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錯過了高中畢業舞會照

4131_她錯過了高中畢業舞會照


◎玲羽

人在退修會的我,心繫著女兒高中畢業舞會的事。傳簡訊給她,卻獲知她和另一同學被放鴿子,期待已久的畢業舞會群體照計畫全泡湯了。

女兒泰然處之 母親無法釋然
「怎麼會這樣,不是早就講好了?哪個環節出了錯?」按捺心中的氣憤,想像女兒昨晚的心情,身為母親的我此刻束手無策,腦袋裡卻有一千個問題冒出來!「唉,一言難盡,等你回家再說吧!」手機另一端,女兒無奈地回覆。

原來六個同學中,四個說好當彼此的舞伴,女兒和安妮兩人落單。但是舞會前幾天六人約定好拍群體照。時間,地點都已敲定。高中四年回憶,這將是最有紀念性的一頁。

「我從八年級就盼望這一天的到來!」女兒曾經這樣告訴我。沒想到事與願違。女兒後來解釋,舞會當天,傑瑞米突然心血來潮,提議趕在太陽下山前拍群體照。茲事體大,卻忘了通知女兒和安妮兩人。等到另一位同學嘗試聯絡她們時,為時太晚。女兒當下決定和安妮兩人不參與群體照的拍攝計畫。

安妮是個相對成熟的女孩。事件發生後,她告訴女兒不要因此壞了好心情,兩人決定暫時把此事拋開,仍舊開開心心地去享受高中最後一場畢業舞會。

後來女兒告訴我,當晚她玩得非常盡興。除了傑瑞米之外,她和所有認識的同學都跳了舞。我和她爸爸對於兩個女孩面對及處理事情的態度,大大地肯定和讚賞。老公並勸女兒,人總有疏失的時候,傑瑞米的事情就讓它翻頁,不必記掛於心。「人生還會發生許多類似的事情,況且你們朋友一場,要珍惜這份友誼。」

我,卻無法翻頁。

身為母親,發自本能的母熊心態(mama bear)立刻跳出來,我為向來個性單純直率,也不太為自身權利說話的女兒抱屈;我強烈質疑當天臨時改變的計畫,是否真為「臨時起意」或是「醞釀已久」?我無法停止想像這群自稱「好朋友」的人,當天真的忙到只有一個人想到通知女兒計畫改變之事?

生命無法避免被拒絕
說「被排擠」似乎言過其實,但是腦海中浮現孩子成長過程中,有朋友覺得自己刻意「被忽略」或「被排除在外」的事件,讓女兒不勝其擾,而必須將就自己來滿足他人的情感需要。

第一次發生在六年級開學前夕,我和幾位媽媽為女兒們安排與同學「一塊走路上學」的路線。前一晚,女兒接到同學法蘭斯的簡訊,對方近乎歇斯底里地質問女兒,為何大家「孤立」她、「排擠」她,沒有通知她「一塊走路上學」之事。儘管女兒幾番解釋,這完全是大人的安排,和小孩無關,仍在法蘭斯心理種下了懷恨不平的種子。

再一次發生是在女兒的七年級生日派對。生日前三天,法蘭斯從別處得知女兒的生日會在即,自己卻不在邀請名單上而私訊女兒。有了前車之鑑,她為了不傷害法蘭斯的玻璃心,撒謊說本來就打算邀請她,只是還沒有機會通知。

往後高中四年,女兒和法蘭斯各自發展自己的朋友圈,沒有太多交流。中間偶有幾位重疊的朋友,但從未考慮與她重拾童年曾經醇厚的友誼。今年二月,女兒慶祝十八歲生日,擔心舊事重演的她,在「誰來晚餐」的名單上再度糾結…。

人生來總是希望被肯定、被接納,但是生命當中無法避免被拒絕的時刻。被人拒絕時,自尊心像是被人重重的擊了一拳,腦海裡過去曾經遭受的尖銳評語與謊言蜂擁而上,內裡所有消極、憤怒與過度敏感的負面情緒匯聚成一股大浪,把整個人淹沒。

這一個「我不被接納」的事實,變成「我不重要」的標籤貼在身上,進而成為貶低自我的惡性循環,在每一次人際關係互動中受挫時,就會跑出來咆哮一番。

不失去自我價值的理由
不要以為只有小孩子、青少年無法接受被拒絕,年過半百的中年人對此一樣敏感。數年前為老公的五十歲生日計畫一場秘密飯局時,由於我的無心之過,遺忘一位好友(因為他長期住在中國,前幾年才搬回南加州),結果此事讓他如鯁在喉長達一年半之久。直到一次聚餐時,他有意無意提起,我才恍然大悟當年的疏失讓他傷很大。後來打電話真心向他致歉,才算讓這一頁正式闔上。

自我價值被接納、被肯定的渴望無可厚非,但同時也要學習面對被拒絕、被排擠時,不讓短暫的受挫與受傷成為一連串失去自我價值的理由。身為神的兒女何其有幸,已經得到天父所應允的尊貴身份,因此必須時時提醒自己,我們的價值不建立在社交媒體的人氣上,不在傲人的學歷、顯赫的社會地位中,更不在任何一份被人羨慕的賓客邀請名單上。
我們的價值在造物主面前,如同神手中一件件精心雕塑的藝術珍品,也似獨一無二的鑽石般堅韌的生命,為祂所造,被祂所愛,任祂所用。

在永恆舞會全體照中不缺席
我想起一個聽來的故事。生於宣教士家庭的美國兒童文學作家凱薩琳.帕特森,小時候為了躲避戰亂,和父母從中國搬回美國。由於成長環境截然不同,她形容自己返美時如同進入異鄉,小學時期和同學們格格不入,活得像是個邊緣人。有一次過情人節,全班互送卡片,結果每個人都拿到一張情人節卡片,唯獨她沒有拿到。

那份被孤立、被排擠的感受,最後成為作家筆下寫作題材的種子,寫出深刻感人,以弱勢邊緣孩子為主題的《通往泰瑞比西亞的橋》故事,贏得紐伯瑞獎。在邁向成功作家的路上,帕特森也曾遭受多年被退稿的經驗,但是她不因此氣餒,真實活出有恩典、有盼望的生命,即使在戰亂與患難歲月的時空背景下,仍努力傳遞出一個又一個溫馨、美好的信息。

女兒的高中畢業舞會圓滿落幕,過程中雖然發生了不愉快的事件,造成些許遺憾,但是當下成熟處理友情危機的態度,反而讓身為長輩的我看到自己裡面的脆弱、缺憾與虛妄;而十八歲的她在這一季的自我價值人生功課上,則成功地交了卷。重要的是,我知道在永恆裡那一場每個人都想擠進去的舞會全體照中,她肯定不會缺席。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