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人的帳棚─希特勒的狼穴

4127_狼穴_1


◎楚雲

波蘭東北部的千湖之區,萬木蕭森的密林深處,隱蔽著世界第二次大戰期間攪動世局的納粹軍事指揮總部,它有一個陰鬱而野性十足的名字──「狼穴」。

狂妄野心的前進指揮所
歐戰方興,德軍所向披靡,勢不可擋,幾乎將英法聯軍全數殲滅於敦克爾克灘頭,卻在緊要關頭掉轉戰線,揮軍東指,直驅蘇聯疆土,準備大舉入侵,肆意攫取戰略物資和生存空間,藉此稱霸歐洲,征服天下。

「狼穴」,就是在希特勒狂妄野心下,耗費巨資興建的東進前線指揮所。在此發出的戰爭指令,觸發二戰中極為血腥的一頁。

4127_狼穴_15

左:現今景點新塑的狼嚎造型。右圖:作者攝於狼穴對外聯絡的火車軌道,原月台已掩沒於荒煙蔓草間。(王桂花/攝)

希特勒在近代歷史的出現,標誌著世紀性的災難,千萬生命,在刻意掀起的戰火中倒下。而六百萬猶太人在亂局中遭到隱秘處決的民族浩劫,更暴現納粹政權不法的邪惡本質。戰爭只是手段,出自仇恨的毀滅意圖,其實才是希特勒最陰沈幽暗的內心指向。

「狼穴」,是我追蹤那冷血凶殘的惡狼,一次近距離尋跡的所在。我踏入原有許多沼澤的茂密林區,半個多世紀前的烽火硝煙早已不存,但留下許多巨型地堡,仍散落在原先的軍事防禦區。

我特別注意尋得區內最大最堅固的元首地堡,雙層鋼筋水泥長方型構造,外壁如金字塔略約傾鈄,內有起居和會議室。外牆竟然厚達五米,屋頂厚八米,基於懼怕被襲的迫害妄想,希特勒蜷屈在高度壓縮,密不透風,不見日光,猶如自囚的暗室。戰爭末期,由於軍事失利,前線部隊連連敗退,「狼穴」中的嚎叫從原先的嘯傲,漸漸變為暗沈的嘶吼,那黑暗中的君王,愈來愈像一匹受傷而憤怒的狼,對下一步不明確的未來,準備做最後的掙扎和搏鬥。

4127_狼穴_2

攝於狼穴的元首地堡,是納粹該軍區最高級別的工程(王桂花/攝)

密林殘壘不堪回首
一九四四年十一月20日,希特勒撤離指揮所,乘火車愴惶而逃,遠離了他停留八百天的巢穴,直奔柏林。臨行前下令炸毀地堡,但匆忙之間,也只做了少量的破壞。

我站在元首地堡前觀看,壁面有一巨大裂隙,中有許多鋼條交錯,如同一個標記,一個撕裂歷史、撕裂人性、撕裂自我的深深裂痕。

那匹狼,再也沒有回來。

最後,牠以自殘的方式葬身在柏林總理府的地堡內。

4127_狼穴_4

左:刺殺希特勒的德國軍官施陶芬貝與爆炸現場。右:書卷造型的碑記念720施陶芳貝刺殺事件。(王桂花/攝)

寂靜的密林中,若不是還有幾道晚春的晨光和鳥鳴,穿林而下,這偌大的森林,就只有殘壘沈默的不堪回首。天空萬古如常,人間變幻無定。但來自永恆的裁決,總讓時空裡的真偽是非,取得最終的公義判定!

「惡人的帳棚,必歸於無有。」(約伯記八章22節)

4127_狼穴_5

左圖:希特勒(前排右)在狼穴接見部屬(來源:ww2gallery)。右圖:狼穴廢棄屋舍,惡人的帳棚歸於無有。(來源:Adam Mirowski/flickr/cc)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