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記下查經15》押沙龍叛變

水彩畫《押沙龍被掛》(圖片來源:維基)


◎張慧康(高雄宣道會內惟堂主任牧師)

經文:撒母耳記下第15章

有人說,時間是最好的療癒劑,把問題放一邊不去管它,時間久了問題自然解決。但讀聖經卻讓你看見,把問題拖久了不去管,到最後不但問題沒有解決,反而是你被問題解決了!本章押沙龍的叛變就是這麼來的!話說押沙龍自從他親妹妹她瑪被暗嫩糟蹋之後,對大衛身為父親卻沒有處罰暗嫩非常不滿。後來押沙龍殺死暗嫩報仇不得不遠走他鄉,雖在約押的相助下回宮,但只是和父親見面,卻沒有真正的和好。

論輩排序,前面兩個哥哥都不在了,押沙龍此時已是家裡長兄,是最有資格繼承王位的人,卻沒見大衛有傳位之意。終於,渴望王位的他等不及了,決定取而代之……本章前半段1-12節記載押沙龍怎麼叛變,至於後半段13-37節記載大衛的應變。我們先了解整件事情的經過:

第一步:收買人心、衝高民調(1-3節)派五十個人在押沙龍的馬車前面開道,這已是王者的威儀派場,押沙龍不臣之心已昭然若揭。他和現在檯面上的政治人物一樣,深知得民心者得天下的道理,所以積極收買人心,用現在的話就是衝高民調!

他用的方法是常常清早起來(展現勤政的風範)就在城門口那裏堵人。只要看到有人來找王申訴案情,就問他哪裡來的,而且還耐心聽完案情並且一律回應:「你的申訴合情合理,可惜王沒有派人來聽你申訴。」

若你上過法院就知道,法官問案的態度常常不大耐煩,還沒講完他就請你回去。因為沒人愛聽吵架的話,無奈法官的工作就是每天聽人家吵架!從法庭設計可知,原告被告各坐一邊,一個攻擊一個防禦,一個說對方如何不對,另一個嗆你亂講,其實都在吵架,只是要按照訴訟程序進行罷了。但此時押沙龍聽人申訴不但沒有皺眉,還稱讚對方的申訴合情合理,這聽在百姓的心裡是何等療癒啊!

至於「可惜王沒有派人來聽你申訴」這話陰損,分明在編派大衛王的不是以拉抬自己的聲望,若是分屬不同政黨還能理解,但如此逢人貶損自己父親就很缺德了。
積極展現親民、愛民的形象(4-6節)

接著他開始說些帶風向的話:「要是我被立為國中的審判官就好了!那樣,任何人有申訴都可以來找我,我一定會為他主持公道。」講這話就是要製造社會輿論,鼓動民眾去注意他押沙龍也不錯啊!老子不能聽訟當審判官,這個高大英俊的兒子也可以取而代之啊!而且他還刻意展現親民愛民的形象,百姓向他叩拜稱謝,他還伸手扶他起來,甚至親吻。正如現在美國要選總統的,都有形象顧問建議一定要主動跟民眾握手,拍照不能拒絕,遇到孩童還要抱起來親吻那樣;這些早在三千年前押沙龍就懂了!

當時也沒形象顧問公司,我不知道這些押沙龍是怎麼懂的,反正最後他的民調已經超過大衛:「押沙龍這樣對待每一個來向王申訴的以色列人,贏得了民心。」

第二步:發動政變(7-10節)正如孟子說的:「君子可欺以其方,難罔以非其道。」大衛是敬虔愛主的人,押沙龍說要去希伯崙還願,要敬拜神,這個理由大衛當然同意。但事實上他是要離開耶路撒冷,選定希伯崙來發動政變自立為王。

為何要選在希伯崙這裡呢?理由有二:第一、希伯崙是他的出生地(撒下3:2-3),很多鄉親看著他長大的,自然呼應他的人比較多。第二、當初大衛先在希伯崙作王七年半,但後來遷都到耶路撒冷,雖然是為了南北統一有治國眼光,但對希伯崙人來說自然較為不便。通常百姓只考慮自己,以前有事在希伯崙就見到大衛,現在卻要長途跋涉到耶路撒冷才行,自然對大衛有怨言轉而支持押沙龍,讓他輕易收割這些反對勢力納為己用。

扣押朝中200位官員作人質(11-12節

押沙龍要稱王,自然得有文武官員朝拜,否則寥寥數人怎麼當王呢?熟悉中國政變歷史或看過宮廷劇的都知道,押沙龍邀請這兩百位,對內情一無所知的耶路撒冷政要高官,一同前往希伯崙,名為一同還願獻祭,其實是要軟硬兼施地扣押他們做人質!若到時候押沙龍安排好的暗樁高喊「押沙龍作王了」!要大家叩拜新君!這兩百位官員卻依然誓死效忠大衛王,馬上就得人頭落地一命嗚呼!若他們眼看形勢比人強就跟著宣誓效忠押沙龍,馬上放出消息讓全國百姓都知道:耶路撒冷文武官員都已擁護押沙龍作王,那麼從百姓到官員全都搞定,全以色列國就大勢已定囉!

這當中有位熟知內情的亞希多弗值得一提。他之所以要從大衛的謀士改投押沙龍,是因為他看不慣大衛與拔示巴的事情,憤而跟大衛決裂。因為他是以連的父親、拔示巴的祖父(撒下11:3;23:34),眼看著自己孫女的貞節被大衛毀了,孫女婿烏利亞也遭他殺害,原本小倆口美好的家庭就此家毀人亡,亞希多弗自然看不下去選擇離開大衛,不再願意為他出謀劃策。可見犯罪的後遺症有多麼嚴重,影響有多深遠,我們真的要很警惕在心啊!

為免傷亡,大衛選擇逃命(13-16節)

當有人前來耶路撒冷通風報信,稟告大衛「以色列的民心都歸向押沙龍了」!大衛當機立斷選擇棄城逃亡!歷史給大衛的評價很高,一致讚揚他愛民如子不願造成任何傷亡。畢竟這是大衛與押沙龍之間的父子恩怨,並非抵禦外侮保衛家園,為此興兵作戰不管死的是誰都死自己人,何必牽連無辜讓士兵白白送命?選擇棄城逃亡雖然狼狽失去尊嚴,但卻是保全以色列最妥切的辦法!因此大衛下達逃亡令,臣僕們均無異議立刻遵旨照辦!

只是還留下十個妃嬪看守宮殿卻是大可不必!既然帶著全家逃命要緊,這宮殿遲早被押沙龍接收,還需要這十個弱女子看守何用?既不能寄望她們保衛王宮,難道還留著替押沙龍開門?大衛此舉仍不免於重男輕女的思維!

大衛王帶著眾民離開耶路撒冷,這一路上當然奔波勞累。跟隨他的人有基利提人、比利提人以及從迦特來跟隨他的六百人,這是大衛還沒稱王時就跟著他四處逃難的子弟兵,情感非比尋常。當大衛問迦特人以太說:「你為什麼要跟我們一起逃難呢?回去留在新王那裡吧!你是流亡到這裡的外族人。你剛來不久,我怎麼可以叫你跟我們一同四處飄流呢?我甚至不知道往何處去。你還是和你的弟兄回去吧,願耶和華以慈愛和信實待你!」可見大衛真是體恤下屬為人著想,不願他們跟著自己顛沛流離餐風露宿地生活。只是以太卻答道:「我憑永活的耶和華和我主我王的性命起誓,不管我王去哪裡,僕人都要誓死追隨到底!」大衛眼見他如此赤誠忠義,便讓以太繼續同行!

其實一個人平日待人如何,看他離開時大家的反應就知道。當大衛一行人離開時,百姓盡都放聲大哭,可見大衛平日待人不薄,對百姓頗有建樹,功德素在人心,因此他們非常不捨(若是百姓紛紛額手稱慶拍手叫好,自然大衛要扣分了)。

神的同在不在乎約櫃,在乎祂自己的旨意(24-31節)

大衛過去作王的時候道德光景軟弱,現在落難反而對上帝的信心回來了。祭司撒督一行人要扛著約櫃與他同行,已成驚弓之鳥倉促逃離王宮的他應該好好把握,但他卻要他們回宮不必隨行。他深知約櫃只是象徵神的同在,神的同在卻不受約櫃約束,只在乎祂自己的旨意。所以他說:「你把上帝的約櫃運回城去吧。倘若耶和華恩待我,祂必使我重返家園,重見約櫃和會幕;但如果我使祂不悅,我也甘願聽憑祂的處置。」若把此事與先前以色列出戰非利士人要把約櫃抬出來,以為能享有神的同在相比(撒上4),大衛的信心的確不在乎可見之物的約櫃,而在乎看不見的神。況且此行是吉是凶他也不知道,但他願意順服上帝的帶領,並且盡一切可能為回宮準備,所以要撒督他們回去耶路撒冷當內應,以圖再起。

此時的大衛也和我們一樣。很多時候前面道路如何我們並不知道,上帝會怎樣帶領也不清楚,但我們並非完全束手無策坐以待斃,還是需要盡我們能做的努力安排。
安排內應,以圖來日(32-37節)

最後大衛的朋友戶篩聽到消息也趕來送暖,撕破衣服頭蒙灰塵以表哀戚迎接他。但大衛同樣希望他回耶路撒冷做內應,並且給他一份名單好在王宮裡暗中互相支援:祭司撒督和亞比亞他,撒督的兒子亞希瑪斯和亞比亞他的兒子約拿單,加上戶篩就有五個內應以圖來日了。最後作者以「那時,押沙龍也進了耶路撒冷。」表示押沙龍已入主王宮,叛變成功。

了解押沙龍叛變的經過與大衛的應變,我們可以做出以下反省。

一、押沙龍:典型的政客

押沙龍和現在典型的政客一樣,擁有強烈的政治慾望以及謀奪政權的能力,也懂得包裝形象收買人心以為己用。但政客與政治家的差別在於:政客沒有政治理想也沒有正直無私的品格,只會耍詐、要脅與善用權謀,一切的努力只為自己不為國家。政治家如國父孫中山先生是有其政治理想與治國藍圖,為了理想連權力都可以捨棄,像他不惜將大總統讓位於袁世凱。

那怎麼分辨這個人是政客還是政治家呢?從押沙龍身上我們看見,認識一個人要看他過去的言行如何,不能只看現在他說的!

押沙龍口口聲聲想為百姓作審判官來聽訟,很希望為民服務主持公道,那他自己秉公行義嗎?過去暗殺他長兄暗嫩要怎麼說?他犯這大罪到現在也不覺得自己有何過錯,顯見他毫不把上帝的律法當一回事。

可以應用的是:現在選舉要到了,很多檯面上的候選人都說要為國為民,提出很多政見,你心中若已有默定的人選,最好投票前,多聽聽別的對手怎麼批評。

若只是沒有證據的指控,大可不必理會;但如果有真憑實據,你要注意他是怎麼回應?如何面對?因為這關乎他的品德操守是否值得信任。

二、大衛:患難中見真情

此時堪稱大衛稱王以來最悽慘落魄的時候,但患難中許多人對他不離不棄,真情流露,足見他平日待人仁義寬厚(除了亞希多弗惱怒大衛壞了他孫女名節)。大衛寧可落跑也不肯動刀兵,愛惜百姓的性命甚過自己的王位,也在患難中看見他愛民如子的真情!

大衛在患難中也展現對上帝的信心與真摯的情感!詩篇第3篇就是大衛逃避他兒子押沙龍的時候作的詩。字字句句流露出他對上帝的真信心與情感:
耶和華啊,我的敵人何其加增;有許多人起來攻擊我。有許多人議論我說:他得不著神的幫助。但你耶和華是我四圍的盾牌,是我的榮耀,又是叫我抬起頭來的。我用我的聲音求告耶和華,他就從他的聖山上應允我。

我躺下睡覺,我醒著,耶和華都保佑我。雖有成萬的百姓來周圍攻擊我,我也不怕。耶和華啊,求你起來!我的神啊,求你救我!因為你打了我一切仇敵的腮骨,敲碎了惡人的牙齒。救恩屬乎耶和華;願你賜福給你的百姓。

只是讓大衛痛苦的這個仇敵不是掃羅,也不是非利士或亞瑪力人,而是他自己親兒子押沙龍,這痛實在椎心刺骨,但他對上帝的信心也在此表露無遺。

結論:押沙龍叛變

押沙龍外表俊美,身上流著大衛的血,卻沒有大衛那樣的生命與品格。大衛在患難中重拾對上帝的信心,押沙龍在王宮裡長大卻不認識神,只想謀奪王位。可見一個人能否認識神,不在乎環境,有時太優渥舒適的環境反而容易讓人離棄神!

過去押沙龍拭殺長兄暗嫩一事,此等殺人逆倫大罪,大衛身為父親也是執法的國王,卻始終未置一詞,多年來連聲責罵也沒有。正所謂「養不教父之過」,放任不管的結果,如今押沙龍叛變終成大患,大衛甚至倉皇逃命,自己也受到嚴厲的教訓。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