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出於神:種族滅絕倖存者原諒將她小女兒劈成兩半的男人

穆卡魯因達饒恕將她的右手切斷的男人,並和他合影。(來源: wandagenocideof1994.weebly.com)


【特約編譯鍾小玲、余友梅/報導】位於中非的內陸國家盧安達於1994年爆發了殘酷的血腥殺戮,今年是盧安達種族滅絕25週年紀念,當年至少有80萬人在短短100天內慘遭屠殺,主要是激進的胡圖族人(Hutus)大規模屠殺圖西族人(Tutsis)。

事件起因於1994年4月6日,盧安達胡圖族總統哈比亞利馬納(Juvenal Habyarimana)在一次飛機失事中喪生,隨後引發境內的種族滅絕,激進的胡圖族人指責圖西族人擊落總統座機,雖然至今仍不清楚誰該為此事負責,但事件發生後的暴力衝突永遠不會被人遺忘。

躲在屍體底下
種族滅絕期間,穆卡魯因達(Alice Mukaruinda)靠著躲藏度日。她回憶說,只要一聽到暴徒來了,開始開槍射擊,他們只能躲在屍體底下,或是挖地洞躲起來,但她要照顧小女兒,什麼也不能做。

1994年4月29日,那些種族滅絕的暴徒發現了穆卡魯因達,她說暴徒砍斷她的右手,搶走她九個月大的小女嬰,並且殘忍地殺害她,把她劈成兩半。穆卡魯今天她身上仍留有傷疤,攻擊者也殘忍地毆打她丈夫,後來救援人員救了她丈夫,之後兩人才團聚。但不幸的是她的父親被斬首,她的母親則在教堂被活活燒死。

全國各地都有紀念碑,碑上刻著受難者的名字。(credit: portrayingafrica.com)

全國各地都有紀念碑,碑上刻著受難者的名字。(credit: portrayingafrica.com)

漫漫和解路
集體屠殺結束後,穆卡魯因達住院一個月。世界展望會(World Vision)這樣的人道救援組織進駐盧安達,急救用品、糧食和藥品也跟著運送進來,人道救援組織也在和解工作中扮演重要角色。

盧安達世界展望會營運主管桑多茲(Ananias Sentozi)表示,如果人們互不連繫,又不團結,就很難做長期發展。
種族滅絕發生之前,胡圖族民兵一直在宣傳,鼓勵盧安達人民加入,殺害圖西族人及溫和的胡圖族人。種族滅絕之後,許多參與屠殺的罪犯佔滿了監獄。

允許罪犯尋求寬恕
盧安達現任總統卡加梅(Paul Kagame)在種族滅絕後尋求大和解,他拒絕把殺戮視為罪行,廢除死刑,提出了另一個解決方案:蓋卡卡法庭(Gacaca),這是一種傳統式的社區審判系統,允許罪犯認罪並尋求寬恕。

納達易撒巴(Emmanuel Nadayisaba)說,他站在法庭前面,開始試著原諒自己。納達易撒巴坦承自己當年犯下的罪行,他在入獄後成為社區建設志工。擔任志工期間,納達易撒巴發現自己與一名受害者在同一個團隊中,儘管這名受害者並不知情。

穆卡魯因達回想兩人會面的過程表示,他和納達易撒巴都加入了世界展望會的重建和平與和解協會。

當年受到納達易撒巴攻擊之後,穆卡魯因達曾經做過一個禱告,祈求上帝把她帶到那些攻擊她的人面前,讓她可以饒恕加害者。她說她想更親近上帝,不要只是做表面工夫。

受害者與加害者面對面
那時,穆卡魯因達並不認為她的禱告會得到回應,然而十年後,納達易撒巴要求與她對話。

納達易撒巴說,他全身出汗,非常緊張。他跪下來,舉起雙手,告訴穆卡魯因達自己是攻擊她的人。穆卡魯因達聽到納達易撒巴向她認罪,隨即昏了過去,清醒時人已經在醫院。穆卡魯因達說,那時她沒有回應,因為太震驚了。

納達易撒巴說,穆卡魯因達暈倒時,他仍然跪在地上,接著有人就把穆卡魯因達帶走了。幾天以後,穆卡魯因達要求與納達易撒巴見面,她告訴他:「我原諒你!願上帝原諒你!」接著,她要求納達易撒巴向她的家人道歉。他也是那個向穆卡魯因達指認她的家人埋葬在萬人坑中的地方的人。

之後,穆卡魯因達決定在法庭上為納達易撒巴辯護。納達易撒巴說,穆卡魯因達幫助他,向法官祈求寬恕,於是他不必再回監獄服刑。

穆卡魯因達說,上帝賜給她原諒納達易撒巴的力量,這是出於神,她無法解釋,只有上帝才能做到。作為和解的象徵,穆卡魯因達及納達易撒巴在各自的家門前一起種下一棵檸檬樹,希望他們的子孫和其他人能吃下兩家人和解的果實。

穆卡魯因達和丈夫因為斷手和背部受傷,無法正常工作,養活五個倖存的孩子。但她說,只有不再引起仇恨才能產生和平。「我們需要教育我們的孩子和所有和這場浩劫相關的人,沒有種族差異,我們都是一樣的。」
(來源:CBN News, Portrayingafrica.com)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