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的父親,天上的父親

Care for elderly in wheelchair


◎饒冰心(基隆教會新禾之家會友)

小時候,爸爸常帶我們到處玩。但有一次,我做錯事情惹爸爸生氣,被爸爸狠狠罵了一頓。我忘了是什麼事情,只記得他罵我的話讓我很不舒服。長大後我漸漸與爸爸疏離,也越發叛逆,甚至會惡狠狠的瞪著爸爸說:「給你打」;甚至我咒詛自己,以後我有小孩,我就這樣對他。

長大後,我與父母的關係變得不好,很會頂嘴,而且脾氣暴躁。結婚後我帶著小孩回娘家,若我覺得爸媽的話不順耳,還是一樣會頂回去,空氣中好像有火花。一直到我卅幾歲信耶穌後,姊妹陪我去參加特會,在敬拜讚美中遇見神,與父母的關係才開始不一樣。

在聚會中被神光照
保羅是在去大馬色的路上遇見耶穌,我則是在台上呼求耶穌的時候,上帝讓我知道自己是個不孝的罪人。我一點都不敢辯駁,只能一直哭說我知道錯了,請神原諒我。那堂聚會結束,我明白了一件事:就是上帝很大,充滿在天地之間,雖然我看不到祂的樣子,但是心中充滿敬畏。

還有一次聚會,在敬拜中,牧師呼召台下不能原諒父親的人舉手,我想都沒想手就舉起來,眼淚也流下來。在敬拜中我一直哭泣,彷彿要把童年的委屈哭掉一樣。一個多月後,爸爸因水腦要開刀,我和弟弟、妹妹輪流去醫院照顧爸爸。去到病房,我發現自己有些不一樣,才發現是我和爸爸心裡的隔閡不見了。之前我和爸爸沒有什麼話可說,但那時我能很自然地跟爸爸說話,非常奇妙!

上帝還給我一個好大的恩典。在爸爸住院期間,有一個教會小組來唱詩歌給爸爸聽,我鼓起勇氣跟爸爸傳福音,他就接受了耶穌。

之後上帝也光照我跟媽媽之間的心結。以前我總是感受不到媽媽的愛,覺得她偏愛弟妹。我是祖母帶大的,祖母很強勢,她罵媽媽時我會站在祖母那邊說媽媽不對。上帝讓我看到那一幕時,我也一樣痛哭流涕。聚會結束後,我決定回去跟父母道歉和好。

天父挪去與父母的隔閡
當我回家跟爸媽道歉時,媽媽說哪有父母會記得子女的錯,都忘記了。我哭著說:「我以為你們不愛我。」爸爸說:「亂講!妳是長女,愛妳最久!」從那天以後,我沒有刻意做什麼,但真的不會頂嘴了,脾氣也不暴躁了,和父母說話都能和顏悅色,也樂意聽他們說話。

現在我常回去看爸媽,載他們出門走走、吃飯,留下美好的回憶。在特別的日子家人聚餐時,我會特別按著教會的教導尊榮爸媽。奇妙的是,當我這樣做時,媽媽也回應讚美我們三姊弟。感謝天父,在爸爸回天家前,我們有美好的九年相處時光。

我與孩子的互動也改變了。之前我載小孩上學常不耐煩,會嫌小孩動作慢,罵兩句加打一下肩膀,但現在我不會再這麼做了。

感謝天父使我從與父母破碎的關係中回頭,天父不但饒恕了我,也安慰我受傷的心,除去因我的不成熟造成與父母間的隔閡,並扭轉我對自己及孩子的控告。感謝天父使我和父母與孩子恢復美好的關係,榮耀歸給天上的父親。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