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代基督徒父親遺留的愛

4143_第一代基督徒父親遺留的愛


◎郭慧姿(富強教會會友)

2003年五月1日,我的爸爸因為家族遺傳疾病肝硬化病逝。在這之前的幾年,他一直相信自己會好起來,在旁人的建議下,從不輕信小道消息的他,竟定期從台南搭火車前往桃園,再轉車進楊梅買草藥。不是沒勸過,但是他不會聽;不是沒談過,但是他不會說,這就是我們家庭成員長期的相處模式。

從不過問工作與感情
人在台北辦公室的我,總是會接到爸爸從台南打來的電話,指定我幫他訂某一天的火車票。除了訂票,不談病情,不說近況,更不可能關心當時廿多歲的我的工作與感情。

從小到大我除了好奇,爸爸為什麼幾乎完全不過問我的功課或交友狀況,也很想知道,他為什麼每次都讓我幫他訂車票?是因為他心裡其實最愛我嗎?還是因為他不好意思麻煩另外三個已婚的女兒?我從來沒問過他,因為這問句顯然太沒邏輯,而我也沒有勇氣知道答案。

2003年農曆年前,我以父親病重的理由,預計從長年工作與感情的漩渦中脫身回鄉,心裡已經盤算好了,就算回台南走不了編輯老路,搖泡沫紅茶應該還是可以糊口。我從南港辦公室搭公車回內湖租賃處的路上,手機響了,是爸爸打來問我究竟哪一天回家?我一路掉眼淚,不明白這個一直不知道自己的小女兒幾年級、從來不願意接送小孩的爸爸,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當時爸爸的胃口很不好,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宛如非洲難民的模樣,他的腳細小無力到舉不起來,需要媽媽的攙扶才能跨入浴缸泡澡。瘦成一把瘦骨頭的他,套進一襲藏青色長袍,卻堅持要出門去參加友人出版社的尾牙宴。我不明白,這麼羸弱的他,為什麼非得走這一趟?

出乎意料為女安排工作
這十六多年來,他從尾牙宴歸來,虛弱到幾乎跌坐在客廳搖椅的一幕,電影般一次次在我眼前重播:「我跟我朋友說,我女兒在台北當編輯。他馬上說,過完年以後來談一談…」他看我一眼,彷彿在對我說,一切都為女兒安排好了,即使爸爸我是如此無力。

我更不明白了,他總是一再告誡我,凡事都要靠自己,而這樣的他竟為我求了人!

大年初五的鞭炮聲此起彼落,爸爸像是要向我證明他是玩真的似的,催促我趕緊前往他朋友開的出版社,還全程陪我參與面試。

這一路他根本累壞了,一回到家就進房休息,暗暗跟媽媽抱怨我跟主管談的薪水太高,擔心我無法留在台南安身立命。可是,當初我執意去台北的時候,他正眼也不瞧我就說:要去就去啊。

2003年三月我開始定居台南,過著下班後先到醫院看爸爸的生活,體會了「歸心似箭」、「浪子回頭」的真義,簽過了病危通知、整理了爸爸的書信。我第一次從書架抽出其中一本書背燙有「聖經」兩字的書,第一次翻開這本書,讀了創世記關於亞當與夏娃的故事。幾年後,我成為妻子、母親,參加了教會的媽媽小組,就帶著這本聖經展開成為基督徒的生活。

我經歷了地上的爸爸如何在他有限的生命將結束之際,安頓了女兒;也體會了天上的爸爸如何帶領總是與父愛有距離的我親近祂。我是爸爸鍾愛的女兒。這就是我爸爸的故事,一個第一代基督徒的父親所遺留的愛的故事。

圖片由作者提供

圖片由作者提供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