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遺忘在235公車上

4133_我的心遺忘在235公車上


◎Joan

那天陽光燦爛,一早趕著去上課,我的眼受不了強光刺激,摘下平日戴的近視眼鏡隨手塞入外套口袋,改戴太陽眼鏡。上了車,欣喜正好有空位,便一股腦坐下閉目養神。

下車後,等到要用時,怎麼也摸不到近視眼鏡,左思右想準是口袋太淺,滑落到公車座位上了。按捺住焦躁的心情,只能上完課再想辦法。

是否失去後才懂得珍惜?
打去公車總站詢問,描述了眼鏡特徵,對方問我可記得車牌號碼?心想,掉的時候根本沒警覺,警覺就不至於掉了,還會來問嗎?只能留下姓氏和聯絡電話,抱著微薄的希望尋回。

看倌可能想,一副眼鏡有啥關係?有何重要呢?大不了再配一副。但是這副眼鏡,是外子精心為我挑選的。外子很特別,送禮不在生日或情人節,但心血來潮送的,一定出於他的真心。縱使有的禮物說不上喜歡,心裡還是十分歡喜。

掉了眼鏡的那整週,我好像失了魂一樣,雖仍存著一副早期配的眼鏡,太久沒戴,戴起來倒不習慣了。隔天,我戴上舊眼鏡,忐忑問外子:「你說,我看起來像不像徐志摩?很老氣的樣子。」他說:「像徐志摩的眼鏡。」詼諧的回答讓我笑了,稍解失去的難過糾結。

許多事,我們好像都要失去了才懂得珍惜。像是有了手機,一天不多看幾次,彷彿對不住所繳的月租費,但卻讓人失去更無價的視力;還有在一起生活久了的「惱公」或「惱婆」,難免為了一堆歧見生氣和埋怨,等對方真不在了,才會懷念那有人拌嘴的時光。

學習敏感得剛剛好
曾經聽過有一位母親到國外出差,在那裡悄悄度過一個人的生日,就在夜闌人靜時,LINE上傳來簡訊:「媽媽,生日快樂,回來我有禮物送妳。」那晚,她感覺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媽媽。

回到台灣,已就業的貼心女兒奉上兩張著名歌舞劇的前排昂貴入場券,由於日期尚早,媽媽小心翼翼地收在包包夾層內。然而遺憾在千萬個懊悔中還是發生了,在忙碌中猛然想起錯過的戲票,翻來覆去打量,怎樣也無法讓時光倒流,提醒自己不要錯過。人總是不想忘記身邊人事物甜蜜的時光,但有時失去的東西就是很難尋回,只得學習放下。

放下遺憾 繼續前行
《敏感得剛剛好》一書作者伊麗絲‧桑德,教了正為悲傷情緒捆鎖的人們一招:試著寫一封道別信給需要放手的人事物。

比方說,我要向那副心愛的紅邊金屬雕花長方框眼鏡道別,必須先感謝它曾帶給我的所有快樂時光,也要祝福它未來一切順利!(也許讓撿到的人更需要它,戴起來更好看…)寫好後,朗讀給一個能讓你感到自在的人聽,或者唸給一株植物聽。

我原本有些納悶,寫了信不就好了,何以要把隱私公佈、找人來聽呢?後來想到一個畫面豁然開朗。聽的人猶如扮演一個池子,讓說的人將擔子拋入其中;有了見證人一言既出,駟馬難追,當事人就較不會再將它撈起。

此外對當事人而言,寫道別信時將深切體會到,自己寫信的對象在你人生中有多麼重要。感受浮現時,不妨隨著淚水湧現,帶走心中的鬱悶,這樣通常能抒解痛苦。

每個人需要悲傷的時間長短不一,伊麗絲‧桑德提醒我們,讀一讀尼布爾祈禱文所求的:「神啊,請賜我寧靜,以接受我無法改變之事;請賜我勇氣,以改變我所能改變之事;並賜我智慧,以分辨兩者之間的差異。」就算再不情願,如此失落感才能有個上限,也能幫助我們眼光更超越。別再打轉了,繼續前行吧!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