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父親

4139_孩子的父親


◎張朴

自第三個寶寶出生,整個家像一條已繃緊的繩子,再勉強拉長多幾吋。為了多一個人手看顧孩子,我也搬到家中工作。

整天眼望屏幕,指頭拍動著鍵盤,耳裡耳外則全是孩子的聲音。有時哭,有時笑;有時爭執,有時嬉戲;兄妹倆有時在那邊交頭接耳,有時走到我身邊繞著、嚷著,嬌滴滴只想多黏著阿爸一會兒。

為孩子忙亂 重擔壓肩
幼稚園高班的大哥做功課時,總喜歡把他那張迷你版書桌拉到我身旁。我於是一邊翻譯文件,一邊指導他作業。他算是很聽話的了,但畢竟孩子總有長了翼想飛上天的時候,過了火,便弄得平日幫忙家務的奶奶氣如雷鳴。這個時候,我也只得放下限期迫得透不過氣的工作,走出臨時在餐桌搭起的工作台,用較為嚴肅的口吻給他來一頓訓話,搬出一套已跟他很有默契的罰則,這才勉強煞住了他不守規矩的孩子氣。

三歲的二姊則還小,有時跟她講規則,始終還是情緒大過天,尤其平日最喜歡往母親懷裡撒嬌的她,一下子多了個弟弟,連日來變得像一條暴雨天的河流。

這晚,內子在房裡給小弟弟餵哺母乳,二姊卻在門外吵鬧不停,拍打著門嚷著要媽媽陪她。我抱她,哄她,摟她,她就是像一尾給捉上岸的魚,全身扭動,奮力要從我手中滑脫出去。眼見沒辦法,為免失手令她跌倒,只好緩緩將她放在地上,任由她大字形披頭散髮朝天手腳亂舞。

她的哭聲壓得人腦袋嗡嗡怪叫,所有思緒就像一場大堵車,內心不免也像那些焦躁的汽笛。有時語氣重了點,事後回想也不禁滿懷歉疚。

家裡這樣亂了好一陣子,我漸漸明白這是情感的需要,已經不是什麼道理不道理了。幾陣急速的敲門聲,餵哺給截停,這次吵鬧輪到了初生的弟弟。

我嘆了口氣,抬頭望見哥哥一直乖乖的抱膝坐在沙發的角落,不發一言。平日每晚這個時候,我們常在各適其適的繪本裡共度親子時光,可是這晚他已拿著書本問了我好幾遍,我每次都答應了,但這個時候,那堆本已趕急的工作,卻越來越接近截稿懸崖。為了家人的生活,我只能滿心歉意,低著頭快步鑽回電腦後面。

天上的父時刻看顧
夜深人靜,我把完成的工作都交去了,兩個肩膀才能像充氣的皮球軟下來。可是那兩把在比拼聲量的哭鬧,加上一對期望的眼神,依然在這個父親心裡。我悄悄看了看三個睡熟的孩子,大哥蜷曲成了個「弓」形,二姊趴著睡成「方」字,小弟弟則包成了一顆橘子。

我有點氣餒,更多的憂慮。臨睡前一陣感觸,拿起《荒莫甘泉》看這天的信息,迎面便見頁頂一句話:「你想野地裡的百合花,怎麼長起來?」(馬太福音六章28節)

三個孩子的天父彷彿來到了眼前,語重深長解答了我此刻的心事,接過了我肩上扛不起的重量。我也知道誰會一直在他們身邊時刻看顧,也只有這位父親可以做到。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