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著祂走

Young asian businesswoman holding business documents and umbrell


◎蔡聽雅

最近開始轉換人生跑道,才赫然發現自己已被歸類在「年紀大」的族群裡。過去那種天不怕地不怕,自我感覺良好的信心突然一落千丈。當四下無人,我會傻傻的攬鏡自照,「我,真的老了…嗎?」

可是左看右瞧,怎麼看還是覺得自己是那個甫出校門,充滿夢想和勇氣的18歲女孩呀,怎麼轉眼已經是個老大不小45歲的輕熟女了?

這是該退縮的年紀嗎?
前幾天往市區一家餐館面試,推開門,眼前是美式鄉村風格的氛圍,我還真喜歡那間餐館的環境。於是點了杯咖啡坐在二樓,等著面試時間。

過了約半個多鐘頭,一位穿著輕便T恤牛仔褲的女士向我走來,親切地看了看我的履歷後便說,「我們這裡靠近學校,所以希望尋找年輕的小朋友,不好意思。」我毫不意外地對她點了點頭。她看我的眼神充滿暖意,臉上漾起了一絲微笑又說:「我們這兒的咖啡非常好喝,妳好好品嚐。」

我也沒辜負她的好意,在她離開位子之後,我獨自在二樓「佯裝」出一派的怡然自得,享受著我最愛的焦糖瑪奇朵。

被拒絕的似乎不是我的能力,被看成問題的是誤加在我身上的數字。我知道這不會是最後一次,當我推開門走出那間小餐館,一股即將要下雨的熱浪朝我襲來,我想,或許這也是我現在生命中必須要面對的另番局面吧!

說不在意是騙人的,可是,被打擊到的居然不是我的才疏學淺,而是芳華已過的青春歲月。 雨,最終還是落了下來,像在回應我內心的小小惆悵,那在我腳下不斷延伸的前方,仍有許多人來了走了,去了散了,莫非他們也和我一樣在尋覓著什麼嗎?

內心上演意志消沉的戲碼
回到家,把包包一扔坐在床沿邊上,不自覺就心煩意亂起來,腦海中像有個小劇場似的,翻來覆去,上演著一些令人意志消沉的戲碼。更糟的是,它還不是默劇,而是超有對話的在那消磨著信心的城牆。呆愣半晌,一陣倦意讓眼睛不再想睜開,於是,我放棄內心不斷的天人交戰,我想,是該在祂面前棄械投降的時候了。

記得廿來歲的自己總是意氣風發,想做瓊瑤又想當三毛,那種滿懷著對創作的熱情與夢想,即便在跌跌撞撞以後,仍是把這樣的勇氣掛在胸口。

我知道,上帝一天不把這樣的夢想從我生命裡挪走,我就會一直朝著這樣的希望前進;就算鏡中出現的臉孔不再年輕,然而那種青澀年少不畏猛虎的膽識,依然還在我未曾老去的心臟中熱烈狂跳。

探問自己心中真正的嚮往,明知道又裹足不前的畏懼,是太看重自己的表現,還是自以為可以靠著自己去完成心中的夢想?為什麼一到重要關頭,自己選擇的不是面對而是逃避,不是捍衛而是投降?在我折服於世界的繁華後,我真的有開心快樂過嗎?

人有時需要當頭棒喝的提醒,也需要認真謙卑的反省,更需要面對、解決困難的勇氣和毅力,才不會像牆邊的草,風往哪吹往哪倒,徒增歲月痕跡,卻沒有增進半毛錢的智慧。

再一次將目光轉向祂
當我再一次將目光從自己身上轉向神的時候,我豁然開朗了。歲月流逝不是我能控制,但我能點綴歲月中的精彩;芳華老去不是我能控制的,但我能讓神的智慧豐富我人生閱歷;旁人的眼光不是我能控制的,但我能將最好的自己,獻給一直愛我的神。

改變往往需要勇氣,腦袋相信很容易,心裡相信並要把腳跨進急遽湍急的紅海且要往前直行,那真的需要神的恩典和憐憫。我曾經把對神的承諾丟進一家家的餐館工作中,用忙碌掩蓋自己的軟弱;而今藉口被現實推出了門口,我眼前望去的是,摩西一杖劈開紅海讓出的那條康莊大道,我軟弱但祂剛強,我打算就這樣賴在天父的背上不下來了。

因為上帝賜給我們,不是膽怯的心,乃是剛強、仁愛、謹守的心。」(提摩太後書一章7節)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