈夫安慰我,要我放心。隔天早上,我丈夫陪我去醫院接受檢查,但醫生告訴我們,三週以後他們才能做檢查。這讓我們感到很困惑,但我丈夫安慰我說永遠不會離開我,會一直支持我,所以我們決定不要再去醫院。

之後,我遇到很多困難,內心沒有平安,食不下嚥也無法入睡。每當我獨自一人時,仍記得那兩個人是如何強姦我的,我心裡對他們感到非常怨恨。我的社區裡有個人看起來就像其中一個強姦犯,每次看到他,我都心懷憤恨。

最近,「敞開的門」(Open Doors)邀請我參加一項創傷照護計劃。那次研討會之後,我開始感覺到內心有平安。即使我看到那個看起來像強姦犯的男人,也不再感到仇恨了,上帝教導我原諒。現在即使想起這件事,仇恨也已經消失了。

上帝應許拭去眼淚
回家以後,我和其他同樣遭受性暴力的姐妹交談,她們也得著了平安。上帝已經應許,有一天祂將擦去我們的眼淚,挪去我們所有的痛苦和憂慮。我知道,上帝會為了那些敬畏祂的人動工,所以我希望每個曾經遭受過性暴力的人知道,上帝明白我們的痛,祂說祂會為我們帶來祝福。

2018年九月,我參加「敞開的門」另一項計畫,這次我們做了一些練習,在我感覺痛苦時可以應用。我們畫了自畫像,也製作手工的縫紉物,我真的很喜歡這些練習,也從中看到上帝如何看待我,只有祂能帶給我安慰。

我沒有笑容地畫下自己,希望看到它的每個人都知道我所經歷的痛苦,因為這種邪惡仍然在我的社區中發生。我希望全世界的人都明白,被強姦是非常痛苦的,它是一個需要逐步癒合的傷口。

而且,我並不是社區中唯一的受害者,其他還有許多女性被強姦。身為女性,我們在體力上比較弱,沒有力量反擊,攻擊者比我們強壯很多。我們沒有受過教育,也沒有錢去告訴全世界發生了什麼事,但現在上帝已經讓你們聽見我們在奈及利亞所經歷的事情。

現在我畫畫的時候感到很快樂,因為現在全世界將會知道我們的痛苦。上帝已經帶領你們,讓你們來幫助我們。

受創婦女接受專業協助及治療。(來源:opendoorsusa.org)

受創婦女接受專業協助及治療。(來源:opendoorsusa.org)

讓其他人看到這種愛
如果我沒有參加「敞開的門」這項計畫,不知道我的人生會如何?現在我有時仍然會感到痛苦,因為我身邊沒有人可以支持我、鼓勵我。但在我接受了創傷諮詢後,我很高興,我對「敞開的門」給我們的愛與同情感到不知所措,我從他們身上看到了真實又真誠的愛。

最後,請你們繼續為我們禱告,也為我禱告,我真的很想去上學,以前我上過學,但因為財務狀況而輟學。我希望再回學校,也希望我的孩子受教育,請為此代禱。 (來源:opendoorsusa)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