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召喚在所不辭—懷念良醫善牧謝緯

謝緯進行手術情景。(照片來源:謝楊瓊英醫師/謝緯牧師娘)


◎謝大立(溫哥華台灣基督長老教會駐堂牧師)

現在我是五十多歲,知道自己力量的界限,知道自己工作的重大,我也知道自己不是一個很能幹的人,但是我不會覺得失望或是幻滅,因為我知道為主做工的純粹和快樂。不是偉大才是尊貴、才是重要;反倒是看無自己(虛己)事奉神,為了社會來事奉的事情比較重要。這不是說我不能做偉大的人,而自我安慰或辯解。我不是偉大,但是做很有價值的工,在那裡面看出是很有意義的。偉大的人是很特別受揀選少數的人,但是有價值的工作,或是為了神來事奉這個社會,是人人都可以做得到的。」(謝緯日記1968.1.14)

算數自己年齡已經54歲了,如果神應許的話,可以事奉的年月或許是十年?現在已經不是工作的開始,覺得是我的工作結算的時候到了。回想過去做的工非常微少,自己覺得沒有什麼才能也沒有什麼氣力來做比較大的工作,我是一個平凡人。只有在神面前從祂所交代我的工,盡心盡力去做,蒙神悅納我就心滿意足,感謝神。」(謝緯日記1970.1.26)

一九七○年六月17日,謝緯牧師/醫師帶著「我慢一分鐘到,病人便多痛苦一分鐘,我不能讓病人多受苦。」如此使命,在趕往二林基督教醫院的途中車禍,息勞歸主,親朋好友聞訊如晴天霹靂。

六月22日下午一時,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於南投長老教會禮拜堂舉行「總會葬」,參加追思人士計有三千餘人,盛況空前可由當年基督教論壇報的報導得知:

「…已故謝緯牧師之追思禮拜,於六月二十二日下午一時正,假南投鎮中山街三十九號南投基督長老教會隆重舉行『總會葬禮』,到有侯全成,歐樹文等政府首長、天主教及基督教各教派牧師,長老會總會全體幹事,各中會議長、總委、中委、幹事以及親朋戚友等多達三千餘人(統計親自簽名者即近三千人)。」

眾人聚集為送別他們所敬愛的良醫善牧,甚至有遠從深山偏鄉千里迢迢下山的原住民弟兄,就只為了要來送他最後一程。

4129_謝緯_3

戰亂中蒙神喚醒畢生召命,風塵僕僕視病猶親,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照片來源:謝楊瓊英醫師)

為羊捨命的好牧人
我是好牧人;好牧人為羊捨命。」(約翰福音九章11節)這句話是聖經中極其感動人心的比喻,其內容主要是闡明好牧人與羊群的關係,甚至當羊群遭遇困境時,好牧人願意為了羊群的安危,奮不顧身地前往搶救羊兒們的性命。

謝緯即是具備好牧人特質的牧師與醫師,他常為了救人性命,不計酬勞奔波於埔里、二林、北門、竹山之間,常犧牲自己的睡眠,為了要去看夜間求診的患者,有時一夜數回,他仍勤於奔命。

謝緯對生命的尊重,是人們最為樂道之事。一九七○年六月20日新生報〈仁心仁術一良醫—記投縣名醫謝緯生前德行〉的報導中,如此刊載︰「謝緯醫師為人治病從不計較醫藥費,如果是貧病者十之八九他是免費服務,其服務的精神與有錢的人完全相同,甚而過之。南投市民還有一個經驗,午夜如發生急病患者,很多醫師都叫不開門,有時叫開了門,但也推三阻四地懶得看病人,但如果去大同醫院找謝醫師,哪怕深更半夜,他總是來者不拒,以救人第一,這是南投縣民最為樂道的事。」無怪乎南投人稱之為「南投的耶穌」。

4129_謝緯_4

左圖:芥菜種會為烏腳病患在北門嶼設立的「憐憫之門北門免費診所」,左為內科王金河醫師,右為外科手術的謝緯醫師。(照片來源:謝楊瓊英醫師)

上帝之子當有的表現
恁既然做上帝所疼的子,著學上帝。」(以弗所書五章1節,聖經台語漢字版)

「南投的耶穌」,如此美名會不會對耶穌有所冒犯啊?設若我們認真從教外人士的視角來觀看,應該不難理解他們的表達,南投鄉親們只是在描繪謝緯的行為表現猶如耶穌一樣「道成肉身」;差別只在於耶穌就是「道」(the Word)的本身成了「肉身」(flesh),而謝緯則是將這「道」同在的內在生命轉化成了外在「肉身」的行為表現。這豈不正是保羅所說的:「如今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加拉太書二章20節)

謝緯對於自己投身醫療傳道的神學論述,在其〈基督教與醫療工作〉一文如此以台語文闡述:「咱作上帝的子,應該當有種種的表現佇(於)咱的行為。這個行為通表現佇二方面,就是疼上帝及疼人。疼上帝通表現佇咱的崇拜,獻金,以及教會中種種的工作。疼人通表現佇幫助軟弱的,安慰悲傷的,鼓勵逆境的,抑是解救惦佇病疼(處於病痛)的…等。醫療的工作就是屬於這款的上帝的子的行為的表現。

謝緯的宣教模式主要就是藉著醫療及社會服務與民眾接觸,使人民具體感受到他所要表達的愛(台語:疼),這愛係源自於上帝通過基督耶穌所展現出來的愛。如此一來,即可使人們難以理解的「道」能「成肉身」,落實在人們日常生活各式各樣的處境中,成為一股改造社會文化的力量,散發出「基督的馨香之氣」。

謝緯在〈我的生涯〉文中簡略地提到「我一生的事業」有四個重點醫院:即是出於個人負擔所開展的「埔里肺結核療養所」(療養所用地後來奉獻給長老教會總會成立青年營地),義務協助芥菜種會設立的「埔里基督教醫院」與「憐憫之門北門免費診所」(專為救治當時盛行的烏腳病患),以及由台中中會沿海傳道醫療團延伸開設的「二林基督教醫院」(隨之孕育出基督教喜樂保育院)。

除了醫療工作外,在社會與教會當時的脈胳下,謝緯參與南投醫師公會、省立南投中學家長會、台中救濟院等公共事務,並活躍於長老教會體制裡的南投教會、中寮教會(南投教會所分設)、赤水教會(義務傳道)、台中中會、總會、台南神學院、台灣教會公報社、彰化基督教醫院、基督教護教反共聯合會等單位。

一九六六年一月12日,謝緯被選為台中中會議長一職,而之前一九六四年一月早已被選任為副議長的職務,又其自一九五○年至一九七○年曾任台中中會中委十年之久,以及中會內編輯部、慈善部、建築部等幹部,極其熱心中會事務。

由於謝緯為自由傳道之故,禮拜日常有空四處關心中會內弱小教會各方面的需要。依謝緯所留之十三本日記與百多篇的講章上的記錄,清楚得知他常在禮拜日到愛蘭、草屯、溪湖、柳原、員林、中興…等中會內的教會協助站講台,或主持小會、和會之事宜,且在特殊訓練會上擔任專題演講的講員。

由於中會之諸多經歷,使得他在一九六九年二月3日總會通常年會裡被推選為第十六屆總會議長,副議長則由高俊明牧師當選,二人和諧共事,共同承擔山雨欲來的政教海嘯。

事奉道路一站又一站地展開,到底是什麼力量開啟謝緯無私奉獻的宣教旅程呢?「上帝是我生命中最偉大的力量」─謝緯如此詮釋自己的生命。

4129_謝緯_2

謝緯醫師。(照片來源:謝楊瓊英醫師)

回應從神而來的召命
到底是什麼樣的生命召喚,促使謝緯願意承擔這些呢?上帝的手帶領謝緯經歷了什麼樣的生命挑戰呢?

謝緯曾二度赴日習醫。一九四五年,在東京的一間醫院擔任駐院實習醫時的一個大清早,謝緯被空襲警報的驚悚響聲喚醒,由窗口瞭望東京城市,全城火光沖天像似落日景色,上空密密層層的轟炸機嗡嗡作響,爆炸震動醫院,四處火聲劈拍、火舌飛舞。

此時,謝緯想起自己到日本的目的是「為了準備將來在自己的家鄉─台灣─做一個有用的人」,不是要白白死在日本。當天就約了醫院院長談話,期待調到北部的仙臺市,隔日清晨就搭北上的列車前往仙臺。一九四五年七月10日,他再度面臨生死的考驗,重新喚醒一生的使命─「不再逃避人群」。

此一驚險的經歷在其〈在所不辭〉一文生動刻畫出當下的場景:「一顆燃燒彈擊中我隔壁的房間。我跳過後窗,跑進墳場。坐在一座墓碑上,眼看著這楝古舊的房子燃燒著。一個人獨自在這火花閃爍的黑暗中,一種安寧的心情開始悄悄地溜進我心裡。我逃避什麼?當然不是上帝─但若我是在逃避人,那麼我又如何能幫助他呢?那天晚上我下定了決心:從此以後,我要把自己完全交託在上帝的手裡,我的生命屬於祂;我永遠不再逃避一項挑戰。

在那個醫療資源匱乏的時代,醫者謝緯仁心仁術,懸壺濟世,上山下鄉,在所不辭,所作所為正是回應其生命深處從神而來的召命─「憑愛心行事,正如基督愛我們,為我們捨了自己,當作馨香的供物和祭物,獻與神。」(以弗所書五章2節)在這個紀念謝緯逝世49週年的日子,願每一位上帝所疼愛的子女,都謙卑學習跟隨基督,獻上自己成為活祭(是聖潔、是神所喜悅的)。誠如謝緯引用希伯來書十一章4節講道時說:

他雖然死了,卻似乎通過信仰對我們如此說:跟從我的生涯,就是始於信而終於信的,現在安息在上帝的懷裡,是多麼福氣多麼甜蜜!

【謝緯年表】
1916年  3月2日出生於南投鎮。其父謝斌為醫師,在鎮上開設「大同醫院」。母親吳上忍為虔誠的基督徒。

1925年  患肺膜炎及腎臟炎,經吳天賜牧師帶領謝緯與父親同心祈禱後痊癒。立志獻身為主所用。

1934年  進入台南神學院就讀。

1938年  台南神學院畢業後隨即赴日學醫。

1942年  畢業於日本東京醫學專門學校(今東京醫科大學)。

1945年  在日本與楊瓊英醫師結婚。隔年夫妻自日返台。

1947年   9月起擔任名間鄉赤水教會義務傳道3年。

1949年  受按立為南投基督長老教會牧師。

1950年  參加門諾會(MCC)山地巡迴醫療團,進入偏遠山區為原住民義診。

1951年  10月至1954年隻身前往美國紐約州進修外科手術三年,在美期間積極為埔里基督教肺病療養院之興建四處籌款。

1955年  任埔里基督教醫院首任院長。

1960年  5月起兼任孫理蓮女士(Lillian R. Dickson,1901-1983)設立之芥菜種會所屬位於台南縣北門嶼的「北門免費診所」(俗稱烏腳病院)義務醫師,每週一、二次為烏腳病人施行手術。

1961年  擔任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台中中會醫療團主席。

1964年  與台中中會醫療團成員合力創辦二林基督教醫院,這是第一所由台灣基督徒自立、自傳、自養的基督教醫院。

1966年 任第36屆台中中會議長。

1967年  任第7屆南投縣醫師公會理事長。

1968年  任台灣基督教長老教會第15屆副議長。

1969年  任台灣基督教長老教會第16屆議長。

1970年  代理彰化基督教醫院董事長。

1970年  6月17日下午一時55分在南投前往二林義診的途中,不幸車禍身亡,享年55歲。

1992年  獲頒中華民國第2屆「醫療奉獻獎」之特別獎,以表彰他對台灣醫療的特殊貢獻,由其夫人楊瓊英醫師代表受獎。

4129_謝緯_5

本文作者(右)2016年探望謝楊瓊英醫師(左)(作者提供)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