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記下查經14》約押—逢君之惡

Businessman in a surreal and desert beach


◎張慧康(高雄宣道會內惟堂主任牧師)

經文:撒母耳記下十四章1-39節

常言道:上樑不正下樑歪。當大衛王犯罪之後,不但使得刀劍禍患開始臨到他的家,他的子女也有樣學樣地犯罪;甚至我們可以看到他在權柄失落之後,他旁邊親近的人就開始作他的權柄,來設計他、支配他。

整個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身為大衛最信任的軍事首長約押,他知道王氣消了,不再為暗嫩的死去傷痛開始在想念押沙龍,就到提哥亞找來一個能言善道的婦人,要她假扮哀悼的人,穿上喪服,到王那裡去編一個故事設法讓大衛召押沙龍回來。

當然我們一定會問:大衛既然想念押沙龍為何自己不召他回來?或約押自己為何不有話跟王直說呢?還要繞一大圈另找一個婦道人家從提哥亞來給王編故事?

相信這其中不便之處,應是押沙龍犯的罪讓大衛左右為難吧!押沙龍竟在眾目睽睽之下殺了他長兄暗嫩,此等傷天害理的大罪,身為父親的大衛該如何是好?殺人是要償命的,召他回來怎能不聞不問呢?那押沙龍很可能死路一條!但若赦他無罪為他開脫,何以服天下人的正當理由在哪裡?若容讓他就此遠走他鄉不再回來,父親看不到兒子又思念得緊。畢竟事發至今已經三年了(撒下13:37),他們父子在此之前還沒有分開這麼久啊!

所以這到底該怎麼辦?實在很為難啊!約押叫提哥亞婦人編的故事是這樣:4-11節:提哥亞婦人來到王面前,俯伏在地上說:「王啊,求你救救我吧!」王問她:「你有什麼事?」婦人說:「婢女是個寡婦,丈夫死了。我本來有兩個兒子,有一次他們在田間發生爭執,當時沒有人勸解,其中一個兒子被打死了。現在整個家族都起來反對婢女,說,『把那打死親兄弟的兇手交出來,我們要他以命償命,除掉這個繼承人。』他們要斷了我家的香火,使婢女的丈夫既不能留名,也不能留後。」王說:「你回家去吧!我會為你作主。」提哥亞婦人說:「我主我王,願罪過都落在婢女和婢女家族,一切都與我王和王的王位無關。」王說:「若有人為難你,你就把他帶來,他必不敢再找你的麻煩。」婦人說:「求王憑你的上帝耶和華起誓,不許報仇者殺人,留我兒一命。」王說:「我憑永活的耶和華起誓,你的兒子必毫髮無損。」

很清楚,這個婦人講的就是大衛目前的處境!這婦人說的兩個兒子相爭其中一人被打死,就是指上一章講的,大衛的長子暗嫩因為姦污他同父異母妹妹她瑪,這使得跟她瑪一母同胞所生的哥哥押沙龍仇視暗嫩,甚至動手把暗嫩殺了!婦人要大衛保證她殺害兄弟的兒子能毫髮無損,是在引他入這圈套,讓他自己最後不得不同意赦押沙龍無罪。因此當大衛說出「我憑永活的耶和華起誓,你的兒子必毫髮無損」這句話時,婦人知道時機已經成熟,便鼓動如簧之舌繼續遊說:12-16節:婦人說:「求我主我王再容婢女說一句。」王說:「說吧!」婦人說:「為什麼王蓄意對上帝的子民行這樣的事呢?王剛才所說的話正表明王的不是了,因為王不讓被流放的兒子回來。人都難免一死,就像覆水難收。然而,上帝不是要奪取人的性命,而是要設法使流亡的人重新回來。我向我主我王說出這番話,是因為人們恐嚇我。我想,不如向王請命,也許王會成全婢女的心願。有人要害我和我兒子的性命,叫我們不得承受上帝所賜的產業,也許王能從這人手中救我們。

這婦人說得機巧,把暗嫩在眾目睽睽之下慘遭押沙龍刺殺的悲劇僅以「人都難免一死,就像覆水難收」一句帶過(若暗嫩死後有知聽到這句話不知做何感想?),又把摩西律法「殺人者死」的規定改成「上帝不是要奪取人的性命,而是要設法使流亡的人重新回來」。大衛若真要好好尋求神的心意,至少也該禱告翻閱聖經,或詢問先知拿單的意見,卻容讓一個尋常百姓來講論神的心意,大衛也實在糊塗得可以啊!

既然這婦人穿著喪服擺出哀兵姿態說「有人要害我和我兒子的性命,叫我們不得承受上帝所賜的產業,也許王能從這人手中救我們。」誘使大衛先赦免這婦人的兒子殺人無罪以繼承產業。同理,大衛的兒子押沙龍犯了殺人罪,自然也不必流亡在外可以平安回來了!這就是婦人奉約押之命要進宮達成的任務。

當婦人把話說完之後,大衛自然也想到這應該是約押的指使。婦人坦承不諱,約押也當場承認是他做的。但知道是約押的主意那又如何?事已至此,道德軟弱的大衛已走不出約押設的局。於是大衛命約押把押沙龍帶回來,約押便到基述把押沙龍接回耶路撒冷。只是赦他殺人無罪的話大衛還是說不出口,就叫押沙龍回自己的家,不要跟他見面。押沙龍便返回自己家中,沒有朝見王。

這麼一住就是兩年,自押沙龍殺害暗嫩逃亡以來,已是整整五年沒跟父親見面。

押沙龍心想,就這麼一直乾耗下去也不是辦法。他派人去請約押來,託他去求見王,但約押不肯來。第二次再請,他還是不肯來。等不耐煩的押沙龍決定施加壓力,吩咐僕人放火把約押的大麥田燒了。約押終於氣呼呼地來到押沙龍家裡,質問他為什麼叫僕人放火燒田?押沙龍答道他從他外公基述那裏回來已經兩年,大衛也不見他也不赦他也不責罰他,這到底算什麼呢?押沙龍希望大衛趕緊表態「如果我有什麼罪過,就讓他殺了我吧!」約押只得去見王,把押沙龍的話告訴他。

事已至此,王不得不召見押沙龍。押沙龍來到王面前俯首叩拜,王就親吻他。這意味著他已赦免押沙龍的罪不再追究,也父子和好了。整件事我們可以作出以下幾點反省:

一、大衛:未能秉公行義執行律法,只是應付眼前的要求。

聖經對殺人者死的規定很清楚:「報仇的人要親自處死故意殺人者,一找到他就要處死他…這是你們世世代代無論住在哪裡都要遵守的律例。」(民數記35:19、29)即使是無心誤殺,也要跑進附近的逃城躲避報仇者,直到大祭司死了才可以出來(民35:25-28)。只是這麼一來行動自由被剝奪,也等於流放他鄉有家歸不得,所以從來沒有殺人無罪的事情。

如今大衛卻因為只剩他一人能承受產業,即使殺死他兄弟也不必受罰,保證他毫髮無損。這判決留下的後遺症非常可怕。試想,此例一開,上行下效,若以後誰家裡兄弟相爭,是不是只要誰夠狠,先下手把對方做掉,自己既不必償命也可以承受家裡所有產業呢?
殺人不但無罪還有重賞?

如此一來,豈非殺人不但無罪還有重賞?那神的公義還如何彰顯?被殺害者及家屬能夠接受嗎?
11節:婦人說:「求王憑你的上帝耶和華起誓,不許報仇者殺人,留我兒一命。」王說:「我憑永活的耶和華起誓,你的兒子必毫髮無損。」

大衛這樣爽快地回覆,表面上似乎很有恩慈,顯出他愛民如子的慈悲與對那失去兒子婦人的憐憫,但不按照耶和華的律法行事,只是一味地討好百姓,安撫百姓,為政者實際上已把自己的意志凌駕律法之上,什麼事都自已看著辦了!

所以我們要說,大衛身為一國之君卻未能秉公行義賞善罰惡,只是一昧屈從百姓的要求順應那婦人,這是很負面的示範!

二、約押:逢君之惡

孟子:「長君之惡其罪小,逢君之惡其罪大。今之大夫,皆逢君之惡,故曰:今之大夫,今之諸侯之罪人也。」長君之惡其罪小,是因為臣子屈居人下為了生計,若出於被動答應君王的要求助長君王之惡,本身惡性不大。但逢君之惡其罪大,就在於為臣者自己揣摩上意,主動的設局以逢迎君主。

我們用孟子的話來評價約押,他並不是長君之惡,而是逢君之惡!因為他知道大衛想念押沙龍希望早日看到他(撒下14:1),便刻意設局,主動逢迎君主想要的,找提哥亞婦人進宮編個故事以誘使大衛墮入他的圈套,再親自迎接押沙龍平安歸來。這一連串的舉動,不但看出約押用心之險惡,也正凸顯出大衛此時的道德軟弱,不能忠誠執行耶和華的律法。

約押此人在過去暗殺押尼珥一事(撒下3)已顯出他個性的投機、陰險、狡詐、懂得抓住機會在敵弱我強之時便剷除異己,顯見此人並非善類。

至於約押安排提哥亞婦人使大衛接押沙龍回來,促使父子團聚,看似做了一件好事,溫馨美好。但他此舉真正意在累積自己的政治資本,不但以押沙龍取悅現任的王,讓他早日看到自己思念的兒子回來,同時也示惠於將來的繼位者,希望繼續得到蔭庇,使自己官運亨通。

因為當時長子暗嫩、次子基利押都死了,論序排輩,最有可能繼位為王的就是已經成年的三子押沙龍(所羅門還是小孩子,所以沒入約押的眼)

說約押是投機份子,我們只要從後來約押看見押沙龍叛變而且屈居下風,就把他一刀殺了(撒下18:14)。可見他的行事為人都是利益導向罷了。
在約押的心裡,沒有上帝的話,只有自己的利益盤算。所以他做事不是看上帝的話怎麼說,只是看做這件事對自己有沒有好處?不管過去大衛暗中下條子要他讓烏利亞被亞捫人殺死,此等傷天害理的惡事他問都不問全都照辦不誤(撒下11:15-17),到現在他所做的,從未根據律法勸大衛該如何行,只是看大衛想要什麼就盡量滿足他,取悅他,那怕大衛想做的違背律法也沒關係,這正是:逢君之惡。

三、押沙龍:外在完美、內在有缺
毫無疑問,押沙龍的外在是非常完美的:「在整個以色列,沒有人像押沙龍那樣因相貌英俊而為人稱道,他從頭到腳毫無瑕疵。(25節)」但一個人外在多少取決於他的父母,自己很難完全作主。押沙龍的內在生命卻有相當多的缺陷,他自己要負責。

從他私自尋仇暗殺了長兄暗嫩,這就少了忍耐等候的好品格。若真沉不住氣他也可以私底下找大衛反映暗嫩對他妹妹的暴行應該要處罰,但他並沒有這樣做。在他一刀把暗嫩殺了之後,似乎事隔多年仍無悔意還跟父親嗆「如果我有什麼罪過,就讓他殺了我吧!」卻從未曾向他父親負荊請罪,反而回宮之後準備叛變。
你不理我,我就放火燒你的田!

再從他幾次叫不來約押,就乾脆放火燒約押的麥田逼他出面一事看來,自小在王宮裡養尊處優的他,處處應該都是別人要順從他配合他忍耐他,他很難學習謙卑順服忍耐等候的功課。人若不肯聽從,便以武力迫使他人屈服,這種行事風格也與基督謙卑柔和的生命相距甚遠。

所以,神若沒有給我們養尊處優的環境我們還真應該要感謝神,因為太舒服的環境是無法培養謙卑順服、忍耐等候的好品格,這是真的!

結論:約押—逢君之惡

從大衛、約押、押沙龍這三個人看來,他們的表現都讓我們搖頭嘆息,無一可取:

想當年大衛年輕時曾以一顆石頭擊敗巨人歌利亞,那信靠神的心是何等剛強:「大衛對非利士人說:你來攻擊我,是靠著刀槍和銅戟;我來攻擊你,是靠著萬軍之耶和華的名,就是你所怒罵帶領以色列軍隊的神。今日耶和華必將你交在我手裡。我必殺你,斬你的頭,又將非利士軍兵的屍首給空中的飛鳥、地上的野獸吃,使普天下的人都知道以色列中有神(撒上17:45)」;以前的豪情壯志已不復見,好不容易做了君王的他卻因犯罪而失落了權柄;以前大衛事事尋求神,凡事遵從耶和華律法的美好榜樣,如今也不復見。

至於約押身為大將軍卻一昧的逢君之惡、押沙龍貴為王子卻恣意妄為沒有悔改,都讓我們看見:一個人若沒有神的話在他裡面,不論位置多高、身分多顯赫都是令人嘆息的,醜陋不堪的。讓我們再次熱烈擁抱祂的話!神的話是信實的,可以反映在遵行的必蒙福,也可以反映在偏離的必受禍!願上帝幫助我們,心裡常有神的話做我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因為只有祂的話才能提升我們,更新我們,使我們愈來愈像基督!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