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泊與回歸

Vesuvius


◎林綠萍

生命的書沒有序言,每一頁都是真實的故事。只要我們願意去尋找,就可以看到一些扼要的字句。」(艾恩斯華)

罪的奴僕 來就十架
我從小生長在基督化的家庭,小時跟著母親上主日學,也跟隨母親去聚會。旁觀她們聚會的形式,我感到有趣,也因此自小常有人來家裏做家庭禮拜,來來去去,彈琴唱詩歌頗為好玩。家中常擺有一本聖經,母親做完家事常會低頭暗默禱告,她也告訴我們,你如果心裏害怕時,就去抱握那本聖經。

國中參加一次特會,會中被呼召受洗,當換上浴衣,浸泡在受洗池時,心底有一個意念升起,「耶穌基督是我的救主」。當我被俯抱上來時,那一刻我知道我已是神國家中的人了,正如聖經所說:「若有人在基督裏,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

然而這並不意謂我認識真理及基督的救贖等意義,其實我還是無知的,只是我先穿上義的救袍歸屬祂,再慢慢了解祂。

在升學為主的時代,考試是我的罩門,考上理想大學更是我們唯一出路,因此雖然生性不敏,卻也用功力學,無奈成績總是難以提升。

在漸漸萌芽對人生宇宙自然知識的感知時,我有許多的不解與困惑,偶爾翻翻聖經,聖經解答了我的疑惑;也有時我心中害怕、空虛,不知將往何處去,聖經托住了我,經上的話使我不至於往下掉,雖然我不見得了解它的真義,但經文字句安慰了我。

如「…你當剛強壯膽!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因為你無論往哪裏去,耶和華-你的上帝必與你同在。」(約書亞一章9節)「凡恆心行善、尋求榮耀、尊貴和不能朽壞之福的,就以永生報應他們。」(羅馬書二章7節)感謝主引導我前面道路。又如神對摩西說:「我要憐憫誰就憐憫誰,要恩待誰就恩待誰。據此看來,這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發憐憫的神。」(羅馬書九章15-16節)一切都在於神,我只能順服,或為在我身上彰顯神的權能。

泅泳在汪洋知識大海中
大學進入知識的殿堂,我有幸就讀最愛的中文,且在一流學府,從先秦到唐宋到近、現代的知識無盡的匯入,我拼命的吸收,如巨鯨吸百川,泅泳在汪洋知識大海中。

然而儘管這樣的吸收,無法免除我心中對人生空虛、無意義的感覺,我不知人往何處去,宇宙如何開始,這些思想注入腦中會成為學習一種阻力。在校園中,我遇到學園傳道會的同工,她們教我讀四律,用聖經的話安定了我的心;之後有兩位真道教會傳道來探訪,我就此走進神的家中,再也不曾離開過。

記得從此每主日早上,我都是興高彩烈走向神的殿堂,在那受教,聽道唱詩歌、擘餅聚會,徬徨不定的心,如船錨般被安定下來,有了人生方向。在那裏,上帝的愛滋潤了我,神的暖流軟化了我冰冷的心。在一無所有的斗室中,人間有愛,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可以靠著得救,那就是耶穌基督寶貴的美名。

我的大學老師曾說:「你好像突然脫胎換骨了。」是的,正如奧古斯丁所說:「你(上帝)為你自己創造了我們,我們的心不能靜止,除非在你裏面得到安息。

我對知識的渴望是無止盡的。大學畢業後,我在私立中學教書卻感到痛苦不堪,我彷彿囚禁在牢籠的囚徒,渴望天空的廣大與自由,於是我專心準備研究所,再次進入知識的黌宮,也做了知識的奴僕,研讀我渴慕的新文學。

Boy with dog sitting together on the old boat near winter lake

比正午的日頭更光明
在水木清華做研究的三年,我專心讀書,過一個窮學生的生活,除了讀書便是讀經。每次進入研究室後,我必要先禱告讀經而後才進入閱讀狀態,如此我是專心致志、心無旁騖的,我總是用神的話語來加強自己,提振我軟弱的心。

我得償所願,埋首苦讀,然而若不將神擺在第一位,恐亦將徒勞無功。我好像拼命划槳的人,風大浪大,但只要放下自己,就近耶穌就風平浪靜了。

人性是複雜的,我連我自己是誰或是怎樣的人都不清楚;我一心想研究文學,以為那能滿足我,然而墮落敗壞的意念是永無止盡的,正如加爾文在討論人的本性時說:「血液裏的敗壞就如一條永不止息的河流,人已從頭到腳被罪淹沒。」所以奧古斯丁說:「除了罪之外,我們一無所有。」是的,誰能救我上岸呢?靠著愛我們的主使我得勝有餘。

結束了學問的追索,我回歸日常。努力教書、讀經、寫作,享受生命中每一分鐘。

走過飄泊的歲月,基督這港灣讓我停泊靠岸;已往的時光尋尋覓覓,我無論走到哪都將遇到祂,我永不能迴避祂。而祂指引我尋找到生命的價值與意義,也讓我明白我的使命為何?

向水深之處划行
幾年後我再鼓起勇氣追尋更高的學問,向水深之處划行。我不知道這是為了甚麼呢?我花了許多時間與代價取得學位,當我得到之後,我反而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因為我不是為炫耀。讀完後我心安了,我卻絕口不提,恍若無這回事。我只想回歸像個小孩,在海邊玩水戲沙,又希望像個無所事事的流浪漢,坐在市場邊看看人生百態!

後來有機會我回母校任教,教授我最愛的文學課程,我感到人生無憾,然而其實仍有憾。按著我對神的許諾,我若順利博班畢業就去讀神學院,我一直想了解基督教神學為何?

感謝主,讓我進入極適合我的宗教研究所,在那研修了四年,了解更多西方哲學與基督教文化,這真是一個新眼光的開始,也是一個新思想的融合。為了讀宗研所,我把大學兼職辭去,我相信「我若不投葡萄入醡,它就不能變成酒。你所收去的,你以自己來代替。」

在宗研所就讀,深感「聖經是一大寶藏啊!翻開聖經,看上帝跟祂的民相交,真使我的靈魂甦醒。」(馬禮遜1834年一月日記),確實,因為「各樣美善的恩賜和各樣全備的賞賜都是從上頭來的,從眾光之父那裏降下來的;在祂並沒有改變,也沒有轉動的影兒。祂按自己的旨意,用真道生了我們,叫我們在祂所造的萬物中好像初熟的果子。」(雅各書一章17-18節)

走過飄泊的歲月,基督這港灣讓我停泊靠岸;已往的時光尋尋覓覓,在曲徑通幽處,我看見神正對我微笑以待;我無論走到哪都將遇到祂,我永不能迴避祂,而祂指引我尋找到生命的價值與意義,也讓我明白我的使命為何?

我既早晚要面對祂,就讓我用最大愉快的心討祂歡欣,以得來日最大的獎賞、最大的喜筵及今日在塵世中蒙受極大的平安與恩惠。正如〈傷哉我主竟曾流血〉歌詞所說:「藉我主十字架,我得見主恩光。…我因信,眼明亮,心平康。到如今,我終日常歡樂。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