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記下查經13》當權柄失落時

Young asian businessman is depressed and stressed,  sitting outs


◎張慧康(高雄宣道會內惟堂主任牧師)

經文:撒母耳記下十三章1-39節

在這個崇尚個人自由與權益的年代,一般人大多喜歡講自己的自由,少講權柄,因為權柄似乎意味著束縛,意味著自己的權益要被剝奪。這可能把聖經的權柄想成威權吧!但這一章你會發現,權柄其實很重要!當權柄失落時,這絕對是災難的開始!

我們先了解整件事的始末:大衛的兒子押沙龍有一個美麗的妹妹,名叫她瑪。大衛另一個兒子暗嫩愛上了她。她住在深宮裡,因為暗嫩無法接近她相思成病。暗嫩有一個朋友名叫約拿達,也是暗嫩的堂兄弟,因為他是大衛長兄示米亞的兒子。生性狡猾的約拿達發現暗嫩愁容滿面,理解原因後便獻計給暗嫩,告訴他可以躺在床上裝病,等父親來探望便請求他叫她瑪預備食物,而且請她親手遞進屋內,這樣就有機會一親芳澤。

暗嫩採納他的計策躺在床上裝病。等王來看他的時候,便請求王叫妹妹她瑪來這裡做兩個餅。大衛不疑有他,便派人進宮吩咐她瑪去哥哥暗嫩房裡預備食物。

無辜的她瑪一步步掉入陷阱

她瑪到了哥哥暗嫩的家,他正躺在床上裝病。她拿了麵團在他面前揉麵把餅做好烤熟了,但暗嫩卻不肯吃。正如所有性犯罪都必須先清場那樣,暗嫩命令僕人全都出去,還要她瑪把食物拿進臥房親手遞給他吃。她瑪信任自己的家人,見左右都退下也沒多想,便拿著餅進到臥房裡服侍他吃餅,結果暗嫩卻抓住她要跟她同寢。

受到驚嚇的她瑪再三抗拒說之以理,告知他哥哥千萬不可行這醜事以免遭人唾棄,又使出緩兵之計誆稱可以請求王,等他同意許配這婚事再說(說是緩兵之計,因為同父異母的兄妹,律法有規定不可以結婚,見利未記20:17)。無奈暗嫩慾望戰勝了一切根本充耳不聞,弱女子的她瑪力不能拒,就這樣慘遭他哥哥強姦了。

不但被糟蹋還硬被趕走

奇怪的是,事後暗嫩非常憎恨她瑪,甚至對她的恨比以前對她的愛還強烈。他對她瑪說:「你起來走吧!」她瑪哀求不要這樣對她以免錯上加錯。畢竟暗嫩至少應該要給她瑪一個交代,但暗嫩惡劣到極點,他吩咐隨從把她瑪趕出去,還關上門不讓她進來。那時,遭遺棄的她瑪穿著彩色的長衣,這原是象徵尊榮,正如雅各給他所珍愛的兒子約瑟穿這彩衣那樣(創37:3)。受到羞辱的她瑪把灰塵撒在頭上,撕破身上的彩衣,雙手抱著頭,一面走一面哭。她的哥哥押沙龍似乎心裡有數地問她:「是不是你哥哥暗嫩污辱了你?」又叫他妹妹不要聲張,空言安慰她不要把這件事放在心上。押沙龍就把她瑪接到他家裡住。

大衛王聽見了這件事以後非常生氣,卻未見任何處置。押沙龍看他爸爸沒有處置,自己忌憚暗嫩是長子,是王位繼承人,也沒有找他興師問罪,只是心裡暗暗地恨他,因為他玷污了妹妹她瑪。

兩年後,押沙龍決意殺了暗嫩為妹妹報仇,他假藉工人在以法蓮附近的巴力•夏瑣剪羊毛為理由,邀請王的眾子去那裡。王推辭,押沙龍改請王能同意讓暗嫩前去,大衛不好再推便答應了,暗嫩便和其他王子一同去了。押沙龍吩咐僕人當暗嫩喝得正高興的時候,叫你們殺他,你們就要動手。押沙龍的僕人就照命令把暗嫩殺了。

王的眾子一看本來是有趣的剪羊毛秀竟然公然殺人,嚇得都起來騎上騾子逃走了。但傳話的人沒講清楚,他們還在路上的時候,有人稟告大衛押沙龍把王子都殺了!王一聽這還得了,便站起來撕裂衣服,躺在地上。他的臣僕也都撕裂衣服,站在旁邊。大衛的長兄示米亞的兒子約拿達省略他自己獻計誘姦她瑪那節不說,只說自從暗嫩姦污押沙龍的妹妹她瑪以來,押沙龍便決定要報仇了。並告訴大衛不是所有的王子都死了,只有暗嫩一人死了。

此時,押沙龍早已逃走了。眾王子也回到大衛跟前放聲大哭,王和臣僕也哀痛不已。押沙龍逃到他外公,亞米忽的兒子基述王達買那裡住了三年(撒下3:3)。大衛王天天為他的兒子暗嫩悲傷,後來心情恢復平靜,便開始想念押沙龍。

從整件事的經過,我們可以得到三點重要的教導。

一、真正的愛不是佔有,而是捨己。

雖然暗嫩愛上了她同父異母的妹妹她瑪,但這個愛絕非真愛,是純粹出於肉體的慾望,只想佔有,只貪圖自己的快樂與滿足。世上美貌的女子難免引人注目追求者多,但女子自己仍需分辨清楚追求者的來意為何,不要輕易以為真愛已經來臨。

聖經告訴我們真正的愛不是佔有,而是捨己!基督愛教會,就為教會捨己;好牧人愛他的羊,就為他的羊捨命!一個真心相愛的男子會為他所愛的女子捨己也非常喜樂,而非以佔有為滿足。如果你愛我,你現在就要給我?

假若一個男子跟他的女友說:「如果你愛我,你現在就要給我!」我要奉勸女孩子不要獻出貞操證明你愛他,而是要趕緊離開他!因為他講這句話已證明他是渣男,根本不懂什麼是愛!你若跟他在一起愈久,恐怕賠得愈慘!可不要說他還有什麼優點什麼好處值得留戀所以不能割捨!人都有優點,世上要找一個一無是處百廢待舉的男子恐怕也是很難,但他若不懂真愛,跟他在一起就很慘。

為何暗嫩得逞之後卻把她趕走呢?事後暗嫩得償所願卻憎恨她瑪,對她的恨比以前對她的愛還強烈。這讓我們非常大惑不解。已經得手了不是應該更快樂?更滿足?或更加珍惜呢?怎麼會厭惡她瑪到一個地步,要想盡辦法把她掃地出門呢?

我們相信,身為第一家庭的成員,父親大衛的信仰又很敬虔,身為長子的暗嫩在他的道德觀裡,當然知道他這樣對待自己同父異母的妹妹是不對的,只是血氣方剛的他慾望戰勝了道德,使他犯下這樁強姦案。

但慾望滿足之後,理性又回來了。這時候的她瑪對他來說已經是個恥辱,是指控他性犯罪的證據,所以他厭惡看到她瑪,只想趕緊轟她走。嗐!人性的醜陋、敗壞與罪惡在此一覽無遺,毫無隱藏。

二、犯罪是有後遺症的

大衛犯姦淫之後,隨即看見他兒子也犯姦淫,甚至是更嚴重的亂倫、強姦。父母的一言一行確會影響孩子,孩子即使嘴上不說,但都是看在眼裡的。大衛與拔示巴那一段還可以說是你情我願,固然大衛是被拔示巴的美色吸引,但拔示巴發現自己一介女子竟被允文允武、俊美非凡的大衛王看上,恐怕也是臉紅心跳受寵若驚。但其後大衛他兒子暗嫩所犯下的罪惡不但是更嚴重的亂倫(利18:9),還設計透過大衛王誘使她瑪落入圈套,最後再以武力迫使她瑪屈服,事後還把她瑪硬生生地趕走,像紙尿布那樣用完就丟,衡量其犯罪的動機、手段、對被害人的傷害以及犯後態度之惡劣,實在更加可惡啊!

我們的確需要常常注意自己的榜樣,因為我們的榜樣也是在塑造下一代,造就下一代,不能只是說「你們不要學我」這麼簡單。下一代不管自己要學還是不學,想學還是不想學,其實都已經在淺移默化之中被上一代影響了!

三、父親的失職,促成一連串家庭的悲劇!

這一章記載我們發現大衛似乎對自己孩子很陌生,對孩子的要求只是一再答應,孩子犯錯也只是生氣,未見管教或懲罰。

所以長子暗嫩平日在想什麼?大衛不知道。暗嫩平常在跟那些朋友來往?是狐群狗黨還是良師益友?也不知道。暗嫩躺在床上裝病也看不出來?王宮裡有廚師備膳為何還要指名她瑪前來做餅?他也不察不問。事後她瑪身心受創有無安慰?押沙龍對暗嫩早已懷恨在心,總想藉機報仇,大衛似乎也不知道。

大衛平日若多跟孩子們相處,有什麼事情多聊聊多問問,難免可以從孩子的言談間發現端倪。可惜大衛可能平日忙於國事無暇顧及家庭,作為一個父親,對他應扮演的角色是缺席了。

為何大衛知道了只是生氣,卻不處罰暗嫩的暴行? 應該有兩個原因:原因一:溺愛。

21節「大衛王聽見這一切事,就非常惱怒」,這原是根據希伯來聖經翻譯的,其他中譯本也都如此。只有《呂振中譯本》根據耶穌那時通用的《七十士譯本》,在這節經文還加了這句話:「卻沒有使他兒子暗嫩的心傷痛,因為他愛他是自己的長子。」

因此我們相信,大衛對自己的孩子太過溺愛所以不忍責罰,只是生氣而已。但他萬萬沒想到,因為作為一國之君卻不執法,作為一個父親也不責罰管教,他的應作為而不作為,致使等了兩年的押沙龍看不下去,決定自己動手除滅暗嫩,好為妹妹報仇雪恨。

原因二:有愧於心。大衛自己管不住下半身跟拔示芭亂來,沒有榜樣,有愧於心,自然也不好意思義正詞嚴地訓斥別人。所以面對孩子的亂倫罪行也選擇沉默,絲毫不加申斥。

因此,押沙龍等了整整兩年,沒看見父親有任何處置,既未好好安慰她瑪,也未責罰暗嫩還她瑪一個公道,終於選擇自己動手。

當然,從後面押沙龍篡位叛變一事可知,押沙龍的報復並非全為他妹妹她瑪,也是為他自己。暗嫩是長子,享有優先繼位權,二子可能早逝所以其人其事未見記載,排行第三就是押沙龍(撒下3:2-3)。因為他不願看見他恨惡的大哥暗嫩將來繼位為王騎到他頭上,所以想除掉他,讓自己能取代。

結論:當權柄失落時

說實在話,本章沒有什麼讓我們值得興奮高興的事情,看見的都是罪惡進入大衛家裡所發生一連串的悲劇:暗嫩在堂兄弟約拿達給的餿主意犯下亂倫、強姦的醜事;大衛也不主持公道,讓權柄失落,一再任孩子們擺布。

我們要說:如果權柄未曾失落,本章的結局將完全改寫:

如果權柄未曾失落,大衛不同意她瑪進入暗嫩的房間,或大衛堅持在自己的陪同下與她瑪一起探視暗嫩,相信她瑪受到保護,不至於孤立無援地被暗嫩糟蹋。

如果權柄未曾失落,大衛已嚴加懲罰暗嫩(按利未記20:17亂倫罪行必須在民中被剪除,但即使沒有把他一刀宰了,代之以坐牢、罰錢、作苦役、寫悔過書等,總比毫無作為要好),恐怕也不至於他兒子押沙龍的暗殺報復,大衛不會再遭喪子之痛。

最後,我們要說的是:權柄是很重要的!聖經說「這權柄原是為造就人,並不是為敗壞人。(哥林多後書1 3:10)」因此若把神託付的權柄按著神的心意運用得當,的確可以發揮應有的功能:大衛身為一國之君,有權柄可以秉公行義懲惡揚善,身為父親,有權柄可以嚴加管教申斥暗嫩的惡行以遏止押沙龍的報復,還受欺壓的她瑪一個最起碼的公道。大衛若如此行,該怎麼辦便怎麼辦,本章悲劇都不會發生了!

神的話就是如此信實有效,神的話固然反映在照著去做必然蒙福,也可以反映在不照著做必然招災受禍。固然大衛家此時的禍患是要應驗先知拿單的預言:「我必從你家中興起禍患攻擊你(撒下12:11)。」但暗嫩、大衛、押沙龍都是按自己的意志行事而非受控於上帝,所以不能怪責這些禍患是被上帝害的,人還是有自己百分百應負的責任,所以我們應當要走正路。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