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在起跑線的香港女孩,如何找到幸福?

周婉婷(右)曾芷筠(左)曾是迷惘少年。


文字╱Sharon Lau 攝影╱Tidus(部分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周婉婷及曾芷筠,驟眼看來雙姝猶如一對姊妹花。如果生命是一場賭局,那麼她們打從出生開始,手上掌握的盡是爛牌,是「輸在起跑線」的香港孩子。
在沒有信主前,她們被魔鬼逐步拉向深淵,要兩位年輕人失去平安,奪去她們的夢想。婉婷及芷筠卻因先後走進教會,接受耶穌基督的愛,生命從此不再一樣。人生不再混沌,開始明白真正的幸福所謂何事,最後二人能夠大學畢業,現在更起來牧養許許多多生命正在迷惘中的少年人。

婉婷溫柔婉約,不時發出笑聲,沒想到她擁有一個悲慘的童年。「幼年時爸爸很少在家,他愛玩,常常唱卡啦OK,玩到半夜才回來。」小學三年級時,婉婷爸爸到大陸創業。兩年後,爸爸被人騙去所有積蓄,加上往澳門豪賭,欠下大量債務,不斷被高利貸追數,媽媽曾經因此想自殺。而小學畢業時,爸爸更有外遇,父母準備離婚。

被高利貸追債至惶恐度日
媽媽、婉婷和弟弟經常被「收數佬」上門追債,甚至家門曾被潑紅油、貼大字報等,嚴重債務讓家中分文不剩。後來媽媽更發現爸爸的外遇對象已經懷孕,便決定與丈夫離婚,自此婉婷成為了單親孩子。

婉婷憶述:「當時很害怕,根本沒有辦法好好睡覺。為了逃避被追債帶來的危險,曾經到親戚家生活了一年。」一家人惶惶不可終日,直至媽媽遇上了「穌哥」。「姑姐是傳道人,她將耶穌介紹給媽媽,媽媽由本來沒有辦法睡覺,祈禱後竟然可以入睡。於是,她也把這位神介紹給我們認識。」

婉婷升上中學後,變得無心向學,她說:「初中時我根本沒在讀書,每日坐在課室中,一句話都聽不進去,只想尋找開心;接著開始拍拖,每日都和朋友去玩樂,只是希望讓自己開心一點。但回到家中,每晚都躲在棉被裡偷偷哭泣。」

完成中學會考後,婉婷內心空虛的快要掉進黑洞,媽媽此時卻跟她分享去了一間在北角碼頭的新教會,感覺不錯。「當時為了應付媽媽,打算去一次聚會『交功課』,誰知道踏進教會走廊時,聽到一首詩歌就哭得不能自已。坐下來後,全程不斷哭泣,發現壓在心中很久的憂傷慢慢浮現出來。」

雖然婉婷小時候已知道有上帝,但她從沒有決志,當日卻像是有一種力量鼓勵她起來認信,於是她決志並接受先知禱告。「禱告中,我發現原來上帝真的很認識我,知道我內心的狀態。」

老師羞辱反成為推動力
從此,婉婷決定認真跟隨上帝,但由於她的成績底子太差,到想讀書時已發現很難追上,預科需要轉校。她感謝當時還是傳道人的王帆牧師,孜孜不倦為她及其他青年牧區的同學改中英文作文,鞏固了大家的語文水平。然而,她還是在高考(A Level)中英文科不合格,於是只能繼續修讀副學士課程。

但原來,崎嶇的升學之路是上帝為她所預備最好的途徑。「曾經有中學老師對我說,我不可能進到大學,以我的資質根本不可能有大學錄取我。除非是『搵人嫁』,而對方是有錢人,願意買一間大學給我,才會有人錄取我……」

由老師而來的羞辱,並沒有成為婉婷的阻礙,因為她已經在教會的組長及傳道人身上,看到一份無條件的愛,她相信,耶穌基督犧牲自己的生命完成救贖大工,人的生命是可以被改變的!終於,她在副學士遇到很多欣賞自己的伯樂。「教授們很欣賞我的觀點,讚美我的看法獨特;我在他們面前,因為我信耶穌,祂使我有力量。」

副學士的學生成績在三分或以上便有機會進行大學面試,偏偏婉婷在畢業前的學期成績下降了,差一點分數才能達到要求,她頓時感到很羞恥,並想放棄升學夢。「我不斷祈禱,加上很多牧者鼓勵我,叫我不要放棄,奇蹟發生了!最後的學期我拿了人生中首個A,而且兩科都是A,成績更是全個學院第一、二個高分學生,最後獲得教育大學幼兒教育系錄取入學。」

任世間再冷酷 還有幸福可借
前路看似有轉機,回去跟媽媽報好消息,卻被現實打得落花流水。「小時候,我的夢想是做老師,但現實一直告訴我:我是不行的。終於得到了一個學位,媽媽坦白地我告訴家中經濟情況很差,僅有的儲蓄只能提供一人的大學學費。就算有錢,都要留錢給會念書的弟弟讀大學……」雖然傷心,但她沒有因此埋怨上帝及媽媽,因為這是家中真實的情況,她也有心理準備要出社會找工作。

「最叫我感動的,是大人們的支持。一個傍晚,已破產的王帆牧師在戶頭提款給我交留位費,他們夫婦支持我繼續升學。後來他哭著向上帝禱告,也跟主任牧師說到我的情況。在聖靈感動下,教會當年成立了大衛基金,為幫助貧窮學生完成學業而設,而我是第一位的受惠者。」

最終婉婷順利完成大學課程,並考取幼兒教師的資格,曾在幼稚園工作,現正進行青少年牧養的事工,並育有兩名可愛的兒女。

4135_輸在起跑線的香港女孩_2

婉婷現正進行青少年牧養的事工,與丈夫育有兩名可愛的兒女。

芷筠和婉婷屬於同一個小組,婉婷很關心她。「小時候,我媽常常喝酒,幼稚園時她已離家出走,但仍有私下跟我們聯絡。姊姊及哥哥跟爸爸住,我則寄居親戚家中。我一直很自卑,覺得自己讀書很差,無心向學。小六時,爸爸已是癌病末期,由於他視網膜脫落而不能外出工作,家中已沒有隔宿之糧,於是一家開始成為綜援戶。」

升中學時,她被派到一間「爛仔」學校,經常發生打架事件。「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是讀書的料,當時的夢想是在『波鞋街』賣波鞋(運動鞋),因為旺角的男孩『幾型』(帥氣),加上自己又可以有波鞋穿,自己賺自己用,多好!我每晚飲酒,沒錢就偷錢,從中二升中三、中四時,是人生中最放縱的時候。經常流連機舖(遊戲機中心)或到朋友家睡覺,就是不想回家。」

同心同行 原來我也不是最低
人生無方向,覺得自己沒有人愛,芷筠就開始胡亂結交異性。「爸爸離開後,媽媽回來住,但我跟她的關係好陌生。」中四時,她的人生完全黑暗,因為看不到明天,常常逃學。「有次我去了教會的BBQ活動,之後就留下來了。為甚麼我會留下來呢?因為我閒著沒事做,當時我跟男朋友已經分手,我們的朋友圈幾乎是重疊的,所以不可能約出來玩。」

她發現,教會很多人關心自己。「我一直以為教會是書蟲的集中地,來到後卻發現原來大家讀書也是普通(笑),每個人生命都很『低』。」當牧者們不站在道德高地去面對羊兒時,生命就能影響生命,一個又一個孩子的心門打開,包括芷筠。「教會生活原來可以如此簡單及開心,我跟婉婷一樣,在敬拜中經歷上帝的愛。傳道人當我們是女兒,讓我們感覺到上帝的愛。」

考一分已經光宗耀祖
「傳道人Debby及Adino經常鼓勵我們,因為耶穌,生命是能被改變的!我的眼光也變得不再一樣,決心用生命及成績來榮耀上帝。」芷筠自嘲自己當時雖是一個中四學生,卻連分數加減要先通分母都不知道。她的起步點基本上要由小學開始,可是她不恥下問,下課就追著老師提問,回到教會又和其他年輕人交流。「我的成績本身很差,不會再更差,即使努力過後成績沒進步,也不會蝕底,因為低無可低。」

高中選科時,原本她自己屬意文科,但媽媽說商科的工種較多,所以她讀商科去。「我只有一個要求,就是讀美術科,因為美術科不用背書,畫好一點點應該怎樣都有一分吧!」懷著阿Q精神的芷筠,認真地被主耶穌改變,眼光變得很正面。「會考時,我只想考一分,已經光宗耀祖,因為家人都只有零分……但相反如果成績好,上帝的榮耀將會很大。」

為著榮耀上帝的目標,芷筠不知不覺地向著標竿直跑,偶然她在教會內不小心講粗口,大家只是一笑置之,因為改變是一個過程。

導師們對年輕人全然接納,加上聖靈幫助下,她竟然第一次在校內考試中獲取選修的商科三科全級第一名。「最好笑的是,以前和我一起玩樂的朋友們,紛紛問我是否嗑了藥?」她笑著說因為耶穌變high了,老師也邀請她上台分享生命的見證。會考前,她發起一個讀書小組,邀請所有「壞朋友」來參加,希望藉此傳福音。

枯骨復活成大能軍隊
放榜時,傳道人陪著芷筠領取成績單,二人都紅了眼眶,因為比預期多出了17分,芷筠考獲了18分!「我做夢了嗎?」連她自己都不相信眼見,傳道人替她從一間Band 5中學,轉到另外一間基督教學校升讀預科。原本該校申請人數已滿,但校長見到王傳道用字懇切,就像父親一樣愛護自己的女兒,於是動用後備學額成就美事。

兩年的預科生活中,芷筠不斷見證上帝的大能,她成為了學校的領袖生,廣傳福音。最後更升讀大學主修商科,畢業後被一間大型銀行取錄。「困難一定會冒起,年輕人要學習交託給上帝,不要給自己框框,每個人的可塑性都很大。」(轉載自香港影音使團《天使心》七月號)

芷筠成為了學校的領袖生,廣傳福音。

芷筠成為了學校的領袖生,廣傳福音。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