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園的禱告

Red bicycle in park


◎艾言勒

六月中旬,趁假南進酷陽發威的小鎮,由於不喜歡把自己關在冰箱似地待在冷氣房,日日午後行至公園,尋求樹蔭下的自然涼。

公園信心功課
第一天,約莫四、五點之際,公園陸續走來身著黃衣白褲運動服的中老年人,他們先是不成隊形散佈在公園的中央草坪及左近的幾棵樹下,不一會兒,草坪中心的錄放音機開始音樂揚起,接著伴隨著柔軟磁性女聲的口令,只見公園中非穿制服的散聚人潮,就地聞聲起舞,進入修行練氣。

公園靠北近廁所處,有老人一桌一桌下著棋,孩童的遊樂區在公園南側,只有幾個孩童嬉遊。走繞步行公園小徑時,蘊含宗教意味的練功音樂及號令幾乎成為唯一的聲音,練功之人彷彿是整座公園的主體,於是,我的休閒受到極大的干擾。

聖經有繞行耶利哥城七日的禱告,那我也來試試環公園外圈的繞行禱告。每個人都有自由在公園進行他們喜歡的活動,我只禱告神的聖靈充滿公園,讓這地成為屬主的樂園,我一邊快步健身,一邊讚美禱告,直到錄放音機的旋律結束。

第二天,正準備繞行公園禱告時,看到集聚的人群從公園中心退到左側,佔領的面積從二分之一,縮小到三分之一。次日,完全沒有擺陣,或許是三點左右下場大雨,四、五點的空氣裡還飄散著細如牛毛的雨絲。

接著兩三天的黃昏,公園都特別清靜,雖然天候不佳,但在炙燒的南部盛夏,這樣的陰潮反而更適合公園漫步。我在小徑上走著,擦肩而過了幾個養生的慢跑者,放眼前方涼亭,下棋的老人三三兩兩,更遠處一兩對父母帶著小孩溜滑梯、吊單槓,這就是一個社區的日常,安靜的日常。

上帝聽了我的禱告嗎?

當然。但是,我也不認為那個練功團體不會再出現公園,我感覺這是上帝給我的安慰,祂要告訴我:「孩子,你的禱告,我都聽見。」故此,我想起了桂格燕麥創始人克勞威爾的見證,當中的一句話曾讓我苦思好久。

克勞威爾積累的巨大產業,奮鬥的年歲,都是世人明明可見,他卻說:「很多人誇我會做事,會賺錢,但是我最會做的事就是禱告,因為在禱告中,我看到上帝不斷做事,那不是人所能做的事。」

不是人所能做的事
一個能洞見商機、積極求變,甚至對遺產的長期規劃(為能永續他所支持的福音事工),也搞得像偵探小說一般的成功企業家,竟然最會做的事是—禱告。我猜想他的禱告肯定不是求「什麼」,而是藉由禱告他看到上帝,他明白一切的成就,出自上帝的手。身為基督徒,必定都有禱告經驗,甚或日日都有禱告,但能達到克勞威爾之於禱告的境界,恐怕還有一段學習之路。

我在公園禱告所得到的回應,或許是自己跨越人生嚴冬的重要啟發,當禱告漸至有口無心,上帝再次提醒我:禱告要真切。試想:在民主自由的台灣,誰能改變公園正常的休閒活動?那時的我,確實是因為教會主日學的敦促,想要試著操練方言的禱告,看著開著擴大器的練功團體,從佔地縮小、從眾減少,到連著數日銷聲匿跡,怎能不讓人驚嘆連連,不再重拾信心的禱告!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