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韓國家庭在玻利維亞的傳奇

ben-white-148783-unsplash_meitu_1


◎裴婕

2019年1月,我有幸跟我們教會的短宣隊一同前往南美洲的玻利維亞。領隊是當地韓國宣教士的後代Dae Gun弟兄,他和弟弟Dae Guang目前在美國康奈爾大學讀本科,在我們教會英文堂聚會。

當我們聽到Dae Gun弟兄一家的故事,我們為這個韓國家庭而讚歎。

38年前,Dae Gun的祖父母帶著3個兒子(最大的10歲出頭),受韓國一個宣教機構差派,來到玻利維亞,Dae Gun的祖父受到誣告,被差派機構要求返回韓國,祖父拒絕回國,因此失去了所有經濟援助。當時政局不穩,政府驅趕亞洲人,亞洲人受到歧視,祖父的護照被沒收。

在這樣艱難的情況下,從50美元與一本聖經開始,38年後,Dae Gun一家在玻利維亞建立了一所大學(在南美洲受到認可)、一所醫院、一所神學院、兩所幼小初高中學校、以及70間教會。這些數字還在增長。2009年,Dae Gun的祖父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提名。

全家服事神

對我們來說以上這些只是數字,但對Dae Gun家人來說卻是巨大的心血、汗水與淚水。他們建學校、教會,並不是募款請建築工人來蓋房,而是祖父祖母,帶著兒子們一磚一瓦蓋起來的。祖父將在首爾的房子,用作抵押貸款買磚建教會。為了省錢,他們曾在一個塑料布棚頂、都不能稱為房子的小破屋裡住了10年(圖);他們將所有的錢都拿去買磚蓋教會,生活上簡單得不能再簡單,以至於燉湯只用骨頭;玻利維亞夏季多雨,每當下雨的時候,祖父母和3個兒子要蒙上一層塑料布擋雨才能睡覺,祖母至今回憶起仍然會流淚;祖父經歷過車禍,他也曾被用槍指頭,在建築工地墜落造成全身多處骨折、傷到脊柱卻在神保守下沒有癱瘓;祖母在工地幹活,兩次被大鐵桶砸到頭,昏厥送醫院……當年前去探望的其他韓國宣教士,看到他們的狀況都非常生氣,要求他們回國。

無數宣教士離開了,但是Dae Gun一家沒有。神要完全地得著他們,曾用許多極痛苦的方式,拿掉他們心裡的偶像。比如金錢、權力、甚至是家人。Dae Gun父親——祖父的大兒子早年營養不良,又在工地幹活,患上甲肝,醫生宣判無法醫治,勸祖父不要再浪費錢住院了,用剩下的錢給兒子買口棺材。Dae Gun父親知道爸爸沒錢,他收拾東西,安靜地出院回家了。祖父跪下跟神禱告:“神啊,願你的旨意成就,如果你要帶走我的兒子,你就帶走吧!”不過感謝神,後來Dae Gun父親在絲毫未接受治療的狀況下,經歷了被治愈的神跡。Dae Gun的二叔,被持槍搶劫,在生死邊緣蒙神保守。而Dae Gun在9歲時,被預謀綁架,但最終也被主搭救,綁匪把Dae Gun塞進一輛出租車並幫他支付了打車回家的錢。

他們沒有停止工作。祖母21年前被診斷出胃癌,兩次手術胃大部分被切除,如今70多歲非常瘦削,但她還負責監管一切建築工程,以及負責compassionate international的兒童事工(給幾百個孩子提供食物和學業輔導),她希望多做主工。眾人都說她裡面有臺永動機,但我們知道這力量來自於哪裡。

祖父的3個兒子,目前都是牧師且身兼數職;這個家裡的女性,同樣非常能幹;

第三代——十幾個孩子,也都用各種方式服事神,這是一個服事神的家庭。在神呼召他們的位置上,他們從來不覺得非他們莫屬,而是全家帶著敬畏神的心面對神的託付。

Dae Gun祖母說:“作宣教士很容易啊,只要凡事找神要就行了。就好比建樓房的工人,雇主一定會把磚和水泥提供給他啊。”這是多麼大的信心!

宣教士精神

“宣教士是一種生命,一種生活方式,不是工作5天、休息2天。” 幾年前,Dae Gun父母帶著他們弟兄和妹妹一起來到美國的喬治亞州,這是他祖父給他父親安排的安息年。到達美國後,Dae Gun父親去尋找拉丁裔教會,沒有找到;他就去公園傳福音,被管理員制止了;他又去公寓敲門傳福音,又被制止了;他說:“我可不能就坐在教堂裡什麼事情都不做!”

於是Dae Gun父親帶著妻子和十幾歲的兒女,一起改造一間舊房子,他們要建造成一間服事拉丁裔族群的教會。他們整修了水電線路,當時冬天很冷,一家人瑟瑟發抖,擠在一張床上。神是供應的神,教會建成後,人們陸續了解到這邊有家新教會;有一天,一個說西班牙語的牧師開車經過,停下來找他父親,說聖靈感動他停留,問這間教會需不需要牧師,就這樣他們雖全家已經回到玻利維亞,但那個牧師留了下來,在教會牧會。

幾年前,Dae Gun的父親被人誣告,入了獄。他沒有抱怨神為什麼讓他遇到不公平,相反,他看到了監獄裡犯人們的需要,於是有了現在的監獄事工。監獄里有的是殺人犯,有的是強奸犯等,他們都是被世人不齒的“敗類”,但他們的心是如此向神敞開。

在父親的影響下,Dae Gun和Dae Guang兩兄弟來到康奈爾後,在學校組建了拉丁裔學生團契。康奈爾學習壓力非常大,對於兩個需要拿獎學金的學生,更是如此,但服事神不僅是禮拜日做的工作,對他們來說,宣教士是一種生命,一種生活方式,這種理解已經深刻在了他們的骨子里。

榜樣的力量

Dae Gun說:“我是我爸爸的兒子,但在爸爸眼裡,神比我要更重要。” Dae Gun分享,在所有弟兄姐妹中,他爸爸尤其喜歡“對付”他,有時甚至在他需要早上5點起床搭公交上學的情況下,管教他到淩晨3點——他坐在那裡,讓兒子重復自己說的話。在喬治亞州改建教會時,Dae Gun第二天早上有考試,但他爸爸迫使他幹活幹到半夜12點,他非常生爸爸的氣,他想怎麼可以這樣呢,難道想讓我考試通不過嗎?

但隨著Dae Gun長大,他慢慢開始了解爸爸所作的一切都是為了神。他為了訓練兒子的意志力,將來能夠被神使用——這種全然為神擺上的心,從祖父傳給父親,從父親傳給兒子。神也傾倒祂的祝福在這個家庭,Dae Gun和Dae Guang非常優秀、爭氣。起初父母送他們來美國念中學(公立學校),本來沒打算讓他們在美國念大學,因為學費太貴(他們全家99%的收入都用在神國的事工上),但用Dae Gun妹妹的話說:“不知怎麼他們一下子變成了學校的尖子生。” Dae Gun來康奈爾的第一年,需要貸款,後來他拿到了美國綠卡,一路拿獎學金。

然而,舒適的美國生活沒有動搖兩兄弟畢業回玻利維亞服事的心。Dae Gun祖父要求他們學醫,在美國學習最先進的醫療技術,然後把學到的東西帶回玻利維亞。當我問19歲的弟弟Dae Guang:“你的人生被家人都規劃好了,你怎麼想呢?” 他笑笑沒有說什麼,他們可以這樣順服,讓我讚嘆。他們要承接祖父的異象。這兩個20歲的康奈爾尖子生,鋼琴、吉他上手就能彈,韓語、西班牙語、英語隨意切換做翻譯,特別是Dae Gun三語切換翻譯,都不帶磕巴的。

第三代的祝福

神給這個家庭的祝福,不僅僅是在經濟上的。優秀順服的第三代更是極大的祝福。

除了Dae Gun兩兄弟讓我嘆服,Dae Gun13歲的妹妹Youna練了兩年體操,後來拿到了全國第一名的成績,過兩年說不定她能參加奧運會;他們最小的堂妹,6歲,自己看視頻便學會了英語(玻利維亞本土的語言是西班牙語),沒有人教過她,她可以熟練的用英語跟我們對話。

聖經上說,“因為尊重我的,我必看重他;藐視我的,他必被輕視”。(《撒上》2:30)“萬軍之耶和華說:你們要將當納的十分之一,全然送入倉庫,使我家有糧,以此試試我,是否為你們敞開天上的窗戶,傾福與你們,甚至無處可容。” (《瑪》3:10)

親愛的弟兄姐妹,希望Dae Gun一家的故事能夠激勵你。這樣的一個韓國家庭,他們把自己全部獻給了玻利維亞。而韓國是如此小的一個國家,卻可以向世界差派如此多的宣教士;我也深深地為中國教會禱告,盼望神復興中國的教會、中國的弟兄姐妹;當中國教會被復興,投身於宣教事工時,我相信神的福音將會勢如破竹,不可抵擋。

請你一起為中國的屬靈復興禱告。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9.07.04)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