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浪子的父親】兩兒進出監獄超過20年 九旬飛將軍走過流淚谷

張作民與溫永生牧師(中)合影(圖/張洛銘提供)


【記者梁敬彥台北報導】這是一位半生戎馬、經歷對日抗戰、剿匪等九死一生大小戰役,立下多起戰功的前空軍志航大隊「飛將軍」(指飛行員)的老父親,因著愛與信仰,走過信心軟弱的流淚谷,終於等到為非作歹,持續進出監獄超過20年的兩個兒子,不但浪子回頭,且在基督裏,成為新造的人,從哀哭變為跳舞,化流淚谷變為泉源之地的恩典旅程。

在人不能 在神凡事都能
「聖經浪子回頭故事(見路加福音十五章11-32節)的父親,雖然小兒子離家,但還有大兒子在家陪著父親。當年,我可是兩個兒子都因犯罪發監服刑!」

今年已經高齡91歲的張作民弟兄,接受本報採訪時,回想那段等待兩個兒子洛銘及禹銘「浪子回頭」的信心旅程時,聲如洪鐘地用「在人這是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馬太福音第十九章26節)感謝主,讓他在有生之年,還有機會看到兩個兒子在更生團契及基督信仰的幫助下,從眾人眼中及口中的「歹徒」,現在有機會可以自食其力,堂堂正正地做人,這是他這個為人父親者「內心最大的寬慰」。

監獄,是讓張作民很長一段時間深感羞恥,在人前根本抬不起頭,也根本不願提起的「所在」。

張作民的大兒子洛銘,從青少年時期開始就吸菸(毒)、混幫派以及打架鬥毆樣樣來,高中念過四所學校,都在高一就被退學,18歲就有第一次教唆強盜的前科,接下來,累積有10幾年的時間,都在監獄裏「蹲苦牢」渡過。

比起大兒子洛銘,小兒子禹銘更是不遑多讓,國小就會抽菸,國中時就偷竊、吸毒以及聚眾滋事等惡行樣樣來,在觀護所、感化院以及在監獄裏關的時間,比在家的時間還多。

讓張作民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兩個兒子同時因案在新竹監獄裏服刑,他和太太還兵分兩路,一人去給大兒子會客,另一人則去會客小兒子。

張作民坦言,雖然他從小就在教會學校念書,認識這位全知全能的主耶穌,但他對於兩個兒子不斷地犯罪,頻繁進出監獄,他真的充滿無力感。

特別是他在軍旅生涯中,還是在軍校擔任「飛行教官」的為人師表者,但他對怎麼「管教」自己的孩子,已經無能為力,他只能自我安慰說:「兩個兒子坐牢反倒好,至少知道人在哪,而且是死是活!」

不求虎父無犬子 但求端正做人
「我不求兩個孩子『虎父無犬子』,只希望他們堂堂正正做人,沒想到連這麼卑微的心願都不可得。」

張作民說,他從年輕的時候就投筆從戎、報效國家,後來跟著「老總統」(指蔣介石總統)來到台灣,受到國家的栽培和重用,在軍旅生涯「佔將軍缺」退伍。

結婚時,部隊的長官王昇將軍還親自擔任證婚人;沒想到兩個兒子居然成為為非作歹、危害社會秩序的「歹人」,他真的是羞愧的無地自容。

「過去在教養孩子,我自認為是採取權威式管教的嚴父,但我後來自省,我要求孩子聽話、守紀律,不合我意就打罵處罰,但卻忽略了給孩子最基本的,就是父親對孩子的陪伴!」這是張作民在受訪時,真情流露談起當年對兩個兒子的「虧欠」。

張作民與大兒子張洛銘(右三)、二兒子張禹銘(左一)及更生團契總幹事黃明鎮牧師(右一)合影。

張作民與大兒子張洛銘(右三)、二兒子張禹銘(左一)及更生團契總幹事黃明鎮牧師(右一)合影。

自謙不是陪伴孩子的好父親
「在軍旅生涯中,我是長官眼中的好部屬、學生眼中的好老師,還佔到將軍缺,但我恐怕不是孩子心中稱職的好爸爸!」

張作民說,他跟同樣投身軍旅的爸爸們一樣,都因著部隊的任務需要,需要輪調到金門、馬祖等外島,就算在本島的日子,在部隊的時間也比在家多。

雖然跟其他的職業軍人比起來,張作民這樣的工作形態真的不特別,但張作民仍認為,其實在兒子成長的過程中,「我是缺席的」。

感謝主,讓他這個做爸爸的,還有彌補的機會,就是跟著兒子洛銘和禹銘一起到監獄裏去服事、傳福音。

張作民感謝上帝,現在他的年紀比當年摩西(80歲)以及迦勒(85歲)回應呼召,為主所用的年紀都還要老,但神讓他還耳聰目明、聲如洪鐘,可以在到監獄分享時,仍能語意清楚,為主做見證。

張作民會對那裏的「同學們」(指受刑人)說,他曾是那位在家裏等著「浪子回頭」的爸爸,在座的各位,也都有一位爸爸,他們(指那些爸爸)心裏最深的渴望,就是他們的孩子能夠出獄後重新做人,就算各位的爸爸缺席了(死亡或是因為各種原因),他要告訴大家:「我和兒子洛銘所信的那位阿爸天父,他就是那位對孩子永不灰心,等待著浪子回家的慈父,邀請大家一起認識這位帶領他們全家出死入生的天父!」

「我要告訴大家的是,人都是小信且膽怯的,但若有人在基督裏,他就是新造的人,這句話是一點都不假的。」

張作民回想,當年他的大兒子洛銘假釋出獄時,打電話給他說:「想要回家」時,他就在電話裏跟洛銘說:「20年過去了,我和你媽習慣了沒有你們兄弟在家的日子,若你還有別的地方去,就別回來了!」

後來,禁不住大兒子洛銘一再地央求,張作民才嘆了口氣對兒子說:「我兒啊,不是爸爸不想讓你回來,而是過去的環境、過去的壞朋友還在,我不想讓你再誤入歧途啊!」張洛銘聽懂了爸爸的擔憂和苦心,不再一定強求爸爸讓他回家,但要求爸爸到桃園後火車站跟他見一面,張作民應允了兒子的要求,兩人就有一段共敘天倫的親子Men’sTalk時光。

看到兒子因信耶穌的轉變
在更生團契的安排下,張洛銘住進總會的中途之家。張作民有天打電話給兒子,對兒子說:「你是家裏的人,有件事要我要讓你知道,接下來我要動手術,但不要來探視我,這個電話,只是告知。」

但在更生團契牧師的鼓勵下,張洛銘違抗父命就到了病房探望父親。張作民坦言,當時他非常生氣,動怒要把兒子轟出去,但張洛銘就是逆來順受地幫忙父親處理住院的相關事宜,沒事忙的時候,就在一旁的椅子上讀經、禱告。

張作民說,這讓他非常震驚,因為他自認是非常了解兒子的父親,但眼前的這個張洛銘言行舉止「完全不像他認識的大兒子」。後來,當兒子跟張作民說:「他已經決定跟隨耶穌,以後不再犯罪了,請爸爸給我一個機會!」

縱然是有著軍人本色,「男兒有淚不輕彈」的張作民都忍不住哽咽對兒子說:「好的,歡迎回家,是我們所信的主耶穌,救了我們全家。」

兒子浪子回頭 回監堅固弟兄
張作民感謝主,過去的年日裏,張洛銘持守了他的承諾,沒有再回到過去荒唐及犯罪的日子,不僅帶領自己的弟弟禹銘悔改信主,兄弟兩人現在都用各自的恩賜,進到教會及監獄以及少觀所服事,以過來人的身分「回頭堅固你的弟兄」。

訪談的最後,張作民謙虛地說,他其實是不配當那位「浪子回頭」故事的父親,救他們全家的那位主耶穌才是。但他很樂於把自己這段看似「不堪」的流淚谷過程跟大家分享,為的不是向大家誇口「張作民、張洛銘與張禹銘父子檔有多了不起」,而是要見證聖經裏「若有人在基督裏,他就是新造的人」(哥林多後書五章17節)不是「神」話,而是又真又活發生的見證。他邀請大家來認識這位「一直等著我們回家的主耶穌」。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